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橫刀第二卷

    23 西南上墉城

      三日之后,極樂寺內好不熱鬧。

      那位京城來的人物,據說是內閣的首輔大臣兼刑部尚書,代皇上為大明百姓祈福。

      雁然城倒是與平常沒什么兩樣,依舊是黃沙漫天,日子是照常過。

      朝廷和江湖,格格不入又極端的平衡。

      胡離第三次攔下時越往嘴邊遞的酒杯,時越斜了胡離一眼,推出手掌與胡離對抗,但兩三招就要敗下陣來。

      時越的一招一式都是徐季親手教的,兩招半教了快十年,用出來和徐季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他師父這家伙不教好。

      如今又教會了時越喝酒,三日喝不到酒就要上房揭瓦。

      “師兄,這是我花錢買的,你要喝自己買去?!睍r越打不過便要張開嘴來辯。

      “打贏我再說這些?!焙x輕哼了一聲,隨即把一壺酒都納入懷里,轉身離開大廳。

      時越只好坐著干瞪眼。

      胡離轉身進了白懷水的房間。

      難得白懷水在房間里老老實實待著,胡離把酒壺放在桌上。

      “喲,又搶來一壺?時越有小金庫啊?!卑讘阉〕鰞蓚€杯子,放好,“倒是便宜了咱們兩個?!?

      白懷水倒滿了一杯,抿了一口說道,“真不打算與他們說了?”

      “弱不禁風的師徒兩個,少操點心更好?!?

      “無相禪斗八百年不出一個,就數你心思最重?!卑讘阉虮M了杯底的酒水,把藏寶圖攤在木桌上。

      房門關著,兩人湊于一處。

      地圖只有半塊,但一角的梁王戰旗雖有掉色尚能分辨。

      “梁王地宮的傳說流傳了一百年了。有些想著撞運氣的,大江南北的探路也沒尋出個所以然來。如今是橫空出了一張地圖,想來江湖是要變天了?!?

      白懷水顧自說完,發現胡離正在發愣,拍了一下胡離,問道,“想什么呢?”

      “我只是在想。既然是這么重要的地圖怎么會出現在時叔叔的手里。時叔叔與梁王地宮有什么聯系?”

      “聯系?”白懷水輕笑了一聲,“怕是八竿子都到不著的關系。當年梁王造反戰敗,兩萬人受到牽連。但凡是和梁王挨上點關系的,不是死就是殘。僥幸逃掉的誰會到天子的腳跟下當差?”

      胡離皺了皺眉,白懷水一樂,說道,“揣了塊燙手的山芋,還有心情想這地圖的來歷。要師叔看,明日一早到府衙走一趟,把地圖甩在江豫臉上。這事兒就算結了,什么勞什子寶藏全與你胡離無干?!?

      江豫屏退了身側的手下。

      站在極樂寺門口,側身時不時的往里瞧上一眼。

      廟里的香爐飄出裊裊白煙。

      和尚們皆換了新僧袍。

      極樂寺建寺有百年,最高的那座樓,那樓旁側有一座丘,丘上有鍍金大鐘。大鐘隱于薄霧之中,若隱若現,只有鐘聲毫無阻礙的傳了過來。

      李廉清李大人正與極樂寺主持聊于一處。主持滿口禪語,文官出身的李大人也當仁不讓,兩人一人一句,倒是有些相識甚晚的意思來。

      白懷水從轉彎走過來,慢慢的踱步,他的眉目清俊,發現江豫站在門口之時,他定在了遠處,尾音翹起活像個登徒子一般說道,“喲,江大人站在門口喝西北風呢?”

      江豫冷淡的瞥了白懷水一眼,沒有吭聲。白懷水臉皮一向厚得如城墻一般,只管自己快活就可以,他三兩步跑過來站在江豫身側,說道,“方才去府衙堵人,聽府衙大人說起,才曉得江大人跑到極樂寺來當差了。夜里也要待在這兒廟里吃齋念佛?!?

