•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總裁韋小寶第三章 管理無間道——小寶的三國演義

      當上司跌進糞坑里的時候,你身上決不能夠干凈。

      有時候,小聰明和大智慧的區別十分微妙,三國時代的厚黑學何嘗不是舉目皆見呢?

      老媽帶來的煩惱

      康熙怒氣沖沖地從會議室里出來,正見康親王拿著一份文件走了過來:“康董……”康熙大吼一聲打斷了他:“狗屁康董,我又不姓康,你康董康董的叫來叫去什么意思?是你不學無術,還是你別有用心?”康親王嚇了一大跳:“董事長,我當然知道你全名,可是董事長……大家不是這么叫著習慣了嗎?”康熙呸了一口:“習慣個屁!”一腳踢開辦公室的門,走進去又重重地把門關上。

      康親王莫名其妙碰了一鼻子灰,也不敢吭氣,扭頭正見韋小寶端著一盤子醬豬手走了過來,急忙伸手阻止:“韋經理,你現在不要進去,董事長正在氣頭上……”話還沒說完,康熙砰的一聲打開門沖了出來:“康親王,你又在胡說八道什么?”康親王嚇得臉色煞白,支吾了一句:“沒……沒說什么……”忙不迭地抱頭鼠竄了。

      韋小寶見這光景不對頭,躲又躲不過去,只好硬著頭皮走上前來,點頭哈腰地道:“康董?!?

      “康董你個頭!”康熙劈手把韋小寶手中的醬豬手打落在地,“韋小寶你這個目不識丁的混混,除了吃吃喝喝還有亂泡公司的女文員之外,你還有什么本事?”

      韋小寶摸了摸鼻子:“康董,你這么批評我是不公正的?!?

      康熙大吼:“怎么就不公正了?”

      韋小寶道:“康董,看著你為了公司的事情早也忙晚也忙,我心急如焚??!現在我每天閱讀大量的管理類書籍,努力提高自己的管理能力,希望能夠幫得上你的忙,我這么努力你還批評我,我冤??!”

      康熙聽了大奇:“韋小寶,你不是不認字嗎,怎么閱讀管理類的書籍?”

      “這個……”韋小寶支吾道,“雖然我不認識字,可我這種克服困難努力學習的精神,總應該是肯定的吧?”

      “別扯蛋了,”康熙伸手揪住韋小寶的衣領,“你跟我進來?!?

      二人進了康熙的辦公室,康熙煩躁不安地在房間里來回踱著步,不管見什么東西都氣憤憤地踢一腳,好長時間,他的氣才慢慢地平息下來:“韋小寶,你老媽對你怎么樣?”

      “我老媽對我好??!”韋小寶回答道,“小時候,我老媽不管工作多么勞累,臨睡前都要給我講故事?!?

      康熙哦了一聲:“那你媽是做什么工作的?”

      韋小寶眨眨眼,撒謊道:“我媽是揚州城最大的連鎖洗腳店麗春院的董事長?!?

      康熙又哦了一聲,坐了下來:“小寶,你有一個多好的老媽啊,可是我……”

      知道問題出在康熙老媽黃太后身上,韋小寶不敢亂說,只是勸解道:“康董,你老媽也不錯啊,就算是有點小小的沖突,也不必放在心上?!?

      康熙又嘆息一聲:“韋小寶,有件事你不清楚,咱們這家大清集團,最初時是有八個大股東,也就是八旗,后來八旗將他們的資產全部委托給了我爺爺管理,后來我爺爺又將授權委托書轉讓給了我老爸。我老爸這個家伙不愛江山愛美人,因為他喜歡的一個女歌星死掉了,一傷心就跑到五臺山清涼寺做了和尚,他走的時候我還吃奶,所以就把那些股權授權管理文件放在了我老媽手里?,F在我年紀大了,可是,我老媽她卻說什么也不肯把授權書交給我,還動不動就在董事會的會議上提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項目,我要是反對的話,她就不依不饒地大吵大鬧……她好歹是我老媽,我要是和她吵起來的話,人們只會說我不孝。唉,小寶,你知道我是多么地羨慕你??!”

      韋小寶聽了,勸解道:“康董,你也不要跟你老媽賭氣,她這么做也是為了你?!?

      “你知道個狗屁!”康熙火了,“就在剛才,她提出來購并一家名為神龍島教育產業發展有限公司的項目,我只是說了句這件事咱們再研究研究,先弄清楚這家公司是不是真的存在,如果存在的話又在什么地方,我老媽就說什么也不干了,當場暴跳如雷,還威脅我說要召開全體董事會議,重新改選董事長。小寶你說,我老媽這樣對我,我能不生氣嗎?”

      韋小寶聽了感到不解,就問道:“康董,那這事就奇怪了,不過是為了一家皮包公司而已,你老媽竟然會因此不認你這個兒子了,至于這么嚴重嗎?”

      “你知道什么?”康熙狠狠地瞪了韋小寶一眼,“你過來,我悄悄告訴你,你可千萬別給我說出去?!?

      韋小寶依言走近,就聽康熙壓低聲音說道:“小寶,你不知道,我老媽啊,她最近趕時髦,學人家玩黃昏戀,愛上了神龍島公司的一個部門經理。那家伙模樣長得就甭提多么古怪了,是一個胖得像圓球一樣的瘦子,現在我老媽瘋狂地愛上了他,他要什么,我老媽就給什么,現在他想霸占我這家大清集團,所以我老媽情迷心竅,為了野男人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要了?!?

      “胖得像圓球一樣的瘦子?”韋小寶聽得眼睛瞪好大,“你老媽怎么會愛上這么一個怪人?”

      “愛情這么個玩意兒嗎,說起來也跟企業管理差不了太多,都是非理性的因素占的比例太高?!笨谥姓f著,康熙眼睛陰晴不定地盯著韋小寶,“韋小寶,你老媽開那么大一家公司,情人肯定也不會少吧?”

