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被偷走的那五年  第十三章 我只記得你

      是誰說的,幸福是對重復的渴望。

      她相信自己現在是幸福的。因為她無比渴望未來的每一天都這樣度過,不怕無趣,也不需要別的新鮮感。只要兩個人這樣待在家里慢慢變老就好。

      三個月后。圣誕節。

      Danny在這段時間,逢人便總結他的人生經驗。

      “如果你哥們兒跟你抱怨他的前任,千萬只能信一半,再仗義也得記住,多微笑,少說話。我就是因為很傻很天真,順著哥們兒說那個女人的壞話,添油加醋義憤填膺,為友情兩肋插刀,橫向比較縱向分析,還幫他介紹新女朋友,結果呢?×他媽的,他們倆復!合!了!”

      看著走在他們面前的這對情侶,這就是Danny的內心感受。他正在腹誹,忽然好像被一滴水砸了一下,臉上濕濕的,伸手一摸……“鳥屎!去他媽的,老子真是倒霉到家了!”Danny大叫出聲,走在前面的謝宇和何蔓兩人連忙轉身跑回來。

      何蔓趕緊手忙腳亂地打開手包翻找起來,應該是要拿紙巾幫他擦。Danny看著何蔓熱情的樣子,心理平衡了些,沒想到,她竟然翻出了部手機。

      “你找手機干嗎?”Danny毛骨悚然地看著正對準自己的攝像頭。

      “太難得一見了,”何蔓興奮地對焦,“我得趕緊拍張照片發微博?!?

      親人朋友們都很高興看到他們兩個人的復合,遠在日本的小環發來了一封只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和幾十個感嘆號的郵件;何琪則一臉淡定地表示自己早就猜到了,好像壓根兒不記得之前在自己妹妹面前連謝宇這個名字都不敢提的人是誰;Danny則一個勁兒表示自己早就投誠了,在他們尚未復合的那次結婚紀念日上,他就已經很識相地開始叫她嫂子了,是親朋好友中第一個站對了立場的人,所以看在這個分兒上,他沒完沒了地給謝宇介紹新女朋友的事情應該就此算了……只有公司的同事不太適應。

      不止一名員工表示,以前每天開會的時候感覺像歐美動作大片一樣刺激,兩人劍拔弩張的場面比高速路追車和限時拆彈還緊張,現在呢,膩得像國產愛情片,沒勁兒沒勁兒。

      吵不起來還有什么好看的。

      風暴中心的當事者并沒覺得哪里值得大家這么夸張。

      “復合的感覺?”面對Danny的問題,謝宇認真地想了想,“大概就像是從來沒分開過一樣吧,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啊。如果說有的話……”他朝Danny燦爛一笑,“特別開心?!?

      我就說,情侶都應該手拉手去死。Danny暗地里咬了咬牙。

      為了慶祝重新在一起,謝宇跟何蔓決定舉辦一場圣誕Party,邀請大家一起來慶祝一下。

      謝宇一周前就已經把一棵小雪松搬進了客廳靠窗的角落,何蔓在樹上纏滿了銀色緞帶,枝頭也掛上了可愛的吊飾。

      何蔓滿意地看了看自己精心布置的圣誕樹,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忘了點兒什么。剛才進客廳好像不是為了看圣誕樹的,那她進來是要拿什么的?

      “又怎么了?你最近怎么這么容易忘事???”謝宇刮了刮何蔓的鼻頭。

      “火雞!”

      何蔓想起自己還沒幫火雞上蜜糖,趕緊又沖入廚房。

      她戴著隔熱手套,將火雞從烤爐中取出來,這才想起來自己剛才進客廳是為了拿蜜糖的,怎么空著手又跑回來了?

      何蔓拍著腦袋懊惱地折返了一趟,總算是在火雞表皮上噴上了一層均勻的蜜色,轉過頭去一邊檢查清單,看看還有什么東西忘了準備。

      “蛋糕!蛋糕!”何蔓冒出一頭冷汗??腿硕伎爝M門了,她現在出門去取蛋糕來回至少要一個半小時。

      “又,怎,么,了?”謝宇看著她慌張的樣子,大感頭痛。

      “蛋糕?!焙温呀泿е耷涣?。

      謝宇無奈地捂上了自己的眼睛:“在冰箱里。一個小時前你讓我帶回來的,你自己放到冷藏室的?!?

      “哦,哦,”何蔓不好意思地拍了拍腦袋,“第一次準備這種聚會,忙昏頭了嘛!”

