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大明王朝的七張面孔  第四章 割據一方:朱元璋成功的三大法寶

      【異常順利的帝王之路】

      二十五歲以前,朱元璋一直沉淪于社會最底層,命運悲慘,一無所有。

      從二十五歲到二十八歲,朱元璋的命運曲線出現了一波迅猛的上升:

      二十五歲那年,他投身郭子興軍,當年,成為郭子興的干女婿。二十六歲,因為招來徐達等七百名軍人,從普通親兵升為鎮撫,成為中級軍官。

      二十八歲,郭子興去世,他就成為郭軍的實際領袖。短短三年多,就從一個社會最底層的窮和尚上升為元末義軍“群雄”之一。

      從二十八歲到四十一歲這十三年,則是他正式走上帝王之路的十三年。

      這十三年雖然有過大驚大險,基本上也是節節上升,一路走高:

      二十九歲,他率軍攻下江南重鎮集慶(南京),正式建立了自己的根據地。

      三十歲那年,他連續攻占了長興、常州、寧國、江陰、常熟、徽州、池州、揚州等地,建立了屬于自己的根據地。

      三十一歲、三十二歲這兩年,他攻取了富庶的浙江東部,根據地擴展一倍。與陳友諒、張士誠并肩成為江南三巨頭。

      三十三、三十四歲這兩年,他兩次擊退陳友諒的進攻,并在三十四歲被小明王封為吳國公。

      三十五、三十六歲這兩年,朱元璋從守勢轉入攻勢,在鄱陽湖大戰中擊敗自己進軍帝位上的最大對手陳友諒。

      四十歲這年,經過三年征戰,他消滅了另一個勁敵張士誠,江南已經盡為他所有。

      四十一歲,他在應天(朱元璋于1356年將集慶改名為應天,即南京)稱帝。同年,徐達北伐成功,元帝北逃。

      回顧朱元璋從乞丐到帝王的道路,實在是太順利了。中國歷史上另一位著名的布衣皇帝劉邦,在稱帝前經過了被項羽“發配”到四川、稱帝后諸將連續叛變等大起大落,沒有朱元璋順利。從社會最底層到社會最高點,朱元璋卻如同一支一路漲停的績優股,沒有什么懸念。

      其實,論狡猾機變,朱元璋在元末群雄中不過中等偏上水平。那些游民出身的起義領袖,哪一個不是世事洞明,人情達練。比起首鼠兩端,兇殘厚黑,朱元璋并不見得勝他們多遠。論起戰略戰術,朱元璋雖然勝人一籌,但也做不到步步高明。

      朱元璋之所以在諸雄中脫穎而出,決定性的因素在于他身上具有那些草莽群雄所沒有的另一些至關重要的品質。

      【元末明初第一影帝】

      朱元璋帝業成功的第一個原因,是他善于征取人心。

      歷代農民起義者雖然據說是歷史中最先進因素的代表,但絕大部分人素質并不高。從各地義軍領袖的綽號我們就能看出一二:什么“棒胡”、“韓法師”、“芝麻李”、“金花小姐”……他們一般都出身流氓無產者,之所以成為亂世英雄,是因為他們有常人所沒有的勇敢和殘酷,文化素質低下、眼界狹窄、目光短淺卻是他們的通病。這些綠林英雄治下的眾多好漢們,起兵之初沒有完整計劃,起兵之后熱衷于“走府過縣”,燒殺搶掠。他們并不像傳說中的那樣“劫富濟貧”,一心幫助階級兄弟。他們連階級兄弟也搶,甚至在大戶逃亡凈盡的時候,他們主要要靠搶階級兄弟們為生。就拿郭子興的隊伍來說吧,“郭子興的隊伍原來紀律很差。剛起義時,他們占領濠州,‘哨掠四鄰’,往往不分青紅皂白,不僅剝奪地主富豪,也打劫一般平民的財產,有時甚至放火焚燒廬舍,弄得人家屋無根椽片瓦,墻無立堵可觀?!粌稍?。越境犯他邑,所過亦然’。攻占和州,仍未改舊習,‘破城橫暴’,隨意砍殺擄掠,搶劫婦女,鬧得百姓妻離子散,民心惶惶”(陳梧桐《洪武皇帝大傳》)。