      看著康熙那雙怪怪的眼睛,韋小寶的心里咯噔一下,想起了小時候他老媽給他講的一個故事。

      跌進糞坑里的上司

      話說三國年間,東漢實業開發集團公司的總裁曹操勢力日益壯大,原區域公司老總袁紹看不慣了,就注冊了自己的新公司,利用自己手中所掌握的客戶資源,與東漢集團爭奪市場。曹操聽說了這個消息大為惱火,當即親率部門經理及營銷精英們南下,準備在官渡與袁紹展開一場空前的商業戰役。

      眼看市場唾手可得,曹總志得意滿之際,就設下酒宴,犒勞在這場商戰中出力最多的部門經理們。沒多久,就喝得小腹憋癢,膀胱酥麻,曹操就起身去廁所,不想酒喝得太多,頭暈目眩,腳下不穩,一頭栽進了臭哄哄的茅坑里,想爬也沒力氣爬出來,只好躺在糞坑里不停地呻吟。

      部門經理們還不知道曹總跌進了茅坑,兀自相互灌酒,大吵大鬧個不停。這時候宣傳部經理楊修也感覺有些內急,就也跑到了廁所,發現曹總躺在糞坑里呻吟不止,楊修大吃一驚,急忙跑出來叫人。恰好遇到保衛科長許褚,許褚聽了之后,急令楊修不得聲張,他卻直沖進茅廁,一頭扎進糞坑里,肩托手推,將曹操攙了上來。

      然后許褚扶著曹操出了廁所,對著聞訊趕來的經理們大聲說道:“多虧了曹總您啊,救了我的一條命,要不是曹總你不顧骯臟親自把我從茅坑里撈出來的話,我許褚現在肯定早已被尿淹死了?!弊屗@么一說,好像剛才跌落茅坑里的是他許褚,而曹操身上的糞便,卻成了為了救許褚而沾到身上弄臟的。

      這件事情發生了之后,曹操就借口楊修工作不力,將他炒了魷魚,而許褚,卻從此成為了曹操的心腹。

      當上司跌進糞坑里的時候,你身上決不能夠干凈。

      職場大禁忌:你不可以比上司更完美,不可比上司更能干!

      那么現在既然連董事長的老媽都有了情人,韋小寶的老媽豈能沒有?除非他不想混下去了,才敢說自己老媽是個冰清玉潔的良家貞女。

      于是韋小寶嘻嘻笑著說道:“那當然了,我老媽泡過的男人數都數不過來,康董我也跟你說實話了吧,我就連我爹是誰,都弄不清楚?!?

      康熙聽了,倏地睜大眼睛,問了聲“真的?”然后放聲大笑起來,韋小寶也跟著放聲大笑起來。韋小寶的笑只是隨聲附和,而康熙的笑聲,卻是如釋重負。剛才他實在忍不住把老媽的隱私說了出來,說完就馬上后悔了,現在一聽韋小寶跟他也差不多,甚至比他還要慘,那種后悔的感覺頓時就淡了許多,反倒是覺得大家都一樣,彼此彼此。

      聽著康熙釋懷的笑聲,韋小寶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當上司跌進糞坑里的時候,你身上決不能夠干凈。在上司一時失言,向你泄露了他不該泄露的私隱之后,你一定要投桃報李,也將自己的把柄交到上司手上,惟其如此,才能讓上司不對你疑忌并信任你。

      笑過了之后,康熙說道:“韋小寶,還是你老媽有魅力啊,搞那么多的情人,這一點比我老媽強多了……對了,你剛才不是說你老媽總是給你講故事的嗎?現在我心里煩,你就把你老媽講的故事給我講一個聽聽吧?!?

      “好的康董,”韋小寶打起精神,“康董,今天我就給你講一個《三國大志》中青梅煮酒論英雄的故事?!?

      煮酒論英雄:培養一個對手出來

      話說東漢末年,最大的跨國集團東漢實業因為陷入董事會權力之爭而導致管理上的混亂,一些有實力的區域公司趁機坐大,反客為主,進一步削弱了董事會的權力,歷經一番傾軋之后,最具雄才大略的實業家曹操終于挫敗董卓,如愿以償坐上了總裁的高位。

      這個總裁的位子可不是那么好坐的,先不說還有眾多的區域老總壓根不服曹操,像什么資歷最老的袁紹袁總,坐鎮江東日益坐大的孫權孫總等,都對曹操這個總裁不感冒,根本不理會曹總的話。就是在董事會之內,也一直醞釀著一股反撲的力量,在以董事長漢獻帝為首的資產所有者之中,始終存在著加強董事會垂直管理的呼聲。

      為了實現董事會垂直管理的目標,漢獻帝悄悄找了包括劉備在內的十幾個部門經理,吩咐他們起草一份強烈要求弱化管理層非理性沖動、加強董事會領導的意見書。這件事很快就被曹總知道了,他快刀斬亂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那些個不自量力挑戰他的權威的部門經理全部解聘,卻故意留下了一個劉備。

      劉備正納悶曹操為什么偏偏要放過他,這時候曹操突然上門來了,邀請劉備參加一個青梅煮酒企業管理研討會。劉備不知是喜是憂,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去了,等到了研討會上,卻發現參加這次會議的,只有他和曹操兩個人。

      在這次秘密會議上,曹操問劉備:“阿備啊,你說說看,現在咱們實業界,稱得上有能力的企業家,能有幾個人物?”

      劉備回答道:“我看袁紹袁總不錯,他德高望重,手下又是人才濟濟?!?

      曹總搖頭:“袁紹不行,他差得太遠了,管理就是用人,人才濟濟卻不會使用,這種人算什么實業家?”

      劉備又道:“那我看江東區域公司的孫權孫總不錯,孫總這家伙長得碧眼黃須,血統可疑,多半是讀過MBA的歐美管理學專家混進咱們三國里充數來了?!?

      曹總聽了仍然搖頭:“孫權不過是接承了他老爸和哥哥的職位,算不了什么人物?!?

      劉備又一連猜測了幾個人物,卻全被曹總一一否定了,最后劉備實在是猜不到了,就說:“曹總,我太笨了,實在是猜不到,還是你告訴我吧?!?

      曹操哈哈大笑,拿手一指劉備,再一指自己:“我告訴你,阿備,這天底下,稱得上真有能力并吞天下的英雄人物,只有你和我兩個人?!?

      劉備一聽,嚇了一跳,急忙說道:“曹總你真會開玩笑,怎么拿我跟您比??!我只不過是抓住商機搞了個草鞋項目而已,充其量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部門經理,有我不多,沒我不少,可曹總你為咱們東漢實業的管理立下了汗馬功勞,這可是有目共睹的。我阿備再笨,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怎么敢跟曹總您比呢?”

      這時候曹操探過頭來,悄聲說道:“阿備,你知道最好,但是,假如我現在給你一筆資金,讓你去開發荊州一帶的市場,你會怎么做?”

      聽到曹總這個誘人的建議,劉備大耳垂忽悠晃動了一下,回答道:“那我一定給曹總你好好干,決不辜負曹總你的信任?!?

      “不!”曹總的聲音壓得更低了,“你不是給我干,而是跟我對著干。聽著阿備,你拿著我給你的這筆資金,到了荊州徐州一帶,先自己注冊一家公司,然后拼命到市場上和東漢實業爭奪訂單,你搶得訂單越多越好,明白了嗎?”

      劉備詫異地望著曹操:“不明白?!?

      曹總嘆了口氣:“阿備,你還是不愿意相信我。好吧,你先說說看,我曹操眼前最需要的是什么?”

      劉備搔了搔頭:“曹總名氣這么大,職位這么高,什么也不缺??!曹總你讓我猜,可真是難為我了?!?

      曹操搖了搖頭:“不行,你一定要猜?!?