      謝宇哭笑不得,走到何蔓身后,溫柔地摟住何蔓,把下巴抵在她的頭頂上。

      “老婆,自家人聚會而已,不用太緊張?!?

      “你當我心理素質有多差??!就是越怕忘事越容易亂嘛!”

      何蔓說著就看見了自己在櫥柜門玻璃上的倒影,披頭散發,連妝都還沒化,趕緊推開謝宇的手。

      “我還沒化妝!趕緊,趕緊讓開,你把火雞放到烤箱里面去,等我整理一下!”

      “還說不緊張?!笨粗颐ε苌蠘堑暮温?,謝宇皺眉嘆了口氣。

      他想要拿一罐可樂,轉身打開冰箱的冷藏室——里面赫然擺著三只蛋糕盒子。

      “……她這是慌成什么樣了?又不是見婆婆?!敝x宇嘴角抽搐,嘟噥了幾句,關上了冰箱。

      Party進行得很順利,除了Danny和小環等幾個好朋友之外,何蔓的姐姐何琪也來了,還帶了她的丈夫跟可愛的女兒,剛上一年級的美琪。一頓飯吃得賓主盡歡。

      Danny第一次見到何琪的女兒,喜歡得不得了,席間不斷逗美琪說話,小環則在一旁緊張地護著。

      “美琪,你覺得大哥哥長得帥不帥?”Danny笑出一臉花。

      “美琪乖,應該叫大叔,他逗你呢?!?

      Danny白了小環一眼,絲毫沒受影響,繼續問她:“美琪,期末考試考完了嗎?”

      “沒有,”美琪嘟起嘴,“下個月?!?

      “有沒有好好復習呀?”

      美琪用力點頭,玉雪可愛,何蔓在一邊看得心都要化了。

      謝宇湊近她耳邊,輕聲說:“羨慕什么,以后你也會有的?!?

      何蔓紅著臉瞥他一眼。

      “那叔叔考你一道算術題好不好?有沒有信心?”

      美琪繼續點頭。

      “有點兒難哦,聽好。美琪今年六歲,對不對?哥哥現在比你大二十五歲,那五十年后,哥哥比你大幾歲?”

      陷阱,欺負小孩兒。小環用手肘狠狠地搗了Danny一下。

      美琪開始扳手指認真算,樣子可愛極了。何琪和老公相視一笑,臉上也寫滿了驕傲。

      “五十年后,我五十六歲,叔叔,叔叔……”美琪算了半天,忽然十分認真地瞪大眼睛看著Danny,說,“叔叔可能已經死了?!?

      全場大笑,Danny掩面而泣。

      吃完飯之后,Danny故作神秘地把所有人都引到客廳。

      “各位,今天的重頭節目要來了?!?

      何蔓皺眉:“搞什么啊神神秘秘的,你可不許做些奇怪的事情,這里有小孩兒,還有別把我家弄亂了,我好不容易收拾得這么干凈?!?

      Danny完全不理會他,忽然從夾克的口袋里掏出一張DVD高舉在半空中:

      “各位,你們還記得六年前謝宇跟嫂子求婚的經典片段嗎?”

      話音未落,眾人立即歡呼起來。何蔓趕緊站起來,想搶回Danny手中的DVD。

      何蔓大叫:“不要!你給我!別放了!傻死了!”

      何琪的老公從沒看過這盤DVD,看到何蔓和Danny的爭搶,在一旁疑惑地發問:“求個婚而已,有什么好尷尬的?”

      眾人一聽姐夫的疑惑,立刻爆笑起來,現場又是一片歡騰﹕“放片!放片!”

      “下面,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刻!”Danny說著,立即把影碟放進影碟機,影片開始播放。

      六年前。

      鏡頭前,謝宇一人站在公園的涼亭前,小環和幾名好朋友手上各自大包小裹地提著東西,圍在謝宇身旁,而他正在做最后的籌備工作。

      “花和氣球有嗎?”

      小環舉起手上的袋子回應:“就位!”

      謝宇﹕“音樂呢?”

      一個朋友笑道:“在你自己手機里啊,不是說了嗎?到時候我們要先藏在遠處,放了音樂效果也不會好。你設成來電鈴聲了,到時候一個手勢,我就立刻給你打電話,就當是自動播放啦!”

      “哦,哦?!敝x宇不好意思地笑笑,把手機拿出來,試播放了一下,這才暫時安心。

      “那那那,攝像呢?”

      畫面外傳來Danny的聲音:“你他媽瞎??!你剛才是對著誰說話呢?看不到我一直都在拍!”