      而朱元璋卻從不像那些好漢們那樣放任自己,今日狂歌痛飲,明朝棄尸馬前。他參加起義,不是出于一時的沖動,也不是出于對“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的向往。這是他經過深思熟慮后作出的慎重選擇,他要的是安身立命,飛黃騰達。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只有那些看出五步之外棋局變化的人,才能笑到最后。

      這個后來被證明是中國歷史上最殘酷的皇帝之一的人,此時對百姓擺出的卻是一副和善的面孔。他深知戰爭中人心的向背取決于軍隊的紀律。他對手下大將說:“我每次聽說你們攻下一城之后不亂殺人,就打心眼里高興。林子里有老鷹,別的鳥就不來了。你軍紀不好,百姓們就會逃跑?!彼?,獨自帶兵不久,他就開始注意軍紀問題。

      至正十五年(公元1355年),朱元璋攻占和州之后,手下軍人照老例燒殺搶掠。朱元璋首次召集手下大小頭目,鄭重宣布:“城破之后兄弟們都搶了不少女人。我規定,以后只許搶沒結婚的少女,那些結了婚的,一律給我放回去!”(《皇朝本紀》)他召集全城的男人集合到州衙門前,把那些搶來的已婚婦人列隊送出,讓夫妻相認。全城百姓奔走相告,感激涕零,朱元璋成了和州人的大恩人,他的恩德被和州百姓久久傳頌。

      朱元璋渡江作戰,是為了給自己奪取天下奠定基礎。以前的奮斗是為了生存,以后的奮斗卻是為了發展。要發展,就要立足長遠。因此,他必須樹立一股新風,讓天下百姓耳目一新。

      在渡江戰役之前,朱元璋部的習慣是攻下一座城市后,總要大搶幾天。

      然而從渡江戰役開始,朱元璋定下了攻城后禁止搶掠的新規。攻占太平后,有個小兵不遵軍令,動手搶劫,即被朱元璋的親兵隊斬首示眾。當然,朱元璋也不會虧待有功將士,太平路的富戶們識相,“捐獻”了一大批金銀財帛,朱元璋下令分給諸將士。將士們雖然沒有上街擄掠,所得倒也不比搶劫所得少多少,一個個又轉怨為喜。此舉以后成為定制:破城之后,不再搶劫,而是集中沒收大戶的財產,平均分配,軍人百姓,兩相安靜。老百姓因此對朱軍感激涕零。

      中國老百姓就是這樣容易滿足。在亂世之中,握有暴力的人不全力殘害他們,他們就會感激不盡。在后來朱元璋攻滅張士誠的戰役中,張士誠兵盡糧絕,走投無路,舉火自殺。因為他只燒了自己的王府,沒有燒掉全城百姓的房屋,城內百姓對他感激得無以復加,一直尊敬地稱呼他為“張王”。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每逢張士誠的生日七月三十日晚上,蘇州人就燒九四香(張士誠原名九四),點地燈來紀念他。所以,朱元璋軍在元末諸軍中“獨不嗜殺”,很快就贏得了老百姓的衷心擁護,為朱元璋建設根據地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朱元璋抓軍紀,經常以身作則,甚至曾經上演過列寧與衛兵的故事。親征婺州時,朱元璋有次睡不著覺,半夜上街散步。街上的巡邏士兵根據宵禁令出面阻攔。隨行小先鋒張煥告訴巡軍,這是位“大人”,要求放行。巡軍拒不答應,說:“我不知是何大人,只知犯夜者執之?!钡诙?,朱元璋就賞給巡軍二石米,“后不夜出”。

      這個時候的朱元璋,自我要求極嚴,一副清新向上之氣。部下進獻戰爭中得來的金玉裝飾的馬鞍轡,他退了回去,說:“吾方有事四方,所需者文武才能,所用者谷粟布帛,其他寶玩非所好也!”江西送來繳獲的一張陳友諒用的鏤金床,他下令砸毀,說:“此與七寶溺器何異!”文人學士聽到這些,紛紛感動涕零說,此真非尋常人能及也!

      當然,這種展示自制的行為有時難免流露出土匪氣?!秶跏论E》載:

      “太祖親征婺洲,有侄男子進女子一人,約二十歲,能作詩。太祖曰:‘我取天下,豈以女色為心,誅之于市,以絕進獻?!?