      劉備眨了眨眼:“好,那我就猜一猜吧,猜錯了曹總可不要罵我,我看曹總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美女了……”

      “美女你個頭,你這個沒出息的色鬼!”曹操氣得咬牙切齒,“阿備,你和董事長他們秘密起草那份建議書的事兒,當我不知道?你知道我為什么把別人全部干掉了,就留了一個你嗎?”

      劉備伸了伸脖子:“曹總,我不知道?!?

      曹操狠狠地瞪了劉備一眼:“阿備,你說,我現在面臨著董事會的猜忌與不信任,那么,在這種情形下,我最需要的是什么?”

      劉備望著曹總,若有所思:“曹總最需要的,當然是董事會的信任與倚重了?!?

      “那么,”曹操追問道,“我怎么樣才能夠讓董事會信任并倚重我呢?”

      劉備脫口而出:“只有當公司面臨著重大危機的時候,董事會才有可能對管理層有所依賴。所以,曹總你現在需要一個強有力的挑戰者?!?

      “沒錯!”曹操興奮地說道,“只有當公司面臨著強大的外部競爭壓力的時候,他們才會信任我并倚重我。你,阿備,就是公司行將面臨的巨大壓力?!?

      劉備慌了神:“曹總,我可不成,你看我最高的職位也只不過做到部門經理,根本沒有管理大型企業的實際經驗,再說我又哪是您的對手啊,你還是換個人吧,我真的做不來?!?

      “做不來也得做!”曹操怒氣沖沖地說道,“阿備,你有意和我為難我卻放過了你,這個人情你得還我,所以你無論如何也要幫我這個忙,否則的話,我現在就炒你的魷魚,而且還要追究你侵吞公司資產的刑事責任,你就自己看著吧!”說完這句話,曹操擲杯于地,用凌厲的眼神逼視著劉備。

      一個強有力的高管,需要同樣強勢的對手,沒有對手的高管,就永遠也不可能創造出什么驚人的業績!

      在曹操的強迫之下,劉備被迫帶著曹操秘密撥給他的巨款奔赴徐、荊一帶,開始了他的創業歷程,從此形成了三家大型財團鼎足相抗的歷史局面。

      給康熙老媽找個情敵

      聽了韋小寶轉述的故事,康熙的眼睛一亮:“小寶,說得沒錯,雄才大略的英雄人物就是需要強勢的對手,你看我不是面臨著當初鰲拜的壓力被迫抗爭,終于把自己磨練出來了嗎?”

      “沒錯,”韋小寶吹捧道,“連鰲拜都不是你康董的對手,更不要說眼前這點小事了?!?

      康熙牙痛似的吸了一口冷氣:“小寶啊,你應該明白,我老媽跟鰲拜是不同的,在跟鰲拜的政治斗爭中咱們是占有道義的,無論如何做都有道理;可是跟我老媽就不同了,咱們中國不是有句老話嗎,叫什么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有這句話墊底,我老媽可就是立于不敗之地了,她要求的事情哪怕是我稍微拖延一下,這都被別人戳脊梁骨,更不要說反對她的無理要求了?!?

      “那要不……咱們想個法子,去五臺山把你老爸請回來,讓他管著你老媽點?!表f小寶建議道。

      康熙搖了搖頭:“小寶,你也不想一想,我老爸要是對我老媽還有哪怕一點感情的話,怎么會撇開她不管跑到荒山野嶺當和尚去?”

      “那總得有個人管住你老媽啊,”韋小寶苦思冥想著,“要不然……咱們再給你老媽找一個情人,把那個胖得像圓球一樣的瘦子攆走?!?

      康熙氣得狠狠地踹了韋小寶一腳:“你出的都是什么餿主意?我還指望你做我的諸葛亮呢,看你這些餿點子,你簡直比豬還笨!”

      韋小寶搔了搔頭:“找你老爸也不成,再給你老媽找個情人也不成,要不然依我說咱們干脆給你老媽找個情敵算了?!?

      “給我老媽找個情敵?”康熙聽得瞪起了眼睛。

      “對啊,”韋小寶道,“這一招叫圍魏救趙,說明白了就是給你老媽的情人再找個情人,讓你老媽后院起火,陷入爭風吃醋之中就再也顧不上跟你搗蛋了?!?

      “你這一招……這一招……”康熙若有所思地沉吟著,“韋小寶,你在咱們公司的基層員工里,有沒有特別要好的朋友?”

      “這個……”韋小寶轉著眼珠,“有倒是有,可是……可是他們都是男的,做你老媽的情人還差不多,做你老媽的情人的情人就有些不符合條件了。要不這樣好了康董,你給我兩天時間,我替你老媽物色一個漂亮點的情敵出來,保證讓你老媽的情人一見就動心,讓你老媽一見她們就失戀,這總成了吧?!?

      “你別胡說八道了,”康熙踢了韋小寶一腳,“你那些朋友,都叫什么名字?”

      “這個……”韋小寶繼續支吾道,“其實我的朋友也不多,也就一個張康年,一個趙齊賢,都是咱們公司的保安?!?

      康熙走到韋小寶面前,直視著他:“小寶,我記得你不是跟咱們公司的兩個女員工談過戀愛的嗎?聽說你追她們追得很緊,她們兩人卻根本不愿意睬你?!?

      “根本沒有那么一回事!”韋小寶紅了臉,“是她們主動追我的,我沒有答應她們才是真的?!?

      “那她們都叫什么名字?”康熙溫柔地問道。

      “她們叫……”韋小寶躲不過去了,只好招認道,“一個叫沐劍屏,一個叫方怡?!?

      “噢,”康熙點了點頭,“這不是咱們公司公關部最漂亮的兩個司花嗎,我還記得她們都是云南人。到底是誰追誰,韋小寶,咱們用不著多說了吧?!?

      韋小寶眼睛紅了,哀求道:“康董,她們兩個真的不合適,你想她們連我韋小寶這樣的帥哥都看不上眼,怎么會瞧上一個胖得像圓球一樣的瘦子呢?依我看咱們還是再換兩個人吧?!?

      “你少跟我廢話,”康熙呵斥道,“韋小寶,你馬上把他們四個人給我叫到會議室去,這件事就由你來對他們說?!?

      韋小寶站了起來:“康董,我不能?!?

      康熙詫異地問道:“為什么?”

      韋小寶失聲地嗚咽了起來:“康董,把自己心愛的女人送給色狼蹂躪,這種事實在是太過分了,犧牲也太大了!雖然我對公司忠心耿耿忠貞不貳,可是康董,要是讓我親手撕碎我純潔的愛情的話,我真的做不到??刀阋?,這可是我的初戀啊,嗚嗚……”

      康熙目瞪口呆地望著韋小寶,好長時間才哈哈大笑起來:“韋小寶你這個混蛋,滿腦子齷齪念頭,誰說我要把他們送給色狼了?我讓你召集他們,是商量組建監事會的事情?!?

