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總裁韋小寶第五章 少女寺——小寶紅樓夢

      佛祖也要吃飯

      做得到的人——做。

      做不到的人——教。

      不能教的人——管理。

      在市場化的各種經濟活動中,快魚吃慢魚的規律普遍存在。從大觀園的沉浮盛衰過程中,各位可以瞥見企業兼并、收購的另一面。

      少女寺——小寶紅樓夢

      離開公司好久了,韋小寶是真的有些想念康熙,他三步并作兩步,疾沖進康熙的辦公室,一見康熙的面,就放聲大哭起來。

      在神龍島,他就是用嚎啕大哭擺平了洪安通,在大清集團,當然也是要用哭來擺平康熙的了。在哭這方面小寶是極有天分的,眼淚說來就來,鼻涕頃刻滿臉,情真意摯,動人心腸,縱使康熙是鐵石心腸,也能體會到他這段時間以來對康熙的思念之情及對公司的忠心耿耿。

      韋小寶嚎啕著,時不時用衣袖抹一把眼淚,恍惚間他看到一張同樣是鼻涕眼淚俱下的臉在眼前晃動,他還以為自己看花了眼,急忙止住哭聲,定睛細看,眼前那張咧著嘴放聲嚎啕的嘴臉,赫赫然竟是董事長康熙。

      看到這張臉,韋小寶心里霎時間說不出的感動,想不到,真的想不到,康熙竟然對他的情感如此真摯,這才離開公司沒幾天,就讓康熙想到了這種程度,激動之下,韋小寶泣不成聲,嚎啕哭聲低弱了下來。

      正在嚎啕大哭的康熙忽見小寶止住了哭聲,急忙打了個手勢:“你繼續哭,大聲哭,遮住我的聲音,別讓別人聽見我也在哭?!?

      “好?!表f小寶答應一聲,扯開嗓門再次嚎啕起來,兩人面對面的嚎哭了也不知多長時間,直到哭得累了,這才慢慢消停下來。雖然嚎啕大哭止住了,可韋小寶的眼淚卻流得更加洶涌了:“康董,我真的不知道你這么掛念我,讓我好感動好感動?!?

      康熙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你有什么好掛念的?別自做多情了,我是趁這個機會偷偷哭一哭我老爸,跟你一點關系也沒有?!?

      韋小寶呆了一呆,抑制不住失落的心情,問道:“康董,你老爸怎么了?”

      “我老爸……”康熙又哭了起來,“他在五臺山上讓人家欺負?!?

      “有這事?”韋小寶大詫,“你老爸不是在五臺山上做和尚嗎?別人欺負和尚干什么?”

      “唉,你知道什么,”康熙惱火地道,“這不是商業時代來臨了嗎,和尚廟也要更新觀念,跟上時代的步伐,所以清涼寺里的每位和尚,也都規定了贏利指標,完不成任務的,罰三天不許上廁所,禿腦袋瓢還要當木魚給大家敲?,F在廟里的和尚們也都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有的賣香火,有的出租木魚,有的給人算命,有的給人做法事,我老爸因為出家前做過董事長,所以呢清涼寺把廟里的三產委托給他管理?!?

      “這不挺好的嗎,”韋小寶道,“你老爸又重新做了董事長,你應該高興才對,哭什么呢?”

      “好什么啊,”康熙跺腳道,“問題是我老爸的生意不景氣啊,附近有一家同類的公司可是知名品牌,靠他們的優質產品把市場上的價格壓到低得不能再低,我老爸的清涼寺又不肯投資,只是不停地從公司里抽走利潤,同時卻給我老爸制定了很高的經營指標……嗚嗚嗚,小寶,你知道嗎,我老爸已經連續三個季度無法完成經營任務了,現在被罰拿他的腦袋當木魚給和尚們敲,嗚嗚嗚,腦袋都給敲腫了?!?

      韋小寶聽得目瞪口呆:“這群和尚,真是不可理喻,他們不去念經,卻搞什么三產賺錢,也太財迷心竅了吧?”

      “你知道個屁啊,”康熙對韋小寶怒目而視,“如來也要吃飯,和尚更想發財,新經濟時代嘛,又有什么不對?再說和尚廟可是事業編制,僧員臃腫,僧浮于事,不靠著搞三產弄點工資、獎金,和尚們吃什么,喝什么?”

      知道康熙心情惡劣,韋小寶挨了罵也不敢吭氣,只好小聲嘟囔道:“好倒是好,你老爸的腦袋都被人家當木魚敲了,這還好呢?!?

      康熙抹了抹臉上的淚水:“因為這種情況,我心里特別的難過,小寶,我不像你,只有這么一個老爸,所以一時失態,希望你能夠體諒我這種心情?!闭f到這里,康熙的肩膀又抽搐起來,“小寶,你不知道我聽了這個消息有多么難過,可我身為公司董事長,不敢在員工面前稍有情緒表露,幸好你今天回來就假哭,我也正好借這個機會宣泄一下痛苦的心情?!?

      韋小寶撅起嘴道:“康董,我也是只有一個老爸?!?

      康熙看了看他:“你上次不是說,你老媽有好多情人嗎?”看韋小寶臉色更加難看,急忙息事寧人地敷衍道,“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你老媽的情人再多,也不能干涉咱們公司的業務對吧?不過韋小寶,眼前這個事,應該怎么辦,你幫我想想法子吧?!?

      “要不……”韋小寶建議道,“咱們買下你老爸的公司,如何?”

      “是個好主意,”康熙眼睛一亮,“小寶,你果然聰明?!?

      被康熙這么一夸,韋小寶心里突然發起毛來,要說這么簡單一個想法康熙都想不到的話,那實在是太荒謬了,很簡單的一個想法康熙卻毫無原則地亂夸,那么只能說明一件事,康熙正等他說出這句話來,然后趁機把這件工作壓到他的小肩膀上??身f小寶剛剛去了趟神龍島,知道那些個老總董事長都是最難纏的人物,一個搞不好,讓康熙老爸不高興,少不了要吃癟,就算是讓康熙老爸高興了,可康熙卻未必高興,就算康熙和他老爸都高興了,太后肯定會不高興,所以這件事還是不沾為宜。

      可是,還沒等他尋找推托的理由,康熙已經打蛇隨棍上,追了上來:“但是這個前去和清涼寺接洽的人,一定要精明能干才成,這件事要辦得既不能讓我老爸受委屈,也不能讓咱們大清集團吃虧,有這種能力的主管咱們公司里實在是太少了,小寶,真的是太少了,我數來數去,只有你一個?!?

      說著,康熙上前一步:“也只有你,韋小寶,能把這事辦得穩穩當當,讓我放心。所以我決定,派你前往清涼寺,與我老爸接洽這次購并事宜,事不宜遲,你現在就動身吧?!?

      三個和尚偷水吃

      卻說康熙老爸順治順董事長,是叼著金鑰匙出生的,自打一出娘胎,他老爸就利用職務之便,替他在大清集團辦理了員工入職手續,一邊吃奶一邊領著工資,等長大了,大清集團論資排輩,一瞧這小家伙的工齡最長,董事長的寶座理所當然地放在了他的屁股下面。但是順治卻不甘于受別人擺布的人生,一直爭取著愛情與自由,爭取到最后,索性辭職跑到了五臺山做和尚。

      起初,清涼寺上下對順治還很尊敬,好歹也是做過董事長的人啊,又經過了那么一番哭哭啼啼的自由戀愛,不看僧面看佛面,給了他一間獨立的僧房,讓他自己坐在屋子里,對著昏燈數著珠串,愛干啥干啥吧。

      但是慢慢的,就業形勢越來越嚴峻,和尚廟再差也還有個穩定的基本工資,于是削尖了腦袋往寺院里鉆的人越來越多,很快順治的房間里又擠進了一個和尚,接著又一個,接著又一個,接著又一個……最后和尚太多睡不下,只好席地而坐不停地敲木魚。

      和尚多了,大鍋里的飯就有些不足,鍋里的飯越少,和尚的心理恐慌就越嚴重,吃得就越多,以前一個和尚一頓三碗米飯就夠了,現在吃了八碗還要求添飯,說到底都是怕吃完了這頓下頓就沒得吃了,能多吃一口算一口。

      廟里的和尚通常除了念經打坐,再也沒個正事,惟一的正事就是端著飯碗眼巴巴地望著寺辦食堂方向,就這樣在大家齊心協力的狂吃之下,清涼寺眼看著就要破產。大家一看這樣不行啊,就和幾個機靈的和尚相互商量,不行咱們云游去吧,離開清涼寺咱們去少霖寺,少霖寺那可是家大型企業,家大業大,想把它吃垮,難度較大。

      不料想,這邊機靈的和尚們還沒有動身,少霖寺最有名的十八主管卻跑來了,說是少霖寺大鍋里的粥越來越稀,大家已經吃不飽了,所以他們一起來清涼寺蹭上幾頓。這時候大家才發現,僧員臃腫、僧浮于事已經成為一個社會性問題,沒有一家寺廟能夠逃得過,那么該怎么辦?解決這個問題的系統思想是什么呢?