      朱元璋最后下令把這位才女推到街頭,當眾斬首。目的是通過這種方式告訴其他將領,不必再獻這類“東西”了。本來殺掉的或者說受處罰的應該是他的侄子而不是這名女子,不過朱元璋和時人都不這樣認為。所以《國初事跡》才這樣公然記載,將此作為朱元璋“英明偉大”的證據。

      在朱元璋的軍紀面前,沒有任何特殊人物。不管層級多高的將領違反軍紀,朱元璋也都毫不寬容。胡大海領兵圍攻紹興,他的兒子胡三舍、王勇等三人犯酒禁,朱元璋命人拉出去砍頭,都事王愷出面求情:“胡大?,F總兵攻紹興,可以本官之故饒他?!敝煸按笈?,說:“寧可胡大海反了,不可壞了我號令!”當下就拔刀把胡三舍等三人殺死。

      連親情在紀律面前也不起什么作用。親侄朱文正是大饑荒后他剩下的唯一親人,跟隨朱元璋打仗屢立戰功。然而他恃親恃功,胡作非為,他“專求民間閨女,用則數十日,不用即投之于井,為數甚多”,朱元璋大為惱火,下令以“不諫阻”的罪名殺掉朱文正的部下郭子章、劉仲服、衛達三元帥,將其隨從頭目五十余人挑斷腳筋,甚至準備將朱文正處死。直到馬夫人出面苦苦勸阻,才免他一死,將他解送鳳陽守護先人墳墓。朱文正耐不住寂寞,逃跑“謀奔敵國(指張士誠)”,抓回來后,被朱元璋一頓鞭子活活打死。

      經過雷厲風行的整頓,朱元璋的隊伍終于變成一支軍容整肅、紀律嚴明、服調遣、聽指揮的隊伍,攻城略地,“秋毫無犯”,“市井宴然”,根據地的官員也一個個奉公守法,不敢胡作非為。

      朱元璋的這些與眾不同之處,不僅使底層百姓感激涕零,也使地方精英敏銳地發現了他是可以依靠之主。因此,當他在太平禁止搶劫之后,太平路的老儒陶安拜見朱元璋,說:“我輩今有主矣?!睘槭裁??因為朱元璋讓他們在紛亂無序的亂世中看到了一線建立有序政治的希望。各地精英人物因此紛紛來投,朱元璋的大名日益廣播。

      【惠民減負措施】

      攻占集慶之后,朱元璋躊躇滿志,心潮澎湃。他登上城樓,極目遠眺,這座城池果然如同想象一樣雄偉壯麗,周圍形勢也果然如傳說一樣虎踞龍盤。他的帝業計劃第一步順利完成,他相信,憑借自己這顆與眾不同的大腦,他的最終目的也一定會水到渠成。

      在歷代,農民起義軍大部分是流動作戰,打到哪是哪。朱元璋卻不是這樣。他做事,從來穩扎穩打,步步為營。吃掉一塊地方,就要徹底消化,將之建成自己的根據地,然后再向外擴展。

      要建立根據地,最重要的是解決軍隊的糧食問題。對于農民起義軍來說,軍需往往是最讓他們頭疼的問題。和元末大部分農民軍一樣,朱元璋軍以前解決糧草供應問題的方式有兩種:“稍糧”和“檢刮”。

      所謂“稍糧”,又稱“寨糧”,是一種有組織有紀律的比較文明的搶劫。以前朱元璋軍出征之時,都不帶糧食,而是隨行隨搶。具體搶法是在遠近鄉村山寨“書押大榜(張貼告示),招安鄉村百姓,歲納糧草供給”。

      也就是說,命令各村村長里甲交納糧食草料。如果拒絕呢?那當然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玉石俱焚殺無赦了。但是,這種搶劫和我們下面提到的“檢刮”比起來,對元末百姓已經是一種極大的恩惠。許多軍隊實行的是“檢刮”,“檢刮”二字從字面上就可以看出端倪:“檢刮者,盡取而靡有孑遺之意”,也就是見什么搶什么,翻箱倒柜,扒房掘地,如梳如篦,一點不留。軍隊走了,老百姓也隨之一無所有。不僅農民軍如此,甚至有的官軍也是這樣。比如湖廣苗軍元帥楊完者,因為元廷不向他們提供軍餉,他們就四處抄掠,“所過無不殘滅”。所以,遇到一支寨糧的軍隊,一般來講不會被百姓拒絕,他們再窮再苦,也會勒緊褲帶,擠出點東西來,把“軍爺”們打發走,然后還要感謝蒼天讓他們遇到一支文明之師。