      “監事會?”韋小寶眼皮一跳。

      “沒錯,是監事會!”康熙興沖沖地說道,“就像曹操要培養劉備,使其成為一支威脅著東漢集團的力量一樣,我也要培養一個監事會出來,使其和董事會相抗衡。讓我老媽去跟監事會胡鬧去吧,我康熙還有正事要做!”

      “原來是這樣!”韋小寶如釋重負,“康董你果然厲害,有了這個監事會,就可以管著你老媽,這就相當于你老爸,而且監事會會對你老媽的權力形成有效制衡,這就相當于你老媽的情人的情人。不錯不錯,康董你真是個諸葛亮?!?

      “你別胡說八道了,”康熙一腳把韋小寶踹了出去,“快去辦事吧!”

      你是一只大老鼠

      韋小寶出了康熙的辦公室,悄悄叫來保安張康年、趙齊賢,和公司兩個最漂亮的女員工沐劍屏、方怡,進會議室之后坐下,看著兩個漂亮女孩子在前面,韋小寶眉飛色舞,丑態百出。從他一進大清集團起,就喜歡上了這兩個美女,所以吩咐食堂的大師傅每頓飯都要讓她們吃好,食堂采購進來的新鮮時蔬,他總是先給她們送去嘗一嘗;只不過這兩個女孩子都搞不太懂這個小朋友老是找她們干什么,讓韋小寶滿腔柔情無處傾訴。

      現在,韋小寶終于逮住了和她們親近的機會。

      “方姐姐,劍屏妹妹,”韋小寶開口了,“兩位姐姐如花似玉、美貌迷人,這個這個這個我韋小寶雖然剛剛斷奶沒多久,但好歹也算是個帥哥,我喜歡兩位姐姐喜歡好久了,今天康董終于答應了給我這么一個機會,讓我向你們表白,張康年和趙齊賢兩位大哥也在座,他們都可以做證,我韋小寶目前確實是獨身,還沒有娶老婆,我要是撒謊,就讓老天一個雷把我劈個稀里嘩啦……所以呢,兩位漂亮姐姐,你們無論如何也要答應我,這可是康董事長的意思,如果你們不答應我的話,那后果你們自己是知道的,康熙一旦不高興了,到時候怕連我說情也不管用的了……”

      韋小寶就這么烏七八糟地亂說一氣,說得兩個女孩子面紅耳赤,可聽到最后,才弄明白韋小寶的意思是讓她們考慮起草一份大清集團監事會章程草案,以及關于監事會的架構組織,聽明白了之后她們狠狠地白了韋小寶一眼,回自己辦公室工作去了。過了幾天,公司的監事會章程起草完畢,韋小寶急忙捧著給康熙送去,康熙拿在手上,立即吩咐召開公司高管會議,商量監事會競選的問題。

      監事會與董事會不同,董事會是資產所有者,代表著全體股東履行對管理層的監督工作;而監事會是由公司的普通員工組成,成立的目的是對董事會實行監督,防止其損害員工權益的事情發生,同時監事會的成員又是在公司管理層的領導下工作的。就這樣,董事會監督管理層,管理層監督監事會,監事會監督董事會,形成了一個三角連環的制衡機制,這樣的超穩定結構確保了企業的穩定發展,非理性行為就會被壓抑到最低限度。

      當然,這樣的連環制衡架構,是以犧牲企業的效率為前提的。

      雖然企業的效率受到了影響,但是,沒有哪一家企業會因為某一個英雄人物而一夜之間做大,而這種巧妙的制衡卻避免了企業因出現過激的行為而倒閉。

      監事會成員的選舉工作緊鑼密鼓地進行著,韋小寶忙得不可開交,正在忙亂之際,忽然太后派人來找他,說是讓他過去一趟。韋小寶的鼻尖頓時淌下了汗,事情很明顯,他秘密籌劃成立監事會的事情被太后知道了,所以太后找他肯定是沒好事??墒?,太后終究是董事會的實權人物,連康熙在太后面前都不敢吭一聲大氣,他韋小寶又有什么膽子抗拒?沒辦法,韋小寶只好硬著頭皮去了。

      太后正坐在辦公室里的大班椅上看一份不知誰給她送來的監事會章程,一個胖得像個圓球一樣的瘦子站在她身后,一只手摟著太后的腰,笑瞇瞇地指著章程說著什么,顯而易見,這個模樣長得極為矛盾的怪男人就是太后的情夫了。想不到這一對男女竟然毫不避嫌,就在辦公室里摟摟抱抱,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看得韋小寶不敢抬頭。

      見韋小寶進來,太后從鼻子里哼了一聲:“你就是韋小寶?”

      韋小寶偷偷瞄了那個胖得像圓球一樣的瘦子一眼,急忙回答道:“是,我就是韋小寶?!?

      太后又從鼻子里噴出一股冷氣來:“這份章程草案,是你寫的?”

      “這個……”韋小寶瞟了一眼拿在太后手里的章程草案,不敢說是,也不敢說不是,正在尷尬之間,就聽太后又說道:“小寶啊,你這份章程草案寫得還行,但是缺乏操作性。比如說,監事會的人選問題,這個問題很重要的啊,怎么樣才能夠把最有責任心的員工選進監事會,讓監事會真正起到規范董事會領導的作用呢?如果你不解決這個問題的話,你這個監事會就算是選舉出來了,也不過是一個橡皮圖章,不起作用啊。小寶,不知道對這個問題你是怎么考慮的?”

      “這個……”韋小寶還以為太后叫他來會大發雷霆,卻沒想到太后問起的是這么一個問題,他一點兒心理準備都沒有,頓時語塞。

      這時候太后的情人直起腰來,用粗大的嗓門兒說道:“韋小寶,你無師自通,閉門造車,能搞出這么一個東西來已經不錯了;可是監事會的選舉是一件重大的工作,不是幾個人關在房間里相互許愿暗箱操作就能夠完成的,你這樣做的后果只會給企業的發展埋下更大的隱患,也是對你自己極不負責的表現。韋小寶,你這么胡搞,就跟董卓家里的大老鼠一樣,遲早有一天會自食其果,到時候連累了康熙董事長不說,你自己也是后悔不迭?!?

      “董卓家的大老鼠?”韋小寶聽得滿頭霧水,不明所以。

      “沒錯,”胖得像圓球一樣的瘦子走過來,沉聲說道,“董卓家的大老鼠!”