      就是自己動手,興辦實業,創業圖強,產業救廟。

      就這樣,清涼寺產業開發有限公司正式掛牌成立了。

      說到辦實業,清涼寺是有著強勢人才優勢的,順治在出家之前就是赫赫有名的實業家,在業界大名鼎鼎,讓他來負責清涼寺產業開發公司的經營,那簡直是太容易不過的事情了。

      而且公司推出的主營產品又是寺廟強項:法事服務,說清楚了就是做法事,如果有誰家死了人,或是誰想念亡故的親人了,公司接到客戶的服務要求之后,就派出一群和尚到客戶家里,連吃帶喝,酗酒鬧事,實在閑得無聊就念幾聲阿彌陀佛,就算是把死者的亡靈送到了西天極樂世界。遇到死者生前行為不檢點,做過丟人現眼的壞事,那就提高服務收費,畢竟把一個壞蛋送到好人成堆的西天極樂世界去不是那么容易的,只一個護照簽證就是一大筆錢。

      像這種簡單的營生,再加上順治嫻熟的管理技術,公司要是想不盈利的話,那簡直是太難了。這種想法,無可厚非,不僅是廟里每個和尚這樣想,順治自己也是這么認為的,可等公司一開業,才發現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公司開門一個多月,竟然沒有一個客戶上門,眾和尚正坐在門前伸長脖子苦等傻盼,卻忽見對面又開了一家公司,瞧那個夾一只皮包的禿頭老板好生面熟,大家看了半晌,才突然醒悟,此人赫赫然竟是公司的業務僧昌齊,怪不得公司接不到單了,原來負責跑市場找訂單的昌齊自己把訂單私吞了,掙到錢之后竟然另立門戶,與公司分庭抗禮了。

      這意外的事情把順治老和尚弄懵了,才意識到現在這家小公司,與他原來做董事長時的大清集團明顯不同。

      當初他做大清集團董事長的時候,手下兵強馬壯,總裁、副總裁、業務經理、項目經理、產品經理、分銷經理、渠道經理、客戶經理數都數不過來,管理系統嚴密,營銷員根本沒有能力把公司的訂單撬走,而且大清集團本身就是品牌,客戶相信大清,不會輕易把訂單交給一個跑單幫的業務員。

      但是清涼寺產業開發有限公司就不同了,這家公司新近開張,市場資源匱乏,全靠業務員挨門挨戶地跑訂單,對業務員的依賴較大,所以一旦業務員起了不軌之心,攜單而走,公司就只能等著喝西北風了。

      發現這個情況之后,順治馬上召集全體員工僧開會,討論應對之策,會議一開始,負責跑市場的業務僧們就七嘴八舌地叫苦:“你們怪不得人家昌齊私吞訂單,要怪就怪你們自己,大家都是一樣的正式和尚,你們都在辦公室里聊天喝茶看報紙,業務員卻得滿街辛苦聯系客戶,拉到訂單卻沒有任何獎勵,這也太不公平了,像這種大鍋飯,早就應該打破了?!?

      聽了業務員的抱怨,順治大手一揮:“好,那就打破大鍋飯,凡是接到單的業務員,一律按營業額提成百分之十,這下總可以了吧?”

      業務員加了提成,可公司還是見不到訂單,反倒是昌齊那邊的公司業務量激增,忙得昌齊頭前腳后,眉開眼笑。順治一打聽,才知道昌齊那邊的提成是百分之十五,公司的業務員接到單之后,直接就給昌齊送上門去了。

      見此情景,順治一咬牙,那好,你昌齊既然敢百分之十五,那我就百分之十八,用價格戰打敗你。就這樣費盡周折,在公司開張的第三個月的時候,終于千辛萬苦從市場上搞來一單。雖說這一單是業務員惡性壓價才搞來的,基本上已經沒有賺頭了,可畢竟這是公司開張第一單,老方丈為此還給順治發來賀電,鼓勵公司的全體和尚再接再厲,再立新功。

      念經的和尚們興高采烈地去了客戶那里,又興高采烈地回來了,可卻沒有把酬金帶回來。反倒寺里接到了客戶的投訴電話,投訴派去的員工不會念經,只會念報。原來廟里的大鍋飯把和尚們都養懶了,念經的時候有口無心濫竽充數,像這種服務質量糊弄糊弄方丈還行,客戶可不買你的賬。

      沒辦法,順治只好再回過頭來抓服務質量,對和尚們進行念經培訓,直到這時候順治才發現,偌大一座清涼寺,竟然找不到一個會念經的和尚。

      清涼寺產業開發有限公司面臨的狀況就是這個樣子了——服務質量比不過昌齊,市場營銷也競爭不過昌齊,可憐老順治整天忙得一塌糊涂,一會兒教和尚們念經,一會兒給營銷員打氣,顧得了頭顧不了腚。韋小寶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康熙派到清涼寺來的。

      西天極樂世界的旅游簽證

      韋小寶帶著秘書雙兒,一走進清涼寺產業開發有限公司的大門,就聽嗡的一聲,一群和尚迎了上來:“歡迎你來清涼寺,小朋友,請問是你爹死了,還是你娘蹬腿了?”韋小寶一聽就不樂意了:“你爹和你娘才死了呢!”和尚們一聽這話頓時火了:“小東西,你竟敢罵人,叫你再罵!”梆梆梆,幾木槌敲下去,韋小寶痛得鼻涕眼淚俱下。

      眾和尚正圍著韋小寶亂打之間,突然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你們這些業務員,不去跑業務,都圍在這干什么?”一聽這個聲音,和尚們丟開韋小寶,爭相喊叫起來:“經理,經理,我搞來一個客戶,這個月我的任務可算是完成了啊?!绷硗庥泻蜕性诖蠼校骸敖浝?,他又撬我的單,這個客戶明明是我先看到的?!本吐犇莻€經理聲如出谷黃鶯般的說道:“別吵,都別吵,順總不是吩咐過你們的嗎,不許欺負客戶,拿客戶的腦袋當木魚敲更不對?!?

      韋小寶循聲望去,只覺眼前一亮,見兩個白領麗人迎了上來:“小朋友,別哭了,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你等我派幾個和尚去你家,替你做法事超度他們上西天,你就開心了?!表f小寶搖了搖頭:“我不是來找你們做法事的,我是從大清集團來的,來找你們順總?!?

      “原來是這樣,你早說啊?!币粋€白領麗人伸出一只雪白的手掌,“我是清涼寺客戶服務部主管阿琪,這位是業務部主管阿珂,歡迎你來到清涼寺?!?

      韋小寶好奇地看著這兩個白領麗人:“不是說和尚廟都是男人的嗎?”

      業務部經理阿珂脾氣很大,狠狠瞪了韋小寶一眼:“你們家的和尚廟才全是男的,你們一家都是男的?!?

      阿琪卻笑瞇瞇地解釋道:“韋經理,時代不同了,你不能再用老眼光看問題了,誰規定和尚只能男人做了?男人能做和尚,女人也一樣會敲木魚,而且敲得比男人更響。這邊請?!闭f著將韋小寶帶進了總裁辦公室。

      順治正在辦公室里忙著給幾個前來報銷的員工簽字,見了韋小寶喜形于色:“來來來,坐吧,你叫韋小寶是不是?大清集團來的?阿康這孩子還好吧?聽說大清集團讓他搞得不錯,工資還能按時發放吧?還有獎金,這孩子,從來不拖欠員工工資,這一點是比我強?!?

      韋小寶急道:“康董是虎父無犬子啊,有你老人家打下的基礎,大清集團哪還能差得了?”

      順治連連擺手:“別提這個,別提這個,對了,我的公司情形你已經看到了,有什么看法沒有?”