      而如今,有了自己的根據地,朱元璋決定改變解決糧食問題的方式,不便再強行征?。核麤Q定興起“大生產運動”,在自己的占領區實行“屯田”。龍鳳四年(至正十八年,公元1358年)二月,他任命康茂才為營田使,專門負責興建水利。又分派諸將在各處開荒墾地,立下規矩,用生產量的多少來決定賞罰。他發布命令說:“若兵食盡資于民,則民力重困。故令爾將士屯田,且耕且戰……自今諸將宜督軍士,及時開墾,以收地利,庶幾兵食充足,國有所賴?!睅啄旯し?,屯田就成績顯著,倉庫皆滿,軍食豐足。龍鳳六年閏五月,朱元璋正式下令廢除“寨糧”制度,全面實行百分之十的“十一稅”,大大減輕了百姓負擔。

      除了減輕農民負擔,朱元璋還對根據地內的“自發土改”予以事實承認。龍鳳四年親征婺州之時,他“命籍戶口”,也就是開始登記百姓的地產。當時許多地主逃亡,土地被貧民占領,朱元璋對現狀一律予以承認。由于朱元璋的支持,許多地區的農民都積極行動起來,奪取地主的土地和財物。如朱元璋的軍隊打到諸暨,地主趙淑攜帶田契逃入深山窮谷,他的家產全都被農民奪占,“無纖毫存”。朱元璋親征婺州,地主俞元瑞從鄉下逃往處州城里,處州被攻克后,他也遭到農民的清算,“家業蕩然,遺田數畝而已”。朱元璋還“令民自實田”,也就是發動群眾,進行田產清查,不許地主瞞報土地,少交賦稅。這些措施使根據地內的土地分配平均化,大大刺激了小農的生產熱情。

      事實證明,朱元璋的眼光確實遠高于其他農民軍。屯田政策和“自發土改”徹底解決了“軍民”、“民民”之間的緊張關系,老百姓歡呼圍堵,紛紛來投。根據地內人口劇增,秩序井然,農業生產迅速恢復,為朱元璋政權提供了有力的財政支持。打仗,很多時候較量的是背后的經濟實力,朱元璋由此有了遠比他人豐厚的資本。

      隨著政治地位的不斷上升,朱元璋越來越認識到,一個出色的政治家,必須是一個高明的演員。在建國之前,朱元璋最拿手的是扮演仁慈的角色。

      朱元璋對根據地人民關懷備至,總是把他們的疾苦放在心里。龍鳳三年(公元1357年),他親征婺州,召見當地民眾代表,詢問他們對軍隊有什么不滿。一個民眾代表說,守將鄧愈隨便征發老百姓筑城,不給一分報酬,還要自帶工糧,老百姓頗有怨氣。朱元璋立刻嚴肅地批評了侍立一旁的鄧愈,命令他立刻停工。

      為了突顯自己的仁慈,他對根據地老百姓采取輕刑政策。龍鳳三年十二月,朱元璋下令釋放監獄里的所有輕重罪囚。次年三月,他又分派官員巡視各地,大面積減輕刑罰。有的官員不理解朱元璋的政策,認為“去年釋罪囚,今年又從末減,用法太寬,則人不懼法,法縱弛,無以為治”。也就是說,有部下說他用刑太寬,他卻說:“老百姓受的苦夠多的了,如今歸順于我,我當然應該照顧照顧。用刑應該以寬厚為本,對人應該以仁慈為本。我要盡最大努力,使老百姓不受冤獄之害?!?

      在登基之前,朱的部隊一直是“仁義之師”,朱本人一直是行“王道”的表率。由此民心歸附。豈料據有天下,全國人民被納入他的牢籠之后,他從寬厚仁慈一變而苛刻殘酷,舉起手中的鞭子和屠刀,宰割天下,殘殺功臣,成為讓所有人膽戰心驚的魔王。其實,變的并不是朱元璋的本性,而是時勢。登基前,他有求于各個社會階層,需要獲得他們的支持。登基后,百姓已經成為他牧下的牛羊,他當然樂于以屠刀和鞭子指揮他們前進。