      話說東漢末年,區域公司總經理董卓趁東漢集團董事會內訌之際,搶占了集團公司總裁的寶座,然后他大肆任用親信,排斥不屬于自己嫡系的管理人員,在把公司搞得烏煙瘴氣的同時,強化了他自己手中的權力;尤其是在他得到了當時能力最優秀的項目經理呂布的支持之后,更是不可一世,為所欲為,惡意經營,將公司獲得的利潤一股腦地劃到自己開辦的私家公司的賬戶上,卻只給東漢集團留下了巨額的虧損。

      集團公司入不敷出,慘淡經營,連工資都發不出來了,董總裁的身家卻越來越富,家里蓋起了十幾座米倉,金銀糧米卻只進不出,天長日久,董卓自己也吃得肥頭大耳,肚皮大得拖在地上,連走路都要有幾個員工替他捧著肚皮。

      這一天董卓正捧著大肚皮狂追女員工貂嬋,突然感覺到地面一陣亂晃,董卓急忙站住,正想問一問這是怎么一回事,就聽轟隆隆一片巨響,漫天的塵埃紛紛飛揚而起,遮迷了大半個天空,嚇得董總驚慌失措,到處亂竄。

      那一聲巨響過后,地面就恢復了安靜,再也不見什么怪異的動靜,董卓爬起來,拍了拍腦袋上濺到的塵土,定睛細看,不由得目瞪口呆。只見他府中的那一座座米囤,不知什么原因竟然都陷進了地表層里,所以才會發出了那么大的聲響,震動得地面微微晃動。好端端的米囤怎么會陷到地下去呢?董卓想不明白,就命人將地面挖開來看看。

      地面一挖開,出現的情景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只見米囤下面的土地中,是縱橫交錯的老鼠洞,此時洞中,被米囤壓死了不計其數的大老鼠,那些老鼠一只只吃得又肥又胖,每一只都有一只成年貓那么大小。原來,因為董卓家里的米囤只進不出,天長日久,生活在米屯中的老鼠們無節制地繁衍,無節制地嚼咽,越吃越肥胖,越吃老鼠數量越多,于是老鼠們就在米囤下面筑起洞來,就這樣一日又一日,終于將米囤下方掏空,米囤因其自身的重量跌陷入巨大的鼠洞之中,把那些挖米囤墻角的老鼠們也都砸死了。

      當胖得像圓球一樣的瘦子講完這個故事之后,太后說話了:“沒錯,韋小寶,你這個不學無術的家伙,你就是鉆進我們公司米囤下面的大老鼠。我最憎惡的就是你這種只知道阿諛奉承的小人,當你為自己撈得盆滿缽滿,把公司的米囤搞得塌陷的時候,第一個遭到報應的就是你!”一番話罵得韋小寶冷汗津津,直翻白眼,卻回答不出一個字來。

      看著韋小寶難堪的樣子,胖得像圓球一樣的瘦子哈哈大笑起來:“太后言重了,我看這個韋小寶啊,其實也不見得就那么壞,關鍵是這孩子太小,不辨是非不明事理,特別容易上壞人的當。這樣好了,太后,關于選舉監事會成員的這項工作,就由我和韋小寶一起來負責吧,也免得讓太后放心不下?!甭犃耸葑拥脑?,太后眉開眼笑:“瘦頭陀,你愿意輔導韋小寶,那我就放心了?!?

      韋氏管理學語錄精選

      凡是人與人的利益交割與爭奪,就是政治。

      有人的地方不一定有政治,但是有利益的地方,就一定有政治。

      政治就是妥協。

      非妥協,不足以雙贏。

      雙贏不是目的,贏才是目的。

      管理是贏的方式之一,但未必是雙贏的方式。

      企業的管理是政治,企業的溝通更是最典型的政治。

      所謂管理,是通過他人的勞動實現自己的目標,這就決定了管理中的沖突的必然性。

      沖突及沖突的解決,向來是依靠政治手腕而非其他。

      溝通是化解沖突的必要途徑之一。

      所謂溝通,不過是在確保各方的利益不受到損害的前提下,謀求群體利益的最大化。

      因此,所謂溝通,不過是向別人的利益妥協。

      如果不是尋求妥協,又何必溝通?

      如果溝通的結果不是妥協,那么溝通的意義又何在?

      現代企業管理制度的分權與制衡,目的只有一個——兼顧到更多人的利益。

      所以,在制衡框架之下的沖突與溝通就更為普遍。

      所以,現代企業管理制度不過是政治游戲的一種新的玩法。

      政治是人與人之間的斗爭,講求的是用心的藝術,而不是單純的用腦。

      用腦的藝術可以很好地解決自然問題,但在社會問題面前,腦的功能就無能為力了。

      用心就意味著運用人性的弱點,用腦則是單純的技術性操作。

      完成一個監事會章程草案,用腦就足夠了。

      建立一個有利于自己的監事會,就必須用心才行。

      用心的目的,是要考量到他人的利益與欲求。

      如果你能夠了解到人類的欲求,那么你就能夠在職場上無往而不勝。

      人類的欲求是動態的,但目標指向卻是永遠也不會改變的。

      人類的欲求指向只有一個方向:利益。

      利他主義與趨利行為并不矛盾,這就像是一個胖得像圓球一樣的瘦子,取決于行為者的經驗與智慧。

      數學上的無窮大與無窮小是同一個東西,在經濟上的利他主義與極端自我也難以區分。

      只有自我的,才是利他的。因為,無論你是誰,你都是公司最具價值的資產。

      只有你的利益最大化,才會有集體的利益最大化。

      這是米囤下老鼠的哲學,也是現實的哲學。

      題外話:小老鼠韋小寶

      米囤下面的老鼠們數量越來越多,挖的洞窟越來越龐大,米囤已經開始發出顫抖的聲音,隨時都有可能傾塌下來。一只名叫韋小寶的小老鼠跑來了,對大家說道:“大家不要再挖洞了,不要再挖了,再挖下去的話,米囤坍塌下來,我們大家就全都會沒命的?!?

      聽了韋小寶的話,老鼠們哈哈大笑起來:“你是誰?是老鼠公司的董事長嗎?你不過是一只小老鼠而已,有什么資格讓我們停止打洞?”

      這時候米囤又顫抖起來,韋小寶急得大叫:“我是一只小老鼠不錯,可我說的是對你們大家都有利的事情,為什么你們不肯聽從呢?”

      這時候一只大老鼠說道:“韋小寶,不是我們不肯聽你的,問題是,如果我不在這里挖洞的話,別的老鼠也會挖,別的老鼠挖了洞,就會擠壓了我的生存空間。韋小寶,你想一想,無論我是否繼續挖洞,都改變不了米囤坍塌的結果,如果我挖洞,至少我的孩子們還能吃得飽,而如果我不挖洞的話,在米囤坍塌之前我的孩子們就會餓死,餓死了我的孩子卻無法改變米囤坍塌的結局,那我為什么要做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呢?”

      韋小寶聽了,急切地說道:“你也不肯停止打洞,他也不肯停止打洞,難道我們大家為了自己的私利,就這么眼睜睜等待著滅亡的結果嗎?”

      大老鼠聽了就道:“韋小寶,辦法還是有的,只要你能夠說服董事長下達讓大家停止打洞的命令,米囤就不會坍塌,大家的性命也就保住了?!?