      “看法?”韋小寶眨了眨眼,“順總想問的是……”

      順治走到辦公室門前,拉開門往外看了看:“這公司你也看到了,我花了大辛苦,下了大功夫,總算教會了和尚們念經,可現在就是沒有單。公司里幾十名業務僧天天坐著喝茶聊天,日子過得比我還舒坦。唉,真拿他們沒有辦法?!?

      韋小寶建議道:“那就再提高業務提成比例嘛,大家不愛動,還是因為提成比例太低?!?

      順治搖頭:“你知道什么,我們公司的業務員提成比昌齊那邊的業務員提成還要高,人家那邊每個月都能接到十幾筆生意,可咱們這邊呢,一個月最多兩三單,唉,我想盡了辦法,也不管用?!?

      “不要急,順總你先別急,”韋小寶勸道,“畢竟公司剛剛開張沒多久,生意慢慢會好的,順總你不要急就是了?!?

      “說得輕松,你想我作為公司的老總,眼看著大家的工資發不下來,能不急嗎?”順治正說著,業務部經理阿珂進來,給韋小寶端上杯茶水,然后問了句:“順總我就在外邊,有事請吩咐?!表樦芜B連點頭,說了聲好好好,看著阿珂退出辦公室。叫了聲:“韋小寶?”韋小寶正魂不守舍,眼睛跟著阿珂轉,沒聽到,順治又叫了一聲:“韋小寶!”韋小寶還沒聽到,直到雙兒猛推了他一下,韋小寶這才醒悟過來,急忙打了個哈哈:“順總就是厲害,看看你手下的業務經理,真個是精明強干?!?

      順治皺皺眉頭:“這個……這個……唉,韋小寶,如果我的業務經理真的是精明強干的話,我就不至于這么為難了?!?

      “哦哦,”韋小寶眨了眨眼,“問題到底出在什么地方,這個順總你考慮過沒有?”

      “考慮過,怎么沒考慮過?”順治氣呼呼地說道,“你當我是白癡??!”

      “那既然考慮過,怎么會還找不到解決的辦法呢?”韋小寶問道。

      “誰說找不到解決的辦法?辦法早就有?!表樦魏孟窀由鷼饬?,他站起來,走到辦公室門前拉開門向外看了看,然后將門鎖上,背倚著門轉過身來,“韋小寶,你來之前阿康那孩子一定跟你說過了吧?要是大清集團收購清涼寺的話,董事會那邊不會難為阿康吧?”

      聽了順治這話,韋小寶的眼皮一跳,像什么收購清涼寺這種話,他曾當著康熙的面說過,但等他后來再仔細想想,終于明白過來了,康熙根本無意收購他老爸的清涼寺,否則的話,絕不會派他韋小寶來了,這就如同康熙不想收購神龍島,所以派他韋小寶出馬,把項目攪黃??滴踔赜盟f小寶的原因只有一個:小寶出馬,項目搞砸。

      但是,來之前康熙也吩咐過了,他派韋小寶來,對韋小寶的要求是康熙滿意,順治滿意,就連太后也要滿意,這個工作的標準要求,實在是有點難為他韋小寶了。想到這里,韋小寶連連點頭:“還是順總你考慮得周到,的確,咱們這個收購項目,一定不能讓阿康為難才好,要達到這個目的,就得麻煩順總你把公司的優勢在報告書上多多強調一下。咱們清涼寺到底有什么優勢呢?”

      “是啊是啊,咱們清涼寺到底有什么優勢呢?”順治皺起眉頭,“要說咱們的優勢的話,也就一條,我們清涼寺超度死者的亡靈去西天,用的是合法的簽證,不像昌齊那邊的皮包公司,搞的全是偷渡,害得到了西天的亡靈們只好到海邊去撿貝殼為生。韋小寶,你覺得這個優勢對大清集團的董事會有沒有影響?”

      “難說,難說,太難說了?!表f小寶連連搖頭,“順總你當然知道,亡靈到了西天究竟是去海邊撿貝殼,還是到餐館里給人刷盤子,這個事董事會是不關心的,董事會關心的只有一條,那就是清涼寺能給大清集團帶來多少利潤?!?

      “你這不是廢話嗎,”順治一瞪眼,“公司要有利潤我還找你?”說完他又搖了搖頭,“你說得也有道理,韋小寶,你看咱們能不能搞個資源整合,把你們大清集團的員工死亡的家屬超度事宜全部授權給清涼寺辦理,這樣怎么樣?”

      “這個……”韋小寶知道順治被這家破公司折磨得已經到了病急亂投醫的份上了,心里好笑,但仍表情莊重地說道,“順總的這個建議當然好了,但對董事會最有說服力的,還是清涼寺的資產質量?!?

      “哦,這個問題那就好辦了,我們清涼寺的資產質量是最好的,韋小寶,你在公司里走走看看就知道了?!表樦螣灥刈讼聛?,“唉,以前我在大清集團的時候,最煩的就是這些事,所以才跑到清涼寺做了和尚,誰知道躲到清涼寺還是躲不過去,真要是逼緊了我的話,我……我干脆還俗算了!”

      韋小寶終于明白了,原來這個順治,是個典型的逃避型人格,心理承受能力極差,遇到事情能推則推,推不了就躲,這就難怪他放著好端端的大清集團董事長的寶座不坐了。但是人生總得直面現實的,逃避于事無補,眼前順治的處境,就是這個道理的最有力的佐證。

      長不大的老爸

      有些人一輩子也長不大。

      韋小寶不過只與順治交談了幾句,就對他做出了準確的判斷。順治就是這樣一個一輩子也長不大的人,他小時候靠爹媽,沒有養成起碼的責任心與處事能力,所以才會在成年之后遇到事情時首先選擇逃避,逃避的目的還是想找一個依靠,既然爹媽再也依靠不上了,那就依靠西天佛祖吧,沒曾想佛祖們還都指望著他給大家解決吃飯的問題,于是他立即想到了依靠兒子。

      不只順治這樣,許多員工也都是這樣,他們終其一生也難以建立起自己的獨立人格,遇到問題本能地就想到推諉和依賴。

      員工的人格不成熟,是因為他們的思考模式不成熟。

      成熟的思考模式應該是理性的,是利益考量的,而不成熟的思考模式卻是感性的,是沖動的,其選擇標準僅僅是個人好惡的。

      理性與感性、利益考量與無原則的好惡,這就是區分一個人的人格是否成熟的基本要件。

      一個理智的人是很容易說服的,但要是想說服一個感性的人,就不太容易了。

      理性的人,只要將是非利害關系對他分析清楚,他自己就會做出最明智的選擇。而感性的人則不同,相比之下,感性的人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非利益性的,只不過,他總是有理由將責任歸咎于別人。

      說得清楚些,人格不成熟的人不等于智力不成熟,他甚至可能智商極高,能用盡各種辦法把應該由自己承擔的責任推諉到別人身上,而被推諉者可能會基于道義或者是其他方面的原因,無法拒絕推諉者的無理要求,就像康熙現在所面臨的這種情況。

      所以,韋小寶需要解決的問題是,打消順治把清涼寺的經營擔子強壓到康熙肩上的想法,但卻不可以明確拒絕。如果他拒絕順治這個要求的話,順治自然會想出別的辦法來達到目的。

      所以韋小寶在與順治一番虛與委蛇之后,在清涼寺里到處看了看,一點也不意外,他看到的員工們一個個萎靡不振,有氣無力,上班時端著茶水聊天,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誰也沒有精神把公司的工作做好,都在等著總裁順治把公司高價賣給大清集團,從此吃喝不愁衣食無憂。

      有什么樣的老板,就有什么樣的員工。

      一個人格不成熟的總裁,手下也必然是一群人格不成熟的部屬。

      如果一個相對來說人格成熟程度較高的員工落在人格不成熟的高管手里,這名員工就會有責無權地背負上公司發展的重大責任,直到哪一天這名員工突然醒悟,破門而出,另立門戶,這個過程才算是結束。

      昌齊和尚就是這樣被迫成為一個小老板的。當初他在清涼寺的時候,賣力地工作,努力地跑單,但因為順治的依賴程度較高,既然昌齊愿意苦干,順治就樂得給昌齊加擔子,直到昌齊率業務骨干出走為止,順治這才回過頭來尋找下一個依賴目標,找來找去沒有找到,這才把主意打到了大清集團的兒子身上。