      【攻心為上】

      除了善于籠絡民心,朱元璋也十分擅長收買對手的“軍心”。龍鳳二年,朱元璋俘虜了陳兆先軍三萬六千人。朱元璋很欣賞這支軍隊的戰斗力,為了征服軍心,朱從俘軍中挑出五百名精壯,說要安排給他們特殊任務。這些人不知道朱給他們什么任務,惶惶不安。到了晚上,朱把自己的親兵撤走,讓這五百人做自己的侍衛。自己鉆進帳篷,脫下戰甲,倒頭就睡。這五百人感動不已,從此死心塌地效忠朱元璋,三萬六千俘虜也由此軍心安定,很快成了朱軍的主力。

      在鄱陽湖大戰中,陳友諒因軍事進展不順,心情不好,對俘虜的朱軍大開殺戒,表現得毫無風度。朱元璋卻利用俘虜,大造政治攻勢。他聽到陳友諒殺俘的消息之后,命令全部釋放陳軍俘虜,有傷的派大夫治療,然后悉數發給路費,遣送回家。兩相對比,高下立判,對瓦解陳的軍心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對待那些不愿意投降的元朝舊將,其他起義軍一般就殺掉了事。朱元璋卻以極大耐心,千方百計勸降,招降之后,也敢于放手使用。元朝都元帥康茂才在應天戰敗,被朱元璋勸降。后來他作戰有功,第二年就被提升為秦淮翼水軍元帥。元朝“義兵”元帥朱亮祖先在太平被俘,朱元璋立刻委以重任。不料幾個月后他又叛歸元朝。后來在戰斗中又一次被朱元璋俘獲。朱元璋愛其武勇,再次釋放他,命他帶大隊兵馬跟徐達等人去攻打宣城。朱亮祖由此傾心賣力,為朱元璋屢立戰功。

      有些人被俘后拒不投降,朱元璋也不加虐殺。如元朝萬戶納哈出在太平被俘,朱元璋“待之甚厚”,百計勸降,納哈出卻表示:“我本北人,終不能忘北?!敝煸皼Q定放他北返,徐達等人都不同意,“恐貽后患”。朱元璋卻堅持己見,發給路費,放他們回到蒙古。

      有的時候,朱元璋的寬大仁慈甚至到了“演過頭”的程度。如元軍林元帥在應天被俘,朱元璋讓他出任原職,權力不減。但不久他又拉著隊伍逃往杭州。朱元璋得到消息說:“林思舊主,既去勿追?!辈患幼钄r地讓他逃跑。

      后來的歷史事實證明,朱元璋的寬大仁慈并不是出于天性,他的過人之處,就在于能長久地把自己的本性深深地掩藏起來。當然,一旦形勢變化,不再需要他繼續表演,他會馬上露出自己的獠牙。

      比如統一戰爭進入后期,天下大局已定,朱元璋就停止了他優待俘虜的政策。至正二十六年(公元1366年),大將徐達攻下了張士誠領地內的高郵,朱元璋要求將那些沒用的俘虜一殺了之:因為大元天下馬上會成為朱元璋囊中之物,他不再需要用優待俘虜政策來收買敵人的軍心了,留著這些俘虜,只能意味著浪費自己的糧食。然而徐達不能準確理解朱元璋的意圖,殺俘不夠徹底,接下來攻打淮安時,也沒有繼續殺俘,氣得朱元璋于龍鳳十二年三月寫了一封信,責問他為什么不多殺人:

      〖吳王旨令說與總兵官徐達,攻破高郵之時,城中殺死小軍數多,頭目不曾殺一個。今軍到淮安,若系便降,系是泗州頭目青黃旗招誘之力,不是你的功勞!如是三月已過,淮安未下,你不殺人的緣故,自說將來!依奉施行之?!?

      次年八月,朱元璋再派徐達、常遇春率領二十萬大軍出征張士誠,俘虜了張軍六萬人。朱元璋簽發了親筆密令,要求處死大部分戰俘:

      〖吳王親筆:差內使朱明前往軍中,說與大將軍左相國徐達、副將軍平章常遇春知會,十一月初四日捷音至京城,知軍中獲敵軍及首目人等六萬余眾,然而俘獲甚眾,難為囚禁。今差人前去,叫你每軍中將張軍精銳勇敢的留一兩萬,若系不堪任用之徒,就軍中暗地去除了當,不必解來?!?