      白懷水這張嘴比起胡離來,也是針尖對麥芒,毫不遜色。

      “江大人,我師侄還不錯吧?您考慮一下收了帶回京城去?”白懷水瞇縫著眼,盡心盡力的想把師侄從雁然城拔出去,扔到京城的大染缸里。

      “怕你是舍不得,說這話有什么意思?!苯ソK于肯搭理了白懷水一句,免了他獨角戲的戲份。

      白懷水抱著胳膊,揚起眉,眺望遠方的黛山,終于扯到主題說道,“我哪怕再舍不得,也得舍得。胡離跟著大人您還尚能保全性命。胡離幫江大人辦了案子,又拿著地圖當了活靶子。這會兒大人您還在雁然城,沒人敢明目張膽和朝廷作對。那改日大人回了京城奔前程去了,我那可憐的師侄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白懷水這一番話下來,畢恭畢敬挑不出半點錯來,但該有的諷刺也是一丁點都沒少。白懷水今日來尋江豫無非就是為了這個。

      話里話外就是一個意思。

      把胡離借去當了苦力,還要他去當靶子。他們無相禪斗是好欺負的嗎?

      江豫反而笑了兩聲,“你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白懷水?!?

      “情急之下,情急之下。江大人莫要見怪?!卑讘阉蛑?,狀似謙卑道。

      江豫盯著地上的石子看了一會兒,半晌之后說道,“祈福大典,雁然封城門兩日。趕在正午之前,胡離離開雁然城?!?

      “去哪兒?”

      “上墉城?!苯伋鲆粋€地點,“雁然的事情結束我會去上墉城?!?

      白懷水吊兒郎當的接了一句,“那我呢?”

      “你?”

      “在江大人身邊當個小差也不錯?!卑讘阉尺^手,給自己撈了個位置,于是心滿意足的背著手,大搖大擺的作勢要往極樂寺里走。

      五月甘二,西南上墉城。

      胡離頭戴斗笠,搖搖晃晃的坐在馬背上。徐季一日瞧不見那瘦驢心就發慌,為了尊師重道,胡離只好搶了他師叔心坎上的搖光。

      馬蹄敲在地上的聲音,聽得分外清楚。

      上墉,城門破敗,守門的侍衛都尋不到一個。

      胡離懷里江豫給的通關文牒沒派上用場,直截了當的進了城。

      城中,每家每戶門窗緊閉。雜物分據家門兩側,仿若已荒廢已經無人居住似的。

      胡離走了大半條街,除了兩棵孤零零各立一邊的歪脖樹之外,他一個人都沒看見。

      頭頂一聲陰沉的鳥叫聲,胡離勒馬仰頭看了看天。

      天像塊巨幕,太陽尋不見,光亮晦暗。西南進入雨季,連天的雨不會停歇。這會兒屋舍的屋頂傾斜出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房舍有規律的刷成白墻,白墻連著發暗的天,灰突突的一片。

      那鳥飛走了,停在樹的枝椏上,動了動眼睛看向街中央唯一的活物胡離。

      這偌大的上墉城仿若一座空城。

      他策馬尋了兩條街,才在巷子的深處尋到一家小客棧。

      門窗依舊緊緊的關著,瞧不出有人的模樣。

      胡離抬眼看了看門口高高掛著的旗子,下馬叩響了門。

      聽門內傳來了腳步聲,胡離便停了動作站在門口等,一會兒那門拉開了一道縫隙,只露出一雙眼睛來。

      門內人瞧見門外站著一個年紀不及弱冠,背負長刀的少年,他瞇縫了眼睛,開了客棧的門把胡離迎了進去。

      “客官可是住店?”

      胡離應了一聲,擇了一桌坐下。店小二仔細的看了一眼客棧外,確認無人隨后關上門并插上門閂,大氣終于松了。

      上墉城,白日街上無人,門窗緊鎖。就連這客棧的店小二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這城內怕是有什么古怪。

    24 老僧

      “這關了門戶還怎么做生意?”胡離將客棧粗略的打量了一遍,邊看邊與店小二閑聊起來。

      “客官是外地人有所不知,”店小二端了一壺涼茶,給胡離消熱,茶水在杯底旋轉了兩圈,杯子滿了,他嘆了口氣,說道,“這西南的地界,上墉城又是群山懷抱,常年鬧匪患。有錢有勢的老早就走了,剩下些窮的老的。我們只得終日關緊門、閉好嘴,才好保條命?!?

      胡離一口將涼茶灌進肚子里,身體里的熱氣驅散了些去,問道,“官府不管這事?”

      店小二一聽樂了像是聽到什么笑話似的,說道,“哪兒有官府啊,上墉城沒人管……我再給您炒兩道小菜,樓上準備了房,客官沒事兒就不要在外面亂走,歇歇腳就好?!?