      有一種錯誤的認識在職場上較為流行,認為一個能力較強的員工在人格不成熟的主管下更容易做出成績來,這是犯了將人格不成熟等于智商較低的錯誤了,事實上許多人格不成熟的主管反而智商極高,他決不會允許手下的部屬架空自己或將自己從主管的職位上推倒的。

      所以,在順治手下的員工們,無一不是感性思維極強,理性思維卻偏弱的類型。

      其實,不單是在順治手下多理性思維偏弱的員工,即使是在大清集團也是這樣,一旦某一個員工理性思維不偏弱而偏強,那么他處理事情的能力就會突飛猛進,就會迅速邁入到主管行列。

      所以,康熙在企業管理上有一句名言:做得到的人——做;做不到的人——教;不能教的人——管理。

      思維偏重感性的員工,是無法說服的。思維偏重感性的老板,更無法說服。

      所以,當順治和他公司的全體員工打定了主意,要將這家莫名其妙的公司以驚人的高價出售給大清集團的時候,絕不會有任何人可以勸他停手。

      除了韋小寶。

      大觀園的資本運作

      韋小寶來到之后,順治立即將大清集團準備對清涼寺產業開發有限公司進行收購的情況,向方丈做了匯報。出乎順治的意料之外,方丈一聽這個消息就火了,當場把順治批評了一頓:“阿治啊,你是不是糊涂了,你以前敲木魚的時候就不用心,廟里煮飯的鍋被你敲漏了好幾只,因為你眼睛近視,我不責怪你,可賣掉公司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提前跟我打個招呼?”

      順治急忙解釋:“方丈你聽我說,這個把公司賣掉只是一個想法,嗯,一個意向,嗯,還沒有進入實施階段……”

      “等進入了實施階段再說這個事,就什么都晚了?!狈秸刹淮笈?,長身而起,“阿治,你想盤活公司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你應該多學習一下廟里的政策。近一段時間以來,廟里資產流失嚴重,連咱們廟里的那口鐘都被人賣掉了,很多和尚紛紛上書,要求徹底清查此事,你非要趕在這個節骨眼上趟這渾水。阿治啊阿治,你讓我說你什么好呢?”

      順治難堪地動了一下腳:“方丈,正因為大清集團無利可圖,所以這次購并才會對我們有利,更何況大清集團的董事長又是我兒子……”

      “別說是你兒子,就算是你爹也不成!”方丈對順治怒目而視,“你可知道,生意場上無父子,有的只是利益博弈的雙方,大清集團董事會都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做這種無利可圖的事情?”

      “方丈,也不能說咱們的清涼寺就無利可圖,”順治強辯道,“畢竟大清集團是一家老字號的品牌公司,管理能力與經營能力都不是我們能夠比得了的,清涼寺在咱們手里虧本,可如果大清集團來經營它的話,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有什么不一樣?”方丈白了順治一眼,“難道大清集團的和尚是和尚,我們的和尚就是禿驢不成?我看啊,大清集團無非是看中了咱們的優質資產,想像賴大家里的拿咱們公司搞資本運作,把咱們這搞得跟大觀園一樣,被人家惡意經營搞得千瘡百孔,你才高興了呢?”

      “大觀園?”順治徹底傻了眼,“咱們和尚廟,跟美女成群的大觀園有什么關系?”

      “當然有!”方丈恨恨地坐下,恨鐵不成鋼地瞪了順治一眼。

      大觀園有限公司處在鼎盛時期的時候,執行總裁鳳姐就考慮到了公司的長遠發展,為了尋找新的投資機會,她找來公司里最精明的賴大家里的商量此事,商量的結果就是由賴大家里的自行注冊一家公司,鳳姐占到一定比例的股份,然后將公司里的現金注入這家空殼公司,盈利后再返回公司,這樣就能夠保證了公司的利潤源源不斷。

      自從賴大家里的公司注冊以來,的確像鳳姐所希望的那樣,大觀園的投資注入到其中,很快就會有厚利返回,令鳳姐喜笑顏開。但是,鳳姐縱然精明,卻也不可能把全部精力放在賴大家里的公司上,大觀園里數不清的員工已經夠她忙亂的了,再加上像賈寶玉、林黛玉這些不懂經營管理的董事們在公司里不停地打架斗毆爭風吃醋,無奈之下,鳳姐只由得賴大家里的自主經營,不再過問。

      但是市場環境卻在逐漸惡化,賴大家里的有限公司出現了虧損,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賴大家里的提出了進一步融資的要求,鳳姐何等精明,起初堅決不肯答應,可是大觀園里十二董事又吵吵嚷嚷地要再開公司,并召開董事會議強迫鳳姐批準大觀園投資,鳳姐據理力爭了幾句,十二董事就翻了臉,當場提出董事會改選,改由迎春出任總裁一職。

      失去了對大觀園的控制權力的同時,也意味著鳳姐失去了對賴大家里的公司的控制權力,趁此機會,賴大家里的又引入賴二家里的作為公司的股東,稀釋了鳳姐的股份。

      現在,賴大家里的公司鳳姐已經不占優勢,賴大家里的與賴二家里的又引入了賴三家里的做股東,再進一步稀釋了鳳姐的股份。賴大家里的、賴二家里的和賴三家里的又引入賴四家里的做股東,對鳳姐的持股繼續稀釋。然后,賴大家、賴二家、賴三家和賴四家再次進行公司融資,提議引入新股東賴五家、賴六家和賴七家里的,并舉手表決通過。

      盡管鳳姐知道,不論是賴二家,還是賴三賴四賴五賴六賴七賴八賴一百零八家,這些人其實根本一分錢的投資也沒有,她們所謂的投資,不過是鳳姐的股份在公司的盈利,被賴大家里的做了假賬,明明是利潤卻以投資的名義再回到公司。知道歸知道,但是這節骨眼上大觀園的董事長賈母又大筆一揮,批準了大觀園與劉姥姥的三個合作項目,對這三個項目的考察評估徹底捆住了鳳姐的手腳,她根本無暇顧及賴大家里的公司。

      過不多久,大觀園公司漸漸進入了衰退期,鳳姐這時候急找賴大家里的討還股本,可是賴大家里的早有所備,立即召集所有的賴家里的開董事會議,并在會議上拿來財務賬目讓鳳姐一筆一筆地過目,大觀園的所有投資,在她這里竟然虧得一塌糊涂。然后賴家里的們提出議案,公司需要進一步融資,并全體舉手表決同意。此情此景,讓鳳姐仰天長嘆,垂淚無語。

      當大觀園資金鏈斷裂,已經資不抵債的時候,早已等待著這個時機的賴大家里的趁機提出來由她的公司收購大觀園的設想,可想而知,這一設想在大觀園里引起了多么激烈的反響。

      但是大觀園已經是無路可走,最終被迫同意了賴大家里的建議,期望著大觀園被收購之后能夠有資金注入進來,那么公司要想東山再起,也不是沒有機會。

      只是,賴大家里的又如何肯再給大觀園這樣的機會?協議簽訂之后,賴大家里的立馬轉手將大觀園賣給了賴二家里自己開的公司,賴二家里的公司轉手又將大觀園賣給賴三家里的公司,賴三家里的公司轉手又將大觀園賣給了賴四家里的公司……如此幾番折騰下來,賴大家里的、賴二家里的、賴三家里的、賴四家里的……都因為倒賣大觀園的幾家公司而暴發,大觀園卻喪失了最終的復蘇機會,連累到了公司主管賈寶玉不得不跑到寺廟里做了和尚。

      “現在你明白了嗎?”講完大觀園的故事之后,方丈諄諄地教導順治,“阿治啊,你是咱們廟里的老和尚,經也念了這么年了,怎么遇事這么沉不住氣???你和我一樣清楚我們的清涼寺產業開發有限公司,你自己說,大清集團購買咱們的公司,是否有利可圖?”

      順治張了張嘴,剛要說話,方丈已經一揮手:“哼,阿治,要是我沒猜錯的話,只怕大清集團正在跟二清集團、三清集團、四清集團商談出售我們清涼寺的價格呢?”

      順治癟著嘴:“方丈,你不信任我?!?

      方丈笑了:“阿治,如果我不信任你,會在那么多和尚堅決反對的情形下力排眾議,在董事會上提名由你出任公司的總裁嗎?再說我也沒有否認你的經營能力,我只是提醒你,要多注意學習廟里的政策,這樣在經營中才會少走彎路,少犯錯誤?!?