      這封親筆信顯示,這一役朱元璋部至少殺掉降卒四萬。

      【收買文化名人】

      朱元璋成功的第二個原因,也是他與普通武夫最大的不同點,是他的知識分子政策。

      草莽群雄最容易犯的錯誤是對待知識分子的態度。一方面,他們因為本身文化程度太低,在知識分子面前難以擺脫自卑感;另一方面,他們的粗豪氣質又與知識分子格格不入,十分反感知識分子的酸文假醋。所以,大部分起義軍領袖對讀書人沒有好感,抓到之后多是一殺了之。朱元璋卻不一樣,也許是受父母的影響,他從小就知道敬重讀書人。

      正如阿Q之不敢與趙秀才說話一樣,投奔起義軍以前,朱元璋沒“資格”也沒機會和讀書人打交道。對這些滿腹詩書的“老爺”,身處社會最底層的他滿懷敬慕,卻高攀不上。起義使一切顛倒了。朱元璋領兵自立之初,就有知識分子主動來投奔他。第一位是定遠人馮國用。馮國用家境富裕,從小頗讀過一些兵書戰策,是朱元璋起兵以來接觸過的第一個讀書人。朱元璋自然受寵若驚,對他十分重視,一有時間就和他聊天。馮國用在他面前展開一幅地圖,向他介紹說,集慶這個地方,古稱建康,形勢極好,古人常說“金陵龍蟠虎踞,帝王之都”。要得天下,就得先占了這個地方,“先拔之以為根本,然后四出征伐,天下不足定也!”

      朱元璋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地圖。一看地圖,周圍形勢包括天下大局一目了然,不禁大喜。正是在馮國用的建議下,他確定了渡江發展的戰略。

      在進攻滁州的路上,有一個叫李士元的歙(shè)縣(今屬安徽省黃山市)人前來求見,他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李善長(據俞本《明興野記》載,李士元于龍鳳二年改名為善長)。李善長頭腦清楚,善于料事?!吧儆兄居?,讀書粗持文墨”,“習法家言,策事多中”,聽說朱元璋帶兵路過,“謁道旁”求見,想看看這個人是不是個能成事兒的主兒。朱元璋和他一見如故,聊得十分投機。

      李善長說,我看到您,馬上想起一個人來。

      朱元璋問:誰?

      李善長說:漢高祖劉邦!他和您一樣,也是起自草野,現在的形勢,和當初的漢高祖劉邦差不多:

      〖秦亂,漢高起布衣,豁達大度,知人善任,不嗜殺人,五載成帝業。今元綱既紊,天下土崩瓦解。公濠產,距沛不遠。山川王氣,公當受之。法其所為,天下不足定也?!?

      朱元璋也聽說過劉邦這個么人,不過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個人和自己有什么關系。聽李善長這么一說,他茅塞頓開,連連點頭“稱善”。知識分子的種種建議讓還在黑暗中摸索的他如同遇到明燈,通往皇位的道路在他頭腦中一下子清晰起來。他任命李善長為掌書記,從此將劉邦視為自己的偶像,開始不斷鉆研他的事跡。

      通過與讀書人的交往,朱元璋深刻地認識到,“知識就是力量”,知識分子眼界寬,計謀多,用之則為力,驅之則為敵。而且這些人在地方上往往影響巨大,“能左右一方老百姓的態度。把他們爭取過來,一方百姓也就跟著過來了”。隨著和讀書人的接觸多了,他也知道請讀書人成本不高:只要客氣點,給足他們面子,讓他們吃得好穿得好,再給個虛職,他們就會感激涕零,為你賣命?!百M得不多,賺頭極大,真是劃算的買賣?!币虼?,嘗到了甜頭的他一路征戰過程中,遇到讀書人,就盡力延攬。甚至在手下的將領出征時,他也經常囑咐他們,聽說哪個地方有知名的讀書人,一定要把他們帶回朱元璋這里。有時,還派專人攜帶大量金銀財寶,四處打聽哪有讀書人。

      徽州老儒朱升學名很大,攻打皖南時,朱元璋仿效劉備三顧茅廬,“微服從連嶺出石門,親臨其室”,向他請教奪天下大計。結果朱升說出了一句名言:“高筑墻,廣積糧,緩稱王?!?