      聽了大老鼠的建議,韋小寶就跑去找老鼠董事長,他的運氣不錯,見到了尋常老鼠很難見到的鼠董。鼠董聽了韋小寶讓大家停止打洞的建議,就說道:

      “韋小寶,你想啊,我是董事長,對大家的關心比你更甚,米囤坍塌的事情我早就注意到了,我也早就在董事會議上提出了讓大家停止打洞的建議,可是,董事會其他成員不同意??!”

      韋小寶詫異地問道:“這是救我們大家性命的事情啊,為什么他們不同意?”

      鼠董苦笑道:“他們不同意,是因為這個決策損害到了他們的利益,更主要是他們根本認識不到米囤會坍塌的現實,即使他們意識到了,也未必肯把私利放在公益之下,所以,每次股東大會都是吵得一塌糊涂,可問題卻總是得不到解決?!?

      韋小寶急了:“那董事長,這時候你一定要拿出權威來,否則的話,我們大家就全完了?!?

      鼠董一聽這話就火了:“權威權威,我要是不顧公議的話,你們又該說我專橫霸道了,這個股東大會,不就是你們為了制約我的權力才設立的嗎?我的手腳被你們捆住了,權力被牽扯了,卻又要求我大刀闊斧雷厲風行,這怎么可能?”

      “那……現在我們應該怎么辦呢?”韋小寶茫然了,“難道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眼睜睜地看著米囤坍塌下來不成?”

      鼠董想了想,嘆息道:“惟一的辦法,就是要說服董事會的股東們,讓他們認識到局勢的急迫性,韋小寶,你有什么好主意沒有?”

      韋小寶眨了眨眼:“鼠董你瞧,我這不是琢磨著搞個監事會出來,讓他們規范一下董事會的非理性行為嗎?”

      鼠董一聽,急忙道:“那你要快,一定要在米囤坍塌之前完成這項工作,只有這樣才能夠拯救我們大家?!?

      意外的結果

      關系重大的大清集團監事會籌建工作開始了,公司的員工全都感受到了那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緊張氣氛。

      康熙和韋小寶沒有辦法不緊張,原以為太后會堅決反對建立與董事會相抗衡的監事會,可是沒想到,太后在聽了這個消息之后卻表示了極大的支持,而且她在第一時間推出了代表著太后系利益的監事會主席人選:那個與太后關系曖昧、胖得像一只圓球的瘦子瘦頭陀。

      原本是想利用這個監事會牽扯太后幫的勢力,太后卻借力使力,反過來試圖用這個監事會將康熙的手腳捆住。太后這一招應變之術,讓康熙措手不及,連呼老媽厲害。所以康熙再三叮囑韋小寶,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瘦頭陀得逞,不管花費多么大的代價,也要拿下這個監事會主席的位置。

      康熙這邊緊張地排兵布將,為大家打氣,不停地出謀獻策,太后那邊也是忙得一塌糊涂,兩派勢力各自為政,不停地召開員工會議,對他們申明監事會選舉對員工們的重大意義。公司前所未有的熱鬧,附近的大小酒樓全都坐滿了公司的員工,到處都是秘密拉選票的地下活動。以張康年、趙齊賢、方怡、沐劍屏為代表的小寶派員工拼命地對大家做說服工作,許諾韋小寶一旦當選,就會要求董事會給所有的員工提高一級工資。而瘦頭陀一方更是信誓旦旦,聲言如果他做了監事會主席的話,所有員工增加工資不說,還要實行帶薪休假制??傊?,只要能夠拿下這個監事會主席的位子,誰也顧不上理會空頭支票到時候能否兌現的問題。

      熱熱鬧鬧的員工動員大會過后,就開始了正式的監事會籌委會選舉工作,這仍然是一個預熱的過程,但是,就是瞎子也能看出來,將來的監事會主席肯定是從這個籌委會中脫穎而出,所以康熙與太后雙方對此都是極為關注。

      籌委會是以部門員工推選自己信任的代表所組成,人數是單數,以便在投票表決的時候不至于搞出來一個一半對一半,根據方怡和沐劍屏起草的監事會選舉章程,人數應該是九個人,韋小寶這邊有他自己、保安張康年、趙齊賢、沐劍屏和方怡,此外還有四個與他私交不錯的朋友,原本韋小寶是想把自己這些朋友一股腦地塞進監事會,從此監事會就成為他韋小寶的天下??裳巯逻@個情形,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太后方面的瘦頭陀也有一幫支持他的新員工,一個名叫胖頭陀的瘦得像根竹竿似的胖子,一個名叫蘇荃的美女,一個名叫陸高軒的男人,誰也不知道這幾個家伙是什么時候被公司招聘進來的,現在他們一個個的也全都盯上了這九個位置,誰勝誰敗,還很難講。

      經過各部門員工動員、員工自薦、主管提名、候選人資格確定等一系列工作過后,康熙派與太后黨的搏殺進入了白刃戰階段,幾乎每一個人選提出來,都會遭到反對派的強烈攻訐,好多天真傻冒的員工不了解公司的政治斗爭格局,出于對公司的責任心,主動報名參加監事會的選舉,隨即就被康熙派懷疑為太后黨,被太后黨懷疑為康熙派,生生地把這些個不知深淺的員工上八代家譜都翻遍,連小時候在幼兒園偷看女生撒尿的流氓行徑都被揭發出來,最終落得個身敗名裂、哭求無地的可悲下場。

      最終,獲準資格進入監事會的九個人終于塵埃落定。

      食堂主管韋小寶:他入選的原因是年齡太小,太后黨的人馬拿出他耍流氓的證據讓大家看,大家在激動不已之余,出于逆反心理都投了他的票,這才勉強過關。

      保安張康年、趙齊賢:他們當選的原因是大家都不認識他們,誰能叫得出來兩個小保安的名字?不了解他們也就無從知道他們有什么缺點,所以蒙混過關。

      美女員工沐劍屏、方怡:她們是美女,這條理由就足夠了。

      新員工瘦頭陀、胖頭陀、蘇荃和陸高軒:新員工,無從了解,所以當太后提名的時候大家也就無從反對。

      就這樣,政治博弈的結果,是新成立的監事會陣壘分明,由韋小寶率領的康熙派VS由瘦頭陀率領的太后系,雙方的實力對比是五比四,康熙派略占上風。

      監事會主席是輪流制,人選是從目前的九名監事會成員中勝出,這就意味著新成立的監事會內行將展開一場更為激烈的拼殺。韋小寶按照既定方針,打鐵趁熱,抓住己方略占優勢的大好機會,提出了立即要求推舉監事會主席的議案,此一議案甫一出臺就遭到了以瘦頭陀為代表的太后黨的打壓,于是韋小寶要求全體監事會成員投票表決。果然不出所料,投票的結果,康熙派的五個人全都贊同立即推選監事會主席,而太后系的四個人卻想再把事情拖一拖,他們不僅要拖,而且還異想天開地提出來一個監事會有必要再增加兩名成員的議案,明擺著,他們無非不過是想再搞幾個同黨進來,到時候反客為主,韋小寶如何能夠給他們這種機會?當即否決,并依照監事會章程進行執行主席選舉。