      “可是……”順治還待辯解,方丈大手一揮:“不要可是可是的了,大清集團派來的接洽人在哪里,我要親自和他談一談?!?

      鳳姐的收購政策

      第二日,由順治出面擺下酒宴,邀請大清集團考察團的成員韋小寶及秘書雙兒,清涼寺的方丈也參加了酒會,同時參加酒會的還有公司主管阿珂和阿琪。席間賓主相洽甚歡,韋小寶向老方丈轉達了大清集團董事長對他的問候,并贈送了一把價值昂貴的象牙梳子給老方丈,老方丈眉開眼笑地收了,交給阿珂替他拿著。

      老方丈是個見過世面的人,見韋小寶年齡不大,就假意詢問道:“韋經理,你們大清集團的康董,最近在忙什么項目呢?”

      康熙在忙什么,韋小寶還真弄不清楚,就算是知道也不可能說,所以他笑吟吟地說道,“企業嘛,還能忙什么?忙來忙去總歸不過是那些事?!崩戏秸晒笮?,話題一轉:“聽說你們大清集團最近收購了神龍島,這個中間的過程如何,能不能講給我們聽聽?”

      “這個……”韋小寶把酒杯放下,“這個項目我們還在談,目前的進展如何,一句兩句話也說不清楚?!?

      順治在一邊插嘴道:“康熙那孩子長高了吧?他的腳氣還犯嗎?”

      大家都不理他,所有的目光都看著韋小寶,只聽方丈笑瞇瞇地說道:“韋經理,我聽說你到神龍島公司做過調研,大清集團在看了你的調研報告之后,又派了一個叫施釀的項目經理去神龍島公司,到了那里亂搞一氣,現在神龍島公司的員工都辭職了?!?

      韋小寶心中暗暗叫苦,回答道:“老方丈,你想,要是這個傳言是真的話,那么大清集團花了那么多的錢收購神龍島公司,目的只是為了將公司解散,這可能嗎?”

      “怎么不可能?”老方丈回答道,“這個過程,就如同大觀園公司的鳳姐收購賈瑞的公司一樣,目的就是為了雪藏敵對品牌,騰出市場空間?!?

      “大觀園公司?”韋小寶目瞪口呆,“這家公司在哪兒?我怎么從來沒聽說過?”一邊的秘書雙兒推了他一下,小聲道:“別出丑了,你連《紅樓夢》都不知道?那是幾年后一個叫曹雪芹的企管專家喝著燕麥片寫的一部管理學專著?!表f小寶白了雙兒一眼:“這真搞笑,幾年之后才出的書,我現在怎么知道?”老方丈哈哈大笑:“說起大觀園公司的經營與運作,我真是再也清楚不過的了!”

      大公司有大公司的優勢,大公司的優勢就是市場開發效率極高,每推出一個新項目,從前期立項、市場調研到研發、試生產、廣告宣傳策略及至通過營銷渠道向市場鋪貨,這一過程極是迅捷。

      但小公司也有小公司的優勢,小公司的優勢就是免去了前期市場開發的成本,采用跟隨策略,跟在大公司的屁股后面蠶食市場,又因為小公司生產量不高,在市場需求大的時候能夠迅速壯大,在市場不景氣的時候也可避免過大的損失。

      而大公司面對一個成熟的市場,從龐大的管理團隊到數不清的車間流水線,其成本過高,一旦市場進入衰退期,就會使公司的經營迅速滑坡,鳳姐所管理的大觀園公司,就是這樣一家大型經濟實體。

      在市場需求最為火爆的時候,大觀園公司那數不清的董事之一——賈瑞,也在外邊開了家小公司,采用市場跟隨策略,讓大觀園公司替他培養市場,而他卻趁此機會推出自己的品牌,對大觀園公司的經營形成了一定的負面影響。

      承擔著經營壓力的鳳姐對賈瑞的所作所為非常惱火,于是她就找到賈瑞,謀求一個解決的方案。對此,賈瑞持熱烈歡迎態度,畢竟經營一家公司是要承受許多壓力的,如果鳳姐愿意將他的公司收購,這當然是一件好事了。

      但是,賈瑞公司的兩個經營負責人,癲僧和跛道卻堅決反對這一并購方案,他們認為在這起商業運作中賈瑞的公司很難得到公正的評估,而且大觀園公司現在是否有充足的現金來支付賈瑞,這也是一個疑問。

      但是鳳姐卻給了賈瑞一個美麗的許諾,如果賈瑞允許她接管公司的話,她將提供一定的時間安排一個只有他和她兩個人共同研究企業管理的機會。而賈瑞一直以來都對鳳姐的姿色懷有覬覦之心,聽了這話就一口答應了下來,不顧經營層的反對,輕率地與鳳姐簽了資產轉讓合同。

      鳳姐接管了賈瑞的公司之后,立即停止了原企業品牌的生產,并迅速地用大觀園的產品覆蓋了市場,而且所謂安排兩個人單獨研究企業管理的諾言也未見兌現。這種情況讓賈瑞無法接受,于是他幾次去找鳳姐理論,卻都被鳳姐借故推托不見。

      眼見得自己嘔心瀝血培養出來的品牌被鳳姐雪藏,自己的公司被鳳姐惡意經營、負債累累,效益迅速滑坡,賈瑞再也無法忍受下去了,說什么也要和鳳姐談一談這件事,他找到了鳳姐,鳳姐答應了與他談判,并約在大觀園公司的后角門處。

      到了時間,賈瑞來到了地方,苦苦地等待了一個多小時,也不見鳳姐的影子,正在獨自生著悶氣,忽然聽到門聲響,一抬頭,恰見一個掃垃圾的勤雜工將一桶污水迎面潑了過來,賈瑞躲閃不及,被淋了個落湯雞。

      公司落入鳳姐之手,自己又慘遭鳳姐的戲弄,賈瑞一氣之下病倒了,這時候策劃大師癲僧和跛道趕來替賈瑞出主意,他們搞了一份再將公司奪回來的項目企劃書,放在了賈瑞的床邊,想等賈瑞病好后再仔細研究。

      這件事很快被鳳姐知道了,于是她就假意前去探病,卻悄悄偷走了那份項目企劃書,對企劃書做了破壞性修改之后又放回了原處。等賈瑞身體稍有恢復,拿過來企劃書一研究,發現那份企劃書根本沒任何可行性,連急帶氣,他的病又加重了,從此再也沒從床上爬起來。

      講完賈瑞與鳳姐的故事,方丈喟然嘆息道:“很多情況下,大型集團公司之所以收購小公司,并不是小公司有利可圖,而是小公司占有了一定的市場,擁有了固定的消費者,這些消費者甚至形成了一定的忠誠度,只有將小公司的品牌從市場上連根拔除,大公司的產品才會以更低的成本趁虛而入,占領市場?!?

      說完這句話,方丈意味深長地看了順治一眼。順治翻了翻白眼,面對這種情況不知道說什么才好,只好一聲不吭。

      賈寶玉與少霖寺

      大清集團原本無意收購清涼寺,清涼寺的方丈又疑心大清集團對清涼寺的收購是不懷好意,這正中韋小寶下懷,他的心情一下子就輕松了下來,可是看著順治那副愁眉苦臉的表情,他的心里又別扭了起來:順治不開心,康熙肯定也不會開心,可這個問題卻不是他能夠解決得了的,怎么辦呢?

      方丈也知道他不同意順治提出來的收購方案順治心里會不高興,所以方丈就找了幾個財務專家,對清涼寺的資產做了評估,評估的結果讓方丈大為興奮,他立即把順治找去,召開全體董事會議。

      在這次董事會議上,方丈說道:“近來,順總為我們公司策劃了一個并購方案,一個很完美、很具操作性的方案,這個方案搞得好,有創意,敢突破,順總終究不愧是做過大清集團董事長的企業家,他為我們經營艱難的清涼寺找到了一條可行之路?!毕葘㈨樦螞]頭沒尾地亂夸幾句,反正說幾句好聽的話又不花錢,方丈著實將順治捧了個舒服,然后方丈的聲音突然一轉,變得冷峻起來:

      “經過我們幾次開會討論順總的這個方案,我們認為,這個方案固然是十全十美,但與我們清涼寺所面臨的經營困難相比,仍顯得有些不足,這些不足方面就表現在:在這起運作中我們清涼寺被置于被動的位置,這將很難保證我們公司的利益。處在被動的位置上,我們就很難與對方進行平等的談判;處在被動的位置上,我們的資產價值就很難得到公正的評估。因此我和順總商量過來商量過去,最后我們考慮,要化被動為主動,主動出擊,贏取市場?!?