      “沒人管?!焙x碰了碰額頭,細細的咀嚼這三個字。

      方才店小二似乎是點到為止,話只說了一半便熟練得轉移走了。應與小二所說的不同,他所說的匪患大概只是冰山一角。

      胡離斗笠摘掉扣在桌面上,他把長刀橫在長桌上,手掌復刀。

      片刻之后,客棧的門又被敲響了,很急切,而且聞聲足有五六人之多。

      店小二轉頭對胡離比劃噓聲,之后快速的跑到門口,小二剛拿走門閂,門外的人便不耐煩得大力一推。

      店小二被沖的連退兩步。

      幾人不理會店小二幾個闊步闖進了屋。為首那位手提大刀在其余兩個空桌中選了一處,他坐下之時大刀重重的摔在了桌上。

      胡離余光瞄了他們一眼,隨即收回了視線專心喝茶。

      這時店小二閂了門,臉色發白,明顯這些人不是善茬,怕是也比山上那群山匪好不了多少。他心中忐忑,又不能以卵擊石把這群人都趕出門去。

      “各位客官,打尖還是住店?”店小二討好的問道。

      “住店?!睘槭啄侨俗筮呉蝗藨?。

      “好嘞?!钡晷《缑纱笊饨恿嗽挷?。

      胡離喝盡了茶水,伸手把斗笠重新戴上,起身往樓上的客房走。

      店小二在樓梯下喊了一聲,“客官,待會兒小菜送到您屋里,您放心?!?

      胡離推開門,關門,隨手把斗笠放在床榻上。

      一張圓桌、一個床榻,客房雖小,但算得上是干凈。

      床榻旁邊是一扇小窗,胡離伸手推了一下,發現已經封死了。

      上墉城的人把自己困住了。

      自己出不去,但外人卻能輕易闖進來。

      胡離輕裝上陣,包袱里只裝了兩件衣服,還有一張白師叔塞進來的銀票。半張地圖藏在他衣服里,貼在胸口的位置。

      胡離將地圖放在手中,心里不免有疑慮。

      地圖上中間的位置所指之處是否就是上墉城。

      這不過是半張地圖,而到上墉城是江豫的意思。

      上墉城,正是梁王的封地。

      當年梁王鎮守一方,上墉城富庶,人人艷羨。

      如今的上墉城卻已不復當年的模樣。

      店小二敲了門,“客官,小菜炒好了?!?

      胡離叫人進了屋。

      小二將兩道小菜被擺到桌子上。

      “平??蜅5纳夂脝??”

      “一個月能瞧見兩個人就算得上不錯?!钡晷《沉艘谎劬o關著的房門,在胡離耳側小聲說道,“不過這些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上墉城的外人越來越多了?!?

      “多久了?”胡離眉頭一皺,問道。

      店小二仔細的想了一番,篤定道,“有小半月了。上墉城里就我這一家客棧,不住店便去城南的寺廟里湊合,但那寺廟里的和尚怪得很,門大開著不迎人?!?

      “和尚沒跑?”胡離瞇了瞇眼睛問道。

      “誰都找不上他的麻煩?!钡晷《χ鴳艘痪?,樓下那幾個又在喊,店小二瞥了一眼門口,扭頭對胡離說道,“客官我先過去了,您吃著?!?

      說罷店小二貼心的把門關上了。

      白懷水說,紙包不住火,消息早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就被賣光了。

      胡離第一次極為贊同他師叔所說的話。

      小半月,消息果真是傳的飛快。那時候,命案才剛結案,那群人便已經找到上墉城。而那群準備到雁然找他麻煩的人,無非是在這邊碰了一鼻子灰,又來尋他下手。

      錦衣衛在雁然城,而胡離在江豫身邊,這群人不敢輕易下手,明著和朝廷抬杠,他們姑且也能掂量清楚分量。

      而胡離離開雁然城也是因為這張地圖。胡離果真如江豫所說,揣著這半張藏寶圖就成了行動的靶子。這幾日恰逢李大人奉皇上之命到雁然城的極樂寺祈福,為保安全三日之內雁然城門封鎖。

      這便給了他離開雁然的機會。

      若是他在雁然城,不只是他,連帶著無相禪斗的三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師父師弟和師叔也要遭殃。