      朱元璋聽人說,鎮江有個讀書人叫秦從龍,學問很大。徐達出征鎮江的時候,朱元璋特地交代要他去拜訪此人。徐達找到秦從龍后,朱元璋又親派自己的侄兒朱文正和外甥朱文忠帶著大批白銀、綢緞前去禮聘。秦從龍來到南京后,朱元璋特意到城門外迎接,安排他和自己住在一處,“朝夕訪以時政”,“事無大小,悉與咨謀”,“稱先生而不名”。每年到秦從龍生日之際,朱元璋“皆有贈遺,或親至其家,與之燕飲,禮遇甚厚”。這些做法傳出去,廣大知識分子深受感動。

      當時的讀書人,大多數曾與農民軍為敵,對朱元璋既疑且懼。朱元璋特地宣布:“吾當以投誠為誠,不以前過為過”,只要誠心歸附,一概既往不咎。還有一些知識分子瞧不起他這個出身寒微的山大王,嫌紅巾軍氣味不對,躲在山里不肯出來。朱元璋也不以為忤,而是愈加低聲下氣千方百計,絕不放棄。

      當浙東大部平定之后,名士劉基(劉伯溫)“自以仕元,恥為他人用”,說什么也不肯出來為朱元璋所用。朱元璋叫處州總制孫炎派人去力請,孫炎于是寫了一封洋洋數千言的信,反復說明利害,非要他出山不可,又叫他的朋友陶安和宋濂分別贈詩勸說。劉基實在沒有辦法,這才勉強出山。龍鳳六年三月,他與宋濂、葉琛、章溢三位名士一起來到應天,朱元璋大喜過望說:“我為天下屈四先生耳!”下令在自己住宅西邊蓋了一座禮賢館,把他們請到那兒去住。跟劉基說話,從來都稱“老先生”,在給劉基的信中這樣開頭:“元璋頓首奉書伯溫老先生閣下”(《慰劉基書》、《諭劉基書》等,見《全明文》),語氣恭敬虔誠得無以復加。

      朱元璋的知識分子工作,做得很到位。他的謙虛、熱情、耐心、豪爽、推心置腹傾倒了大批文化人。許多亂世中生計斷絕的讀書人,本來通過朱元璋軍“不嗜殺人”這一跡象就已經看到了“做穩了奴隸”的希望。如今又得知朱元璋喜歡親近讀書人,便有許多人來投奔,指望依靠朱元璋,重建三綱五常的理想社會。朱元璋的投入獲得了百倍、千倍的回報,他們不斷對朱講解各種道理,聽得朱喜不自勝。朱元璋說:“我讀書,常常從中受益……讀書明理,讓人在日常事務中能用道理去分判,可以叫人少犯錯誤?!痹u論者多認為,朱元璋的知識分子政策是他最終從群雄中脫穎而出的根本。比如方孝孺就說,元末“地大兵強,據名號以雄視中國者十余人,皆莫能得士;太祖高皇帝定都金陵,獨能聘至太史金華公(宋濂)而賓禮之……識者已謂天下不足平”。

      正是因為知道讀書人的作用如此巨大,所以在自己大力招攬任用讀書人的同時,朱元璋又制定了一項特殊的政策:不許自己的部下隨意任用讀書人。他時時刻刻提防自己的將官們和知識分子勾結,因此規定,所有前來投奔的儒士,一律由他親自考察任用,“禁諸將擅用”。他生怕讀書人使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將軍們大腦開了竅,特意規定:“所克城池,令將官守之,勿令儒者在左右議論古今。止設一吏,管辦文書,有差失,罪獨坐吏?!?

      這條規定執行得很嚴格。他的外甥朱文忠在婺州時,將儒士屠性、孫履、許元、王天錫、王祚等讀書人收入麾下。朱元璋聞知,因為此時正需要朱文忠效力,所以沒有嚴厲處理他本人,卻命朱文忠將這幾名儒士押送到應天,一通審問后,將王祚、許元、王天錫發充書吏,將屠性、孫履當眾處死。

      【出眾的決斷】

      朱元璋成功的第三個原因是他大局觀良好,善于把握時機,有決斷能力。

      朱元璋一生成功,有三個大關節點:一是離開江淮,渡江攻占南京,開辟新的根據地,創造了獨立稱雄的基礎。二是東征西討,次序正確地分別消滅了陳友諒和張士誠。三是南略北伐,穩扎穩打地消滅北元。在三個大關節點中又各具體部署了若干戰役,無論是通盤計劃或具體戰役,誰者宜先,誰者宜后,誰者輕,誰者重,朱元璋都能精確地做出計算,做到知己知彼,用力不分,有條不紊,穩操勝券。