      “那么我們應該如何主動出擊,才能贏得市場呢?”說到這里,方丈的眼光掠過大家,沉聲說道,“這個方法,我們完全可以借鑒賈寶玉的帥哥營銷模式?!?

      “帥哥營銷?”大家愕然。

      “沒錯,是帥哥營銷!”方丈擲地有聲地說道。

      賈寶玉是大觀園公司里較為特殊的一名員工,特殊就特殊在他與董事長賈母關系密切,可以用他的理念影響賈母的市場戰略。

      公司每年都要進行一次明星員工評選,賈寶玉很希望能夠擁有這個榮譽,以便讓賈母喜歡??墒窃趩T工會議上他獲得的選票數量卻很少,這讓他感到說不出來的惱火,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就去找策劃大師癲僧和跛道求教。

      癲僧和跛道交給他一只長頸花瓶,說:“你去把這只花瓶到集市上賣掉,看你能夠賣得多少銀子?!?

      賈寶玉不明白癲僧和跛道為什么叫他賣花瓶,但為了得到解決方案,還是拿著花瓶去了集市。他從早站到晚,站得兩腿酸痛,才終于來了一個顧客,用很低的價錢將花瓶售出了。

      第二天,癲僧和跛道又給了賈寶玉另外一只一模一樣的花瓶,說:“你再去賣賣看,看今天你能賣得多少錢?!?

      賈寶玉到了集市上,剛站了一會兒,忽然癲僧來了,走到他的面前,假裝素不相識的顧客,詢問起花瓶的價錢,并同賈寶玉談起價格來。兩人正談著,跛道也假裝一個顧客過來了,也對這只花瓶表示了濃厚的興趣,愿意出更高的價錢買下它。

      于是癲僧和跛道競相叫起價來,很多人都擁過來看熱鬧,更有人也急不可耐地加入到了競買行列,花瓶價格迅速走高。一會兒的功夫,癲僧和跛道已經不見了,但顧客們仍然在拼命地叫著價,最終,這只花瓶以一個高得連賈寶玉都不敢相信的價格售出了。

      后來,癲僧和跛道對賈寶玉說:“一個人的價值,也正如這只花瓶一樣,它在別人心目中的價格是主觀的,是受外界環境影響的,如果能夠善于利用外界環境,你就能夠迅速提升你的價值?!?

      癲僧與跛道的教導讓賈寶玉茅塞頓開,再回到公司,他到處搜集資料,一旦發現哪家公司有美貌能干的女主管,就立即跑到賈母那里去推薦,賈母聽了后就吩咐鳳姐將對方挖過來。而鳳姐通過對對方的調查,發現確如賈寶玉所說,對方的管理能力有口皆碑,就立即按著賈母的吩咐去做。

      沒多久,大觀園公司里招聘了許多美貌的女主管,同時還有更多美貌的女員工,賈寶玉開心不已地在女主管堆里擠來蹭去,由于他是公司里為數不多的男性主管之一,再遇到像什么評選明星員工之類的事情,女主管們彼此較勁,相互競爭,誰也不肯讓別的女主管占上風,所以,只好讓賈寶玉占到上風了。

      就是這樣,賈寶玉本來不過是一個尋常男人,但由于他將自己置身于賣方市場的環境之中,一下子就將自己的實用價值凸顯了出來。

      講完這個故事之后,方丈大聲地說道:“現在我們清涼寺,正如同大觀園里的賈寶玉一樣,也正如賈寶玉手里的那只花瓶一樣,如果我們不是處在賣方市場之上,就會任由收購者肆意壓價,因此我們一定要向賈寶玉學習,引進競爭者,有了競爭者,才會將我們公司的價值抬高,才會確保各位和尚的利益?!?

      方丈講完了,阿琪立即附和道:“方丈大師講得太好了,講到了公司員工的心坎里,我代表全體公司員工堅決支持方丈的講話精神。事實上,據我所知,市場上有意收購我們清涼寺的公司不止是大清集團一家,我們完全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將公司的價格做上去?!?

      方丈聽了,大為興奮,問道:“還有哪家公司想收購我們清涼寺?”

      阿琪回答道:“對面昌齊的法事公司,早就有這個意向了,我們可以派人先跟他們接觸一下,方丈你看怎么樣?”

      方丈還沒答話,順治火了,質問阿琪:“阿琪,你的男朋友不就是昌齊公司的股東葛爾丹嗎?葛爾丹早就向我提出過讓我們將清涼寺零資產轉讓給他的建議,我沒有答應,現在你又提起這個事來了,你們小兩口是不把公司弄到手不肯罷休啊?!?

      “阿彌陀佛,”方丈痛心疾首地念了聲佛,“阿治,你又犯了嗔戒,你心中有佛,看到的就是佛,現在你心中有魔,看到的美女也成了魔。你要繼續認真學習佛法,要加強自己的修行,什么時候你能夠做到像我一樣,看到美女,就是美女,還大千世界的本來面目,你就得道了?!?

      說完,方丈在阿琪的攙扶下站了起來:“散會,我要和阿琪再研究一下昌齊收購清涼寺的細節問題?!?

      少霖寺弟子

      阿琪獲得了方丈的歡心,全力負責昌齊公司對清涼寺的收購工作,順治沒有說什么,可是業務部經理阿珂卻不高興了。

      阿珂不高興的理由很簡單,因為方丈的決定損害到了她的潛在利益。

      職場中人,無不在為自己的潛在利益而拼搏,支持或反對一個建議,選擇的標準是看自己的利益是否有可能受到損害。這是生物的本能,決不是什么自私或是不顧大局,在任何一個職場精英的眼里,自己的利益是高于一切的,而企業的發展,取決于職場精英們的利益博弈。

      方丈之所以反對順治提出來的由大清集團收購清涼寺的建議,是因為他看不到在這個過程中他的利益是如何得到保障的。

      阿珂反對阿琪的暗中推動由昌齊收購清涼寺的建議,是因為她知道一旦這項事情做成,清涼寺從此就會成為阿琪的天下,這直接威脅到她的既得利益及潛在利益,所以她在心里是決不贊同。

      所以董事會一散,阿珂立即去后山尋找正在興高采烈掘螞蟻穴的韋小寶,一見到他就說:“韋經理,你還在這里忙呢,難道你不知道嗎,清涼寺又在暗中與昌齊的公司相接洽,想讓他們來收購?!?

      韋小寶哦了一聲:“阿珂妹妹,你今天好漂亮耶?!?

      耶你媽個頭,小色鬼。阿珂在心里罵著,臉上卻焦急地說道:“韋經理,你可能不知道,昌齊之所以辭職離開清涼寺另開公司,是因為他和順總長期以來不和,所以如果昌齊收購了清涼寺的話,順總肯定會在公司里呆不下去的。順總已經跟我說了,如果這種事情發生,他就回大清集團,要求董事會改選,他繼續出任大清集團的董事長?!?

      一聽這話,韋小寶撲棱一聲跳了起來:“真有這事?”

      “你看,我還會騙你不成?”阿珂見韋小寶已經上當,不由得心花怒放。

      雖然阿珂是順口胡說,但依情按理,確實存在著這種可能,老順治雖然在方丈面前不敢吭氣,但要是修理康熙還是很容易的,畢竟他是當爹的,當爹的修理兒子,那肯定就是兒子的不對。

      所以,絕不能讓這種情況出現。

      韋小寶正想著,阿珂湊近他,小聲地說道:“眼下要解決這個問題,惟一的辦法就是快一點請大清集團將清涼寺收購了,斷絕昌齊的癡心妄想?!?

      聽了這話韋小寶嚇了一跳,脫口說道:“不成不成,絕不成!”

      “為什么不成?”阿珂奇怪地問道,“難道你們大清集團無意收購清涼寺嗎?”

      韋小寶心想,要是有意收購才怪,可這話又不能說出來,只是急得跟地上被掘開地穴的螞蟻一樣團團亂轉。

      正在為難之際,忽然有兩個和尚提著一壺開水跑了過來:“阿珂阿珂,你在這里啊,我們到處找你都找不到,來來來,咱們用開水澆螞蟻玩?!闭f完這句話,他們才看到韋小寶,驚訝地打量著他,然后失望地搖頭:“阿珂,真看不出來啊,你的孩子都這么大了,斷奶了沒有?孩子的爸爸是誰?”