      對著鏡頭,謝宇對Danny比了個中指。畫面中眾人和此時客廳里的大家一起哄笑出聲。

      “那好!阿蔓十分鐘后就會來,現在大家換好衣服就各自躲起來,千萬不能讓她發現你們,都排練好幾次了,不用我多說了吧?”

      眾人集體大喊:“加油!拿下她!”

      謝宇剛剛對著鏡頭綻放了半個笑容,忽然伸出手摸了摸口袋,臉刷地一下就白了。

      謝宇﹕“我靠,我把戒指落在茶幾上了!”

      Danny的聲音再次出現在畫面外:“謝宇,你怎么不去死??!”

      “我我我現在回家拿!你們在這邊等我!”

      謝宇一邊對鏡頭比畫,一邊著急地沖出畫面,同時畫面外傳來Danny氣急敗壞的聲音:“你不用回來了,干脆一會兒我娶了她算了!”

      客廳里眾人已經笑成一片。何蔓依偎在謝宇懷里,笑得眼睛瞇起來,都看不清眼前的畫面了。

      屏幕瞬間變黑,再亮起時,何蔓已經出現在公園的涼亭前,一臉等得不耐煩的表情。

      Danny的聲音再次賤賤地響起:“這是本臺記者從現場發來的報道。今天下午兩點,烈日當空,蚊子多多,本市某何姓女青年苦等約她來劃船的男友多時,而籌備驚喜求婚的男友卻不見蹤影。根據現場情況推測,該女子情緒十分不穩定,如果男友此時出現,可能會有血腥場面發生,請十八歲以下青少年在家長的陪同下觀看?!?

      這時謝宇慌張地沖進了畫面,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了何蔓身邊。

      “你又要怎樣呀?你有一次不遲到嗎?為什么不接電話?是睡過頭還是忘帶鑰匙了?”

      何蔓像一挺機關槍,謝宇趕緊不停地賠笑道歉,并試著想轉移話題。

      “別生氣別生氣……”

      “那你說,我生氣有沒有道理?”

      “有有有?!?

      “有道理我為什么不能接著生氣?”

      謝宇語塞:“那,沒道理?!?

      “你讓我在大太陽下面等了四十五分鐘,你說我生氣沒道理?!”

      Danny壓抑的笑聲像背景音樂鋪陳在畫面外。

      謝宇決定直奔主題:“蔓,你記得我們相識了幾年嗎?”

      何蔓:“本來早就應該認識了,但是你來晚了,一下子就少了好幾年。我現在只知道,我在這邊等了你四十五分鐘!”

      謝宇跑了一身汗,求婚卻因為何蔓而遲遲不能進入正題,火氣也被拱上來了:“你能不能別再諷刺我?難得出來一趟,不能消消氣嘛!”

      “啊哦,小伙子,你死定了。神仙也救不了你了?!碑嬅嫱獾腄anny仍在盡職地直播。

      何蔓當場尖叫起來:“你也知道難得出來嗎?那你干嗎還要遲到?你這么一個成年人不會連一點點時間觀念都沒有吧?你說,我哪次不是等你半個小時以上?”

      知道Danny正在偷拍,謝宇拼命冷靜了一下,趕緊對何蔓賠禮道歉,希望她盡快冷靜下來:“好好好,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以后再也不會遲到了,好不好?”

      “這句話我已經聽了好幾年了!你什么都不會,就只會浪費我的時間!”

      “我今天是給你準備了驚喜的?!?

      “你連遲到都跟平時一樣,還能怎么給我驚喜?”

      Danny低低地評論道:“……嫂子……好口才……”

      謝宇臉色沉了下來,兩人之間一陣沉默。

      這時,躲在遠處草叢里搞不清楚狀況的小環拿著玫瑰花從何蔓身后跑出來,Danny趕緊猛烈揚手,叫小環躲回去。

      Danny輕聲道:“傻啊你!出來干嗎!回去呀!”

      這邊謝宇的表情已經處在暴怒的邊緣:“不要吵了好不好?我今天真的有重要事情要告訴你?!?

      “我現在沒心情聽,我聽到你的聲音就覺得煩?!?

      再也拉不下臉的謝宇終于爆發了,他氣得伸出手指著何蔓,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遠處的朋友只看到他伸胳膊比了個手勢,連忙撥打了謝宇的電話。

      事先挑選好的求婚音樂這時以鈴聲的形式炸響在謝宇耳邊,簡直像是一種不合時宜的羞辱。謝宇氣得掏出手機,狠狠地朝地上摔了下去。

      “你還敢跟我發火?!”何蔓也爆了,“摔手機算什么本事???我也會??!”