      胡離在上墉城的消息,怕是這會兒已經泄露出去了,這江湖上有無數雙眼睛在時刻的盯著你。

      樓下的那幾位,瞧著那身行頭和大刀,怕也是什么江湖人士。

      來這上墉城,無非就是為了梁王地宮的寶藏。

      而藏寶圖在胡離手里。

      子時。

      封死的小窗被風吹得吱呀作響。

      胡離和衣躺在榻上。

      客棧漆黑一片,四周靜得針落在地上都聽得清清楚楚。

      門外有輕微的動靜。

      人影晃動。

      良久,門外才復安靜下來。胡離睜開眼睛,定定的看了一會兒房梁。

      次日清晨。胡離出了門。

      他把搖光托給店小二照顧,然后步行往城南走。城南較荒涼一些,沒有鱗次櫛比的房屋,有一個微微隆起的小土坡。

      店小二所說的寺廟就建在小土坡上。

      寺廟建的十分氣派,只是寺墻已經開始褪色,但門口的地上十分干凈。

      胡離方站在寺門口便聽見了木魚聲,廟里的香的味道爭先恐后的鉆進口鼻。

      他抬眼看,那匾額上端正的寫著青龍寺三個大字。

      胡離邁過門檻,行至大堂。

      一老僧坐在蒲團上,一下一下敲著木魚。老僧的皮膚已有了深刻的褶皺,開始顯現衰老的發黃。

      胡離站在他身后,沒有說話,雙手合十正對著佛像擺了擺。

      “施主,有何想問的?”老僧慢慢的開口說道,但視線卻不曾遞過來半分。

      “老師父自己一個人住著,日子不難過嗎?”胡離放下手,轉身對著老僧,問道。

      老僧未停手中敲擊的木魚,和著木魚聲答道,“紅塵纏身,寸步難行,自然難過。六根清凈,無紛無擾,何來難過?!?

      胡離輕輕應了一聲。老僧一直背對著他,看得出來并不希望他多做逗留。

      “晚輩多有叨擾,還請前輩見諒?!焙x說罷出了大堂。

      青龍寺應是上墉城富庶時建造的。

      能想到當年的盛況?,F在只剩下一個老僧對著青燈古佛。

      而上墉城已經到了如今的境地,青龍寺的和尚都跑光了,卻獨剩下他一個。是因為沒有盤纏還是心存留念?

      但這和尚卻也古怪。

      天不怕地不怕。

      胡離記起小二所說,這上墉城沒人能找上和尚的麻煩。

      這話又是什么意思。

      尋常百姓閉門不出,而這和尚大敞著寺門,是毫無畏懼?

      胡離想不出所以然來,不到晌午就回了客棧。

      客棧的門大開著,胡離覺得有些古怪,進屋一瞧??蜅5拇筇镁谷幻孔蓝甲巳?,三三兩兩一桌。

      在胡離闖進之時,視線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店小二忙前忙后,給在座的都倒滿了茶,隨后湊到胡離旁邊,好心的詢問了胡離方才出去有沒有碰到什么事兒。

      “今日這門怎么沒緊閉,”胡離疑問道,“而且……”

      胡離還沒有說完便被店小二拉到一邊,小二小聲說道,“每年的五月甘三,城東徐瞎子的成衣鋪就要出一套衣裳。每年的這一天,家家都不會閉門閉戶,待到天黑下來,要去瞧熱鬧的?!?

      “什么衣裳要這樣的排場,一年一套?”胡離猜想就算是王孫貴族也不必要用一年裁紙一套衣裳,“徐瞎子又是個什么人物?”

      小二瞥了眼廳內的人,對胡離又壓低了聲音說道,“有人說這徐瞎子是當年在梁王府專門給梁王做衣裳的人?!?

      胡離還想再問,小二卻只丟下一句,“客官吃過晚飯也一齊去湊湊熱鬧吧,一來就撞見也是不易?!?

    25 五月甘三

      華燈初上。

      上墉城內熱鬧非凡,與昨日蕭條的景象聯系不到一起。

      一家一戶手持紅燈籠,有說有笑的往城東走去。

      胡離跟著人流走,右手邊是一老人抱著一小姑娘。小姑娘在老人懷里也不安生,手指繞著老人長胡子玩起來,邊玩邊咯咯的直笑。

      老者瞅了一眼小姑娘,笑道,“真是個傻姑娘?!?