      阿珂漲紅了臉,嗔道:“別亂講話,這位是大清集團的韋經理?!?

      “噢,原來你就是韋經理啊,幸會幸會?!眱蓚€和尚急忙過來,掏出名片遞上,“我們是少霖寺十八主管中的晦吃晦喝,這次是來清涼寺出差,請多指教?!?

      韋小寶接過名片:“原來是會吃、會喝二位啊,幸會幸會。你們少霖寺是老牌子了,家大業大,十八主管更是大名鼎鼎?!?

      “家大業大是以前的事了,”兩個和尚神色黯然,連連搖頭,“現在寺里邊經營狀況不好,市場太難做了,十八個主管除了我們晦吃晦喝,就是晦睡晦花,卻沒有一個晦掙,跟你們大清集團沒法比啊?!?

      “是這樣,”韋小寶點了點頭,“那你們得想個法子解決這個問題啊?!?

      “是啊,所以我們才不得不出來尋找市場,”一邊說著,兩個和尚四只眼睛充滿企盼地望著韋小寶,“韋經理,你看我們少霖寺公司面臨著這么大的經營壓力,你能不能幫我們想個辦法?”

      “你這邊有壓力,清涼寺經營艱難,我們大清集團的日子也不好過啊,”韋小寶有口無心地感嘆道,“你們出來多久了?”

      “好長時間了,”晦吃搶著道,“我們已經把五臺山的螞蟻窩用開水澆了一遍了,現在正準備澆第二遍,韋經理你也來吧,你先澆?!?

      “不不,還是你先,畢竟這個創意是你們先提出來的嘛?!表f小寶推辭著,心里好像想到了什么,卻不甚清晰,正在這時候,忽然聽到晦喝和尚對阿珂說道:“阿珂,要是我們少霖寺把你們清涼寺收購了就好了,到時候咱們就可以天天在一起捉螞蟻玩,輸了的拿木槌敲腦殼,多好?!?

      阿珂推了晦喝一把:“去你的,凈想美事,我們清涼寺美女員工多,你們要是收購了清涼寺,那還不得改名叫少女寺啊?!?

      “少女寺又有什么不好?”晦吃嘟囔道,“少女寺這個品牌遠比少霖寺更有沖擊力,到時候市場反應一定會很不錯?!?

      “沒錯!”韋小寶突然大叫一聲,“少霖寺就改名叫少女寺了?!?

      “為什么?”晦吃晦喝目瞪口呆地望著他。

      “因為,我打算讓清涼寺收購你們少霖寺,”韋小寶說道,“兩家公司實行資產重組之后,就可以改名叫少女寺了?!?

      “可是我們清涼寺一分錢也沒有?!卑㈢嫣嵝训?。

      “正因為清涼寺沒有現金,所以才需要和少霖寺資源優化,”韋小寶興致勃勃地建議道,“一旦你們兩家公司實行了資產重組,化劣勢為優勢,在市場上形成了強大的震撼力,到那時候還會缺錢嗎?”

      快魚吃慢魚

      聽到韋小寶提出來的由清涼寺收購少霖寺,并改少霖寺為少女寺的建議,方丈目瞪口呆:“這……這……這怕不行吧?”

      “這才什么不成?”韋小寶問道。

      “因為……少霖寺比清涼寺大得多?!狈秸山Y結巴巴地說道。

      “可是,”阿珂反駁道,“方丈你不是曾多次對我們說過的嗎,現在企業競爭,不是大魚吃小魚,而是快魚吃慢魚。少霖寺雖然比我們清涼寺大,可是他們動作遲緩,我們清涼寺雖小,船小好掉頭,正好吃掉它?!?

      “可是……怎么吃啊”方丈糊涂了。

      “怎么吃,是具體執行過程,”韋小寶提示道,“這是中層管理人員需要完成的工作,方丈你作為董事長,重要的是做出吃還是不吃的市場戰略決定?!?

      “我真可以做這種決定?”方丈很是懷疑,“這未免太離譜了吧?”

      “這有什么離譜的?”韋小寶不以為然,“當年大觀園公司并購項目中,賴大家里的公司分明是比大觀園公司小上許多,但仍然是成功地收購了大觀園公司,從而使得賴大家里的公司崛起于市場,發展壯大了起來?!?

      “有這事?”方丈懷疑地問道。

      “當然有?!表f小寶說道。

      當賴大家里的公司做出決定,收購遠比自己這家小公司大出一百倍不止的大觀園公司的時候,所有人都為之大吃一驚。

      但是賴大家里的胸有成竹,她找遍自己的妯娌們——賴二家里的、賴三家里的、賴四家里的、賴五家里的、賴六家里的……賴一百零八家里的,向她們每一家融來了大筆的資金,用這筆錢買下了大觀園公司。在買下之前賴大家里的想,大觀園公司如此龐大,現金流再不充裕也肯定比自己的小公司要強得多,所以,這邊并購方案一簽字,她立即率人搶入了大觀園公司的財務部,看看賬上有多少資金可供她拿來還賴二家里、賴三家里、賴四家里……的債。

      不料,翻開大觀園公司的財務報表,入眼滿目都是應付賬款,居然是負債累累,早已資不抵債了。

      大觀園公司已沒有現金,而賴家妯娌卻跟在賴大家里的屁股后面追債,賴大家里的靈機一動,轉手將大觀園公司加價一成,賣給了賴二家里的,用這筆錢償還了債務,還獲得了一筆利潤。

      而賴二家里的也是用借妯娌們的錢買的大觀園公司,于是也依樣畫葫蘆,再將大觀園公司加價百分之十,轉手賣給了賴三家里的。

      賴三家里的繼續照法辦理,就這樣擊鼓傳花,大觀園公司在賴家妯娌的手里轉了一個圈,賴大家里的以及妯娌們以每一家獲利百分之十左右的方式,消化了大觀園公司,完成了這一起小魚吃大魚,快魚吃慢魚的資本運作。

      聽了韋小寶講的故事,方丈直眨眼不止:“這個故事,你是聽誰說的?”

      “不需要聽誰說,”韋小寶回答道,“大觀園公司盛極而衰,這是業界眾所周知的事情,像這種企業管理與運作的案例,早已是家喻戶曉?!?

      “可是,我怎么就不知道?”方丈仍然不肯相信。

      阿珂感到奇怪:“方丈你日理萬機,敲木魚數念珠,怎么會知道這種小事呢?”

      “可是我應該知道的,”方丈仍然固執地說道,“實際情況是,賴大家里的收購了大觀園公司之后,立即帶人搶占了財務部,恰好一筆業務款打到公司的賬上,賴大家里的就用這筆錢償還了她購買大觀園公司的債務。所以說,賴大家里的是花了十塊錢買了一個裝著幾萬塊錢的錢包,根本不是像你說的那樣離奇?!?

      “那就奇怪了,方丈你怎么會知道得這么清楚?”韋小寶詫異地問道。

      “因為,”方丈回答道,“我就是大觀園里的著名經理人賈寶玉,瀟湘館、怡紅院這兩個分公司都是由我一手策劃并成立的,大觀園公司里所發生的所有事情,我當然都應該知道?!?

      “什么,你就是花花公子賈寶玉?”韋小寶一下子暈了,“聽說大觀園公司一倒閉,林黛玉辭職了,薛寶釵也走了,你卻失蹤了,原來你跑來清涼寺做了和尚。哈哈哈,我說你這清涼寺怎么招收了這么多的美女和尚員工,原來你就是最喜歡和美女廝混的賈寶玉啊,怪不得怪不得,久仰久仰?!?

      “是啊,”方丈賈寶玉嘆息道,“自我削發為僧以來,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從未放棄過心中的雄心壯志,所以才抓住這個機會冊立了清涼寺產業開發有限公司,準備再招收幾萬名美少女員工,再現當年瀟湘館、怡紅院的繁榮景象?!?

      “所以啊,你才應該抓住這個機會立即買下少霖寺,并將其改名為少女寺,”韋小寶趁機推波助瀾,“否則的話,一旦錯過今天這個發展的機遇,再想等第二個機會,那可就千難萬難了?!?