      何蔓剛從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機,忽然停住了,又揣了回去。

      然后小跑幾步,彎下腰,把謝宇扔在地上的手機撿起來,然后再次狠狠地,朝著地面摔下去。

      “何蔓,你有種摔你自己的??!”謝宇已經氣得冒煙了。

      “我憑什么摔我自己的!”

      地上的手機還在頑強地播放著音樂,Danny在一旁備受震撼地喃喃道:“諾基亞是真抗摔啊……”

      這邊,謝宇和何蔓的戰況愈演愈烈。

      “好,好,”謝宇指著何蔓,“有種你接著摔,摔這個!”

      謝宇從兜里掏出放鉆戒的小盒子,朝著何蔓扔了過去,轉身大步離開。

      何蔓看到地上的鉆戒,驚訝地捂住了臉說不出話,她看看地上的鉆戒盒子,又抬頭看看遠去的謝宇,再低頭看看地上的鉆戒盒子。

      下一秒,她趕緊從地上撿起戒指,從謝宇身后追了上去。

      Danny也跟著跑起來,畫面隨之顛簸起來。

      “你跑什么啊,求婚不早說,嘮嘮叨叨只顧惹我生氣!”

      “我有什么好說的,我的聲音那么煩!”謝宇頭也不回。

      “別生氣了好不好?求婚不是應該跪下來嗎?哪有你這樣的,耍無賴嘛!”何蔓追得氣喘吁吁。

      “要跪你自己跪!”

      何蔓一愣,馬上大步跑起來,一把拉住前方謝宇的手,拽住了他。然后,打開戒指盒,單膝跪在了地上。

      “老婆,別生氣了,嫁給我吧?!焙温鲆曋x宇,笑著說。

      客廳里全場尖叫。

      “誰嫁誰??!”何琪的老公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畫面中的何蔓趁著謝宇一臉呆傻時,取出戒指戴在了他的左手小指上。

      “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

      客廳里的人已笑得東倒西歪。謝宇從背后抱著何蔓,摟得緊緊的。何蔓后背緊貼著他的胸口,那里傳來悶悶的跳動。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轉身問起小環:“對了,你們那天到底是安排了什么節目?那些花啊氣球啊都沒用上,好可惜……”

      小環正要說,被謝宇出言阻止。

      “誰叫你當天發脾氣,那就一輩子都不要知道好了?!?

      人都走光了,客廳有些冷清。

      何蔓一邊洗碗一邊看著不遠處客廳里暗下來的圣誕樹和茶幾上吃光的零食,不知怎么,忽然覺得有些心慌。

      好時光總是會結束。

      或者說不會結束的,不配叫作好時光。

      她也說不清為什么,就是突然很想哭。像是幸福到了一個極致,必然害怕失去。

      是誰說的,幸福是對重復的渴望。

      她相信自己現在是幸福的。因為她無比渴望未來的每一天都這樣度過,不怕無趣,也不需要別的新鮮感。只要兩個人這樣待在家里慢慢變老就好。

      眼睛不覺有些濕潤。

      “哭什么?”謝宇端著杯子走過來時,嚇了一跳。

      “沒什么,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快來‘大姨媽’了?”

      “滾!”何蔓瞪了他一眼,繼續低頭洗碗。

      謝宇靜靜地看著,開口喚她:“蔓?!?

      “嗯?”

      “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是怎么喜歡上你的?”

      何蔓笑了:“記得?!?

      負責迎新生的學長,幫學妹們扛東西走進女生宿舍樓,無意中往洗漱間掃了一眼,看到一個長發披肩的姑娘正背對著他刷杯子。

      學長不知怎么就胡思亂想起來,如果哪天自己有老婆了,飯后刷碗的背影,是不是就是這個樣子?

      他愣在那里,安靜地看著這個連長相都不知道的姑娘,直到有別的女生從洗漱間旁的女廁所走出來,看到這個站在門口的癡漢,嚇得尖叫起來。

      “變態啊啊啊啊?。。?!”

      學妹這時候才轉過身來,陽光灑在她的長發上,隨著轉頭,帶過一道動人的弧光。

      ……后來,學長就和這個喊“變態啊”的姑娘結婚了。

      “除了會尖叫,我也會刷碗??!”何蔓氣得把百潔布扔進水槽,“我的背影沒她好看嗎?!”

      “我早就不記得她的背影是什么樣子了。我只記得你?!?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