      老者把小姑娘往上抬了抬,小姑娘腦袋擱在了老者的肩膀上,老者拍了拍她的后背。

      “爺爺,你看有星星?!毙」媚锇l現了新奇的玩意,指了指黑色的天幕,群星點綴在其上,閃閃發亮。

      “你不是天天瞧見?!崩险卟⒉辉谝?。

      “天天瞧見的分明只是我們家那一小片天上的星星,”小姑娘卻是一撇嘴道,接著她抬手指了指,笑起來,“現在看的是天底下所有的星星?!?

      老者并沒說話,只跟著人群走,用胳膊護住小姑娘。年紀小,好奇心重,小姑娘側了頭趴在老者的肩頭,瞧見就在她旁邊的胡離。

      胡離與爺孫兩人差上了半步,小姑娘抬抬手就摸到了胡離的刀鞘,興奮的想再碰碰,“爺爺,好大的劍啊?!?

      胡離回頭對小姑娘笑了一下,還將腳步慢了下來,隨小姑娘的意再摸摸那被認作是劍的長刀。

      老者神色一凜,伸手將小姑娘的手攔了回去,做完這些才對胡離說道,“小姑娘不懂事,擾了公子?!?

      “老先生可是本地人?”胡離拱手,隨后問道。

      老者將胡離打量了一番,皺眉不語。

      胡離不管三七二十一絲毫不畏懼老者的冷臉,便接著問道,“晚輩胡離,昨日剛到上墉城。想問問老先生,前方因何緣由這般熱鬧?”

      老者十分不高興。

      上墉城的人都知道。

      如這年輕人一般的人來上墉不過就是為了梁王那勞什子的地宮,還能不清楚五月甘三為何這般熱鬧?呸,都沒安好心。

      “有人在那邊賣好貴好貴的衣裳?!毙」媚镎A苏Q劬φf道。

      “小姑娘,那你知不知道,那好貴好貴的衣裳是什么?”胡離笑著問道。

      小姑娘剛想張口,卻被老者制止了。

      “別與他多說?!崩险咻p拍了小姑娘一下,隨后視線在胡離的臉上來回的看,“這現在的人都沒安什么好心,明知故問?!?

      說罷,老者就抱著小姑娘不再與胡離說話。

      小姑娘沖著胡離吐了吐舌頭,然后埋在老者肩膀上不說話了。

      胡離也并不為難,他慢了腳步和老者錯開。

      老者戒心很重,而且覺得胡離根本什么都知道,問他們爺孫也不過是因為其他的不可告人的目的。胡離的突破口又失敗了,他只得認命隨著人流一路到了城東。

      城東是繁華之地,上墉雖已破敗,但到了城東仍舊能看出當年的影子。

      而且大抵是為了五月甘三,城東被人特意打掃過了。

      長巷里,每家每戶都掛上了紅燈籠,這會兒一齊亮著。紅燈籠下是一個個小攤販臨時擺起的小攤。

      面具、花燈、泥人,味道不錯的各種糕點,還有熏香的香料,應有盡有。

      行人絡繹不絕。商販借著徐瞎子的風,小賺上一筆。

      五月甘三,饒像是上饒城自己的花燈節。

      城東的百丈巷,一紅綢子團簇著無字的匾額。無名店鋪門口擺了長方形的臺子。有人在百尺巷閑逛,不是為了徐瞎子的衣裳而來。至于那些有目的的人,一早就盯著臺子去了。

      胡離并不著急,在巷子里的小攤閑逛起來。胡離微微側身,余光瞧見一群人分外眼熟。胡離拿起小攤上的面具放至臉上,只露出眼睛。

      遮起臉,視線肆無忌憚起來。

      耳邊小販建議胡離買一個拿回去當做紀念,那面具上用瘦金字體刻著上墉城三個字。

      胡離一只耳朵聽一只耳冒。他終于在晦暗的燈光下,發覺那一隊眼熟的人究竟是誰。這些人正是客棧里的那幾人。

      為首的那位不就是客棧里摔刀在長桌上的人。

      那幾個人平時蠻橫慣了。百尺巷里,人擠著人,他們不顧人手里又踢又推,生生辟出一條路來,幾人毫無阻礙的挨近了臺子。

      上墉城此次一定有高手在其中。

      方才這幾人推推嚷嚷到了臺子旁邊,居然如此順通無礙。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