      “好,我決定了,”方丈長身而起,“清涼寺快魚吃慢魚項目工程,從即日起啟動進入執行階段,此一項目由公司總裁順治牽頭,馬上召集公司的業務骨干開會討論這個問題?!?

      賈寶玉年輕的時候風流倜儻、瀟灑不羈,所以落了個花花公子的稱呼,人到老年他對此很是懊惱,總是想尋找機會挽回影響,所以做起事情來雷厲風行、快速迅捷。

      董事會成員聚齊之后,方丈滿懷壯志地講了一下對并購少霖寺并改其名為少女寺的設想,聽得在場之人無不目瞪口呆。阿琪在下面小聲地問阿珂:“方丈說快魚吃慢魚是不假,可咱們清涼寺跟人家少霖寺相比,快在哪里?”

      阿珂白了阿琪一眼:“市場競爭激烈,所以你必須要快,如果你不快,那你就死定了?!?

      阿琪翻了翻白眼,一時之間無言以對。

      產權置換:少霖寺更名少女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撲通……嗷!”

      在嵩山腳下的洗腳屋,正和幾個客戶一起洗腳的少霖寺老方丈聽到韋小寶的建議,先是目瞪口呆,繼而詫異莫名,然后是捧腹大笑,因笑得過于激烈,失足跌進洗腳盆里,被滾燙的熱水燙得嗷的一聲:“哎喲媽喲,燙死我了,小妹我不是跟你說過的嗎,洗腳水又不是殺豬水,搞那么燙干什么……韋小寶,你開什么玩笑?清涼寺那么小的一家公司,還不如少霖寺一家羅漢堂子公司大,它買得起少霖寺嗎?哼,還要改名少女寺,虧你也想得出來?!?

      “清涼寺如果買不下少霖寺的話,你想我會大老遠的跑來找你談嗎?”韋小寶蹲下來,對老方丈推心置腹地說道,“方丈,少霖寺大是不假,可少霖寺再大,跟你也沒什么關系,你現在是少霖寺的寺董,無非不過是拿幾個固定工資而已,連支付今天洗腳妹的小費都不夠?!?

      說到這里,韋小寶的聲音壓低了:“可是,如果你批準了清涼寺收購少霖寺的話,清涼寺將支付你全部收購額的百分之二十,方丈你算一算,那是多少錢?你就是再干三輩子方丈,也掙不來那么多?!?

      老方丈氣呼呼地望著韋小寶:“你說得好聽,這事保險不保險?”

      韋小寶道:“目前這件事,只有清涼寺老方丈賈寶玉,和你、我三個人知道?!?

      “賈寶玉?”老方丈眨了眨眼,“哪個賈寶玉?”

      “就是大觀園公司里的那個老愛泡妞的賈寶玉了?!表f小寶道。

      “哦,原來是他,”老方丈點了點頭,“名人啊,收購不收購的事兒咱們先別談,賈寶玉我得見一見,我女朋友最愛看《紅樓夢》了,天天纏著讓我給她搞到賈寶玉的親筆簽名照片?!?

      “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表f小寶拍著胸脯保證道。

      于是老方丈推開少霖寺中的一應公務,和韋小寶來到了五臺山清涼寺,和賈寶玉見了面。兩人經過幾次三番的激烈談判,終于敲定了最后的并購方案:由清涼寺斥巨資收購少霖寺并改名為少女寺,但兩家公司的原有管理架構仍然不變,老方丈仍然管理少霖——不,管理少女寺,賈寶玉仍然管理他的清涼寺,但兩家的無形資源經此整合,形成了優勢互補,在市場上所處的地位就不一樣了。此外,為了表示清涼寺的誠意,清涼寺還將付給少霖寺老方丈個人全部資產收購額的百分之二十的咨詢服務費用。

      韋小寶保證說:此次并購所產生的大額資金,由大清集團以融資的方式注入到清涼寺。

      正是因為有大清集團的財力在后面做支撐,所以這一項并購業務才得以順利的推進。

      資本說話,韋小寶作為出資方,主導了這次談判的主要進程,在他的要求之下,到了簽約的那一天,在五臺山清涼寺舉辦了大型記者招待會,橫幅彩帶、軍鼓樂團、女子花樣摔跤、男子百米爬行比賽紛紛上演,場面盛大而熱鬧,各大媒體更是紛紛登出了巨幅廣告:“少霖寺引入新股東,老品牌更換新名稱——少女寺成立一千七百八十六周年志慶?!?

      簽約的時辰到了,現少女寺老方丈、清涼寺方丈賈寶玉、韋小寶在眾多的記者簇擁下步出大廳,走向簽字桌,閃光燈照耀之下,少女寺老方丈向歡呼的人群招手示意,同時問了一句:“韋小寶,簽了約之后,你們大清集團的資金什么時候能劃到我們少女寺的賬上?”

      “噢,老方丈,你問這個事啊,”韋小寶漫不經心地說道,“我正要告訴你呢,我們大清集團經過董事會開會研究之后,決定不批準本策劃方案?!?

      “你說什么?”少女寺老方丈為之愕然。

      “我是說,我們大清集團不參與你們兩家的這次資本運作?!表f小寶重復道。

      “那……那那那那你們不參與,誰來付錢吶?”老方丈猶如一瓢冷水澆頭,從頭頂直涼到腳心。

      “那當然是誰買你們少女寺,誰來支付你們錢了,”韋小寶覺得很是奇怪,“這么簡單的事情,難道還用問嗎?”

      “問題是他們清涼寺沒有錢??!”老方丈急得大叫起來,“要不是你們大清集團答應出資,我根本就不可能答應他們這個條件?!?

      “先簽字,簽完字咱們再說?!鼻鍥鏊路秸少Z寶玉想打馬虎眼,哄著少女寺老方丈簽字。

      少女寺老方丈猛地甩開賈寶玉:“你一分錢沒有,還簽什么字?”

      清涼寺方丈賈寶玉不愛聽這話:“這不廢話嗎,有錢誰還搞資本運作???”

      少女寺老方丈氣得跺腳:“你說,賈寶玉你給我說,沒錢你怎么搞?”

      清涼寺方丈賈寶玉微笑道:“老方丈,我們清涼寺是沒有錢,可你們少女寺還是有的?!?

      少女寺方丈怒道:“我們少女寺的錢,跟你有什么關系?”

      “當然有關系了,”清涼寺方丈指點道,“老方丈,現在你已經來不及回頭了,報紙也登了,記者也來了,新聞發布會也開過了,難道你還能反悔說你這個項目不做了嗎?那你豈不成了言而無信的小人了?以后你還怎么再在寺里混下去?再者說了,如果大家都知道你是因為沒有拿到那筆百分之二十的回扣,所以才中止了三方的合作,你們董事會追究起責任來,你是難辭其咎啊?!?

      “那還不是你害的!”少女寺老方丈悲憤交加,對韋小寶怒目而視。

      “不能說韋小寶害了你,大家這不都是做事心切嘛?!鼻鍥鏊路秸少Z寶玉指點道,“老方丈,眼下我們大家都是騎虎難下,要解決這個問題,惟有硬著頭皮把項目做下去?!?

      “可是你明明沒有錢,怎么做???”少女寺老方丈流下了眼淚。

      “惟一的辦法,就是用你們少女寺的錢了,”賈寶玉建議道,“老方丈,現在只有采用賴大家里的收購大觀園公司的做法,由你少女寺先出資,買下我的清涼寺,然后我再拿你買我清涼寺的錢,去買下你的少女寺,這樣錢轉了一圈之后,產生了雙倍的GDP,你、我和韋小寶三個人的回扣,也就在這一系列增值并購中產生了,老方丈,你考慮這個辦法怎么樣?”

      “這樣行嗎?”老方丈有些拿不定主意。

      “怎么就不行?”韋小寶將老方丈推到簽字桌前,對記者們做了一個手勢,立即新聞記者群擁而上,對著簽字的幾方拍起照來。少女寺老方丈看著眼前那一大片照相機,想來想去,知道賈寶玉和韋小寶所說的是他在這種處境下的惟一解脫之路,萬般無奈之下,一咬牙,拿起簽字筆,在并購合同上重重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歷史將永遠記住這個時刻。少霖寺花了一大筆錢,買下了清涼寺,然后清涼寺又拿這筆錢,買下了少霖寺并將其更名為少女寺。

      少女寺終于橫空出世,業界為之驚訝震動。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