      瘦頭陀找不到理由拖延,只好陰沉著臉答應了下來,然后九個人開始推選執行主席,張康年提名韋小寶,胖頭陀提名瘦頭陀,雙方爭執不下,只好舉手表決,首先表決的是韋小寶,只要超過半數,瘦頭陀就一敗涂地了。

      韋小寶先舉手投自己一票,張康年和趙齊賢也舉手贊同,接著是沐劍屏,這已經是四票了,只差方怡一票,就功德圓滿了。韋小寶得意地笑著,把目光移向了方怡,突然之間他怔住了。

      方怡靜靜地坐在那里,兩只手放在桌子上,絲毫也沒有舉手贊同的意思。對她這種不可理解的行為表示不解的不只是韋小寶,張康年、趙齊賢和沐劍屏也都怔住了,還沒等大家明白過來是怎么一回事,就聽瘦頭陀哈哈一聲怪笑:“很遺憾,韋經理,連你自己在內只有四票,現在,該輪到我了?!闭f完這句話,就見五只手舉了起來,瘦頭陀、胖頭陀、蘇荃、陸高軒,除了他們四人之外,還有方怡的一只手。

      瘦頭陀當選為本屆監事會輪值主席,得意地怪笑起來,韋小寶卻猶如墜落了萬丈冰窖之中,一顆心空蕩蕩的沒有著落:“方怡姐姐,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為什么?”瘦頭陀大笑而起,“現在告訴你也不妨,韋小寶,方怡她早已是我們神龍島的人了,感謝你為我們神龍島兼并大清集團做出了這么重要的貢獻。相信我吧,你的老板康熙也和我一樣會因此而興奮不已的?!?

      像阿斗那樣制服諸葛亮

      “會有這樣的事?竟然會有這樣的事?”康熙目瞪口呆地望著韋小寶,那滿臉欲哭無淚的苦相,看了讓人心生酸楚。

      “康董,這事都怪我考慮不周?!表f小寶檢討道,“神龍島公司為了吞并我們大清集團,早已是蓄謀已久。他們首先利用你老媽太后孤居多年渴望關愛的心理弱點,施展美男計挑起你老媽與你的董事會之爭,而后,他們借著這個從太后處撕開的缺口,派遣大批商業間諜混入我們公司??刀?,我已經打聽清楚了,胖頭陀、瘦頭陀、蘇荃和陸高軒,都是神龍島的高管人員,其中那個蘇荃,還是神龍島公司董事長的老婆。這些人謀劃已久,抓住我們成立監事會這個機會,首先將原本是我們陣營的方怡進行了收買,然后趁機發難,將監事會控制在他們的手中??刀?,他們是有備而來,我卻是毫無察覺,康董,請批評我吧,這都是我沒有做好工作才導致的?!?

      康熙苦笑著,擺了擺手:“小寶,你無須自責,這件事,責任還是在我,是我低估了這次事件的危急程度,所以才會受制于人,被太后用監事會縛住了手腳?!?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呢?”韋小寶焦急地問道。

      “別急,別急,”康熙嘴上說不急,身體卻急得直哆嗦,“我這不是正在想法子嗎,問題與法子總是成雙成對出現的,所以總會有法子解決問題的,總是會有法子的?!?

      正說著,太后那邊來人,通知康熙去參加董事會會議,康熙大吼一聲,將來人轟走,然后他抱著腦袋在辦公室里團團亂轉起來:“天,老媽和我為難已經夠讓我難過的了,現在那個瘦頭陀居然也登堂入室了,這伙人可比鰲拜要難纏得多,韋小寶,你有沒有好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一邊無意識地說著,他走到椅子前坐下,“難道我真是扶不起來的阿斗,才惹得老媽如此無情無義,竟然和外人聯起手來對付她的兒子嗎?”

      “扶不起的阿斗?”韋小寶沉吟著,“也許,康董,我們現在遇到的問題,只有阿斗才能夠解決?!?

      “阿斗才能夠解決?”康熙茫然地望著韋小寶。

      “沒錯?!表f小寶點頭道。

      三國年間,西蜀集團董事長劉備劉玄德的兒子大名劉禪小名阿斗,因為老爹當年摔孩子收買人心,將阿斗摔成了弱智,天天傻乎乎的除了吃吃玩玩,正經事一件也搞不來。到了劉備晚年行將就木的時候,劉董事長知道兒子無論如何也不會是人精諸葛亮的對手,只怕自己前腳上了西天,諸葛亮后腳就會強行推動董事會改選。

      事實上劉備并不是不信任諸葛亮,作為縱橫商場的一代人杰,劉備心里明明白白,諸葛亮對公司的忠誠是沒有絲毫疑問的,問題在于,諸葛亮不是一個人,他手下有著許多精明強干的項目經理。

      對于諸葛亮來說,承蒙劉董事長賞識,讓他坐到了西蜀集團的總裁位置上,已經是心滿意足了,然而,這個位置就已經到頂了,換句話說,諸葛亮再也不會升職了;而他手下那些才干過人的項目經理們,終其一生最多也不過熬到副總級,這個結果,是經理們絕不愿意接受的。

      所以,經理層有著一種強烈的改組董事會的沖動,只有讓諸葛亮坐到了董事長的位子上,他們才有可能獲得總裁的職位。事實上,這種事情也是經常發生的,后來大周柴紹董事長手下的趙匡胤趙總,就是在部門經理們的強力推動之下,被迫進行了董事會改選,趙匡胤取代柴董升任了董事長,騰出了總經理的位子讓手下的經理們過足了癮。

      正因為這樣,所以,劉備絕不會把希望寄托在虛無縹緲的個人忠誠上,諸葛亮越是忠誠,他改組董事會取代傻兒子阿斗的可能性就越大,因為他要為大多數人著想,這是無庸置疑的。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深謀遠慮的劉董事長決定釜底抽薪,徹底斷絕諸葛亮手下人改組董事會的希望。

      這個問題是劉董事長躺在床榻上解決的,他以退為進地對諸葛亮說道:“阿亮啊,你看看我這兒子阿斗,他要是能成氣候,你就幫幫他,要是他實在不行的話,就干脆改組董事會算了!”

      諸葛亮一聽,嚇得全身冒冷汗,一個勁地指著天發誓:“劉董,你就放心好了,我阿亮絕不會做出這種事來,無論阿斗表現得怎么樣,我都會肝腦涂地,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既然阿亮你這么想,我也不勉強你,”劉董心里冷笑著,“可是只有你這么想也不成啊,你手下的部門經理們可未必愿意這樣做,這個問題你打算怎么解決呢?”

      “這個……”諸葛亮翻了白眼,“劉董,這個問題我沒有想過??!”