      郭子興死后,朱元璋實際上擁有該軍。那時他在淮西已經經營了兩三年,小有基礎,然而卻能毅然拋棄這一切,揮兵渡江,重新開始。這一決策真是“無比正確”。原來,斯時大元天下早已分崩。河南及淮北,全被紅巾軍據有,他們與北方的元軍展開激戰,使元軍主力被堵截在中原一帶,不能南下。當時江南不僅盛產糧食,而駐守的元軍兵力較薄,且被諸雄分割孤立,有利于各個擊破。正是這一決策,顯示了朱元璋不凡的眼光,也決定了朱元璋今后的命運。

      南渡后,朱元璋采取低調發展,悶聲發大財的策略,趁亂發展。朱元璋奪取集慶后,恰好劉福通率領大宋農民軍開始大舉進行北伐,把元軍打得暈頭轉向。朱元璋抓住這個機會,迅速攻占了長興、常州、寧國、江陰、常熟、徽州、池州、揚州等地,建立起了自己的根據地。別人都急不可待地稱王,只有他謹守朱升向他提出的“高筑墻,廣積糧,緩稱王”的計策,力求把自己的聲勢降到最低,不引起元政府的注意,靜悄悄擴充實力。

      有了一席之地后,環顧天下,朱元璋發現自己所處位置十分取巧:他東面是張士誠部,占領著江蘇大部直到沿海;西面是徐壽輝、陳友諒,占有江西安徽兩湖;北面是小明王政權。也就是說,他們恰好在北東西三面為朱元璋構成三面屏障,把元軍的主力擋在外面,而唯一與元軍接觸的東南浙江方面,元軍力量很弱,只有一些孤立、分散的據點,與元朝本部相隔絕多。

      朱元璋根據這一形勢,作出鞏固東西兩線、出擊東南的戰略決策。在北線,由于小明王屬于他的“友軍”,他只留少數兵力維持地方治安;在東線,自江陰至長興,他派兵構筑一道堅固的防線,以阻擋張士誠的西犯;在西線,也對徐壽輝、陳友諒采取防御態勢,以守為攻;主要兵力則向東南方向出擊,消滅浙東的元軍。經過兩年苦戰,他攻取了富庶的浙江東部,領地擴展一倍,與徐壽輝(后為陳友諒)、張士誠并肩成為江南三巨頭。直到此時,元政府和群雄才對他充分重視起來,而此時他勢力已成。

      他高明地利用天時地利,在亂局中長袖善舞。

      形勢不可能永遠有利于朱元璋。大宋紅巾軍的三路北伐取得一時勝利之后,志得意滿,又缺乏統一指揮,很快又被元軍擊敗。從龍鳳五年(公元1359年)起,大宋紅巾軍連連失敗,被追得東跑西顛。幾年來,朱元璋所以能在江南地區從容發展勢力,靠的是有大宋紅巾軍的掩護,而今,北方失去屏障,東西兩面又受到張士誠和陳友諒的包圍,三面受敵,處境困難。特別是龍鳳五年、龍鳳七年,元軍取得幾次決定性大勝,在北方勢如破竹,看起來可能馬上就要南下,而朱元璋正當于元軍南下的路上。

      朱元璋不想承擔抵擋元軍的重任,他從大勢判斷,作出了一分抗元、九分對付其他農民軍的決策,決定結好元朝,共同對付其他農民軍。朱元璋兩次派使臣前往汴梁,與元朝大將察罕帖木兒“通好”。他的盤算是,如果大元命不該絕,胡運復興,他可以倒在蒙古大汗腳下,不失富貴。(吳晗《朱元璋傳》)如果大元最終證明不行,他此時結好,也可以避免自己直接受到攻擊。

      元順帝得知消息,大為高興,他派戶部尚書張昶帶著詔書,前往朱元璋處,決定授予榮祿大夫、江西等處行中書省平章政事。

      不料這個時候,大將察罕帖木兒在中原受到陳揉頭的頑強抵抗,久攻不下,看來一時南下不了。朱元璋于是置元朝任命不理,讓張昶等人在自己的境外苦苦等了一年,直到龍鳳八年十二月,元將擴廓帖木兒與孛羅帖木兒發生大規模的沖突,朱元璋判定他們不會向南發動大規模的進攻,才決心鼎足江東,自謀發展。于是正式拒絕元朝任命,不過仍與擴廓帖木兒保持密切聯系,保持騎墻態度,給自己留有地步:“自今以往,信使繼踵,商賈不絕,無有彼此,是所愿也?!边@種策略,使朱元璋避免了受到元軍的直接進攻。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