      “沒有想過不要緊的,”劉董事長諄諄指導道,“這樣好了,阿亮,我替你把后面的工作都想到吧。你既然無力約束你的部門經理,最好的辦法,就是你親自到市場上去,到營銷第一線去,不要碰人力資源和財務這兩塊了;阿斗寶貝雖然笨得像只豬,但搞搞這兩個東西嘛,還是可以勝任的,阿亮啊,你看這個建議如何???”

      諸葛亮聽了,目瞪口呆:“劉董,可這樣一搞,我就成了公司的大推銷員了,還算什么總裁?”

      “總裁這個位置,肯定是你的,”劉董事長耐心地指導道,“只不過,你身處營銷第一線,就不會再有哪個部門經理想入非非地強迫你搞董事會改組了,只要你不開口,別的人也沒能力推動這件事情。所以呢,我這個建議可以說是一舉三得啊,一是保住了你的清白,大家都知道你諸葛亮對公司是最忠誠的;二是防止了部門經理的胡思亂想,避免不愉快的事情發生;三是市場營銷的力量加強了。阿亮啊,我在九泉之下,可是等著你拿下曹、孫兩家公司占有的市場呢?!?

      諸葛亮悻悻地望著劉董事長,好長時間才悶聲答應道:“好吧,我聽劉董的安排就是了?!?

      就這樣,劉備蹬腿之后,諸葛亮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六出祈山,九伐中原,試圖與魏國實業有限公司爭奪市場,大家知道,在這一過程之中,由于他手下缺少能力出眾的項目經理,最后落得個“蜀中無大將,廖化為先鋒”,最慘的是他手下連個文員都沒有,連起草個策劃方案都得自己動手,事無大小,悉以咨之,累得他兩眼發黑、四肢麻木,一直到他星殞九丈原,阿斗仍然穩坐在董事長的寶座之上。

      聽完了韋小寶講的故事,康熙若有所思,站起來在房間里來來回回地踱著步,后來他拿起文件夾,翻看了一下里邊的資料文件,拔腿向門外走去,韋小寶急忙追上:“康董,你要去哪兒?”

      “哦,我去參加董事會會議?!笨滴趼唤浶牡鼗卮鹬?,大步流星走遠了。

      傷心監事會

      康熙來到會議室,走到座位上坐下,太后和監事會主席瘦頭陀早就到了,正在會議室里嘀嘀咕咕,一見康熙進來,瘦頭陀頓時興奮起來:“康董,你這樣不成啊,董事會議這么重要的事情還要三番五次地叫你,你作為董事長,怎么可以對公司的事情如此漫不經心?我代表監事會向你提出警告,希望你下次不要再犯類似的錯誤?!?

      康熙哦了一聲,好像沒聽見,問太后:“老媽,突然召開董事會議,是不是有什么要緊的事情???”

      “當然有了!”瘦頭陀搶先叫道,“我們監事會負有對董事會的監督之責??刀?,我代表監事會問你一個問題,對于神龍島教育產業開發有限公司的并購項目,你是如何考慮的?”

      康熙不理會瘦頭陀,仍然是謙恭地問太后:“老媽,你叫我來到底有什么事???”

      見康熙不理睬他,瘦頭陀悻悻然,向太后使了個眼色,太后就欠了欠身,對康熙說道:“你耳朵沒出毛病吧?瘦頭陀已經一再向你重復,叫你來就是研究神龍島并購項目?!?

      康熙大為詫異:“老媽,這不對吧?監事會有什么資格介入公司的經營?公司購并不購并神龍島,監事會也有權力詰問?”

      瘦頭陀張了張嘴,想說什么卻最終沒有說,只是把目光移向太后,太后怒道:“監事會是監督董事會的,當然有資格介入到公司的經營中來,要不然我們搞這個監事會干什么?”

      康熙哈哈大笑起來:“老媽,你弄錯了,監事會要是像你說的那樣,那豈不成了董事會了?哈哈哈,公司已經有了董事會,不需要再設立一個?!?

      瘦頭陀急了,脫口問道:“那你說,監事會到底是干什么的?”

      康熙冷冷一笑:“瘦頭陀,這話應該我來問你,你才是監事會主席,居然連自己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我看你這個主席啊,也有點馬馬虎虎?!?

      瘦頭陀終究是個人物,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譏:“我當然知道監事會是干什么的,否則又如何對你進行監督呢?”

      “你要監督我什么?”康熙冷笑。

      瘦頭陀語塞,太后見狀,急忙替瘦頭陀圓場:“既然你不允許我們對你監督,那你自己說,公司的監事會設立又有什么意義?”

      “公司設立監事會,有兩個基本職能,”康熙笑道,“一是核對由董事會準備的、將送交股東大會審閱的公司財務報表和其他財務資料;二是監督董事長、董事、首席執行官和其他高級管理人員的行為,以防止他們在履行公司義務過程中違反法律法規或本公司章程或以其他方式損害公司利益。所以,監事會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核對報表?!?

      “核對報表?”瘦頭陀眨眨眼,還沒醒過神來,康熙已經站了起來,拍了拍手,門應聲而開,韋小寶帶著張康年、趙齊賢等幾十名員工,推著幾十車滿滿的報表資料,進了辦公室,然后康熙哼了一聲:“瘦頭陀,這是公司董事會準備在股東大會上提交的部分資料,請你們認真核對,仔細審閱,并按規程在報表上簽字,如果出現了什么問題的話,瘦頭陀,你要負法律責任的!”

      “法律責任?”瘦頭陀看著那正像小山一樣堆積起來的報表,茫然地后退了一步。

      “一點沒錯,就是法律責任?!笨滴醮笮χ?,推門離去了。瘦頭陀大急,正要追出,韋小寶已經攔在了他的面前:“瘦主席,這是監事會的公司財務報表審閱接管一覽表,請簽個字,如果發生丟失的話你要負責的?!?

      瘦頭陀急忙把手背到身后:“我不簽,誰知道你這么一堆都是什么?”

      “什么,你不簽字?”康熙又從門外走了進來,“韋小寶,馬上通知所有高管開會,監事會主席拒絕履行其對董事會的監督職責,管理層要求對此進行彈劾,對此次監事會的選舉提出重大質疑,并要求重新選舉?!?

      瘦頭陀見此情形,大為惶急:“別別別,就別浪費資源重新選舉了,我簽,我簽字還不成嗎?”一邊拿過筆來,滿臉晦氣地在單據上簽了字。然后康熙和韋小寶把瘦頭陀和那小山一樣的報表關在屋子里,出了門相視而笑。

      哈哈哈,事無巨細,悉以咨之,縱使是諸葛亮那樣的天才人物也會累得吐血身亡,更何況這個胖得像圓球一樣的瘦頭陀呢?如果瘦頭陀足夠聰明的話,趁早辭職逃回神龍島,否則,他就會累死在那無窮無盡的數字堆里。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