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穿成倒霉女配的修仙體驗第094章 猜測

    “別亂動?!?

    玄錚扯過斯然的手臂,將她拉到自己的身后,囑咐道:“跟緊我?!?

    斯然識趣的拽緊他,跟著他一步步往谷中深處走去,并時不時的回頭觀察云溪的身影。

    兩人越往谷中去,陰風愈烈,凜冽刺骨,身上的傷也開始泛著疼了,好在斯然知道自己體弱,臨行前披了件大氅,眼下她不禁用其裹緊了身體。

    玄錚似是感受到她的寒意,握著她的手尖給她輸送自己的力量,斯然頓時覺得身子暖了起來,傷口似乎也不那么疼了。

    但她隨即撥開他的輸送魔力的手,說道:“不必,我還挺得住,先過去峽谷再說?!?

    這條路注定不太平,她不想他消耗力量。

    然而玄錚一把扯過她的手,不由分說的繼續輸送魔力,斯然勸不住,便也識趣的不再管,默默的跟在他旁邊。

    剛走一段路后,斯然突然駐足,轉身看著來時的入口。

    “云溪不見了?!?

    兩人周遭云霧彌漫,玄錚回頭看了一眼,白茫茫一片,除了輕柔如紗的云霧,什么都沒有。

    “這一身修為沒了,眼力倒是比我這個魔君還好?!毙P邪魅一笑,對她的話將信將疑。

    聞言,斯然狠狠剜了他一眼,解釋道:“上清宗門服飾素凈,可女子都愛漂亮,我們總以靈珠做飾,云溪也不例外,她發間總是帶著一串黃色靈珠編織的花簇,靈光閃爍,不會被迷霧遮掩?!?

    峽谷的入口早已是一團迷霧,若不是云溪頭頂的那串靈珠花簇,以她現在的眼力,根本辨不出入口,而她就是憑借靈珠的光芒斷定云溪已經離開了。

    玄錚一聽,不可置否的點點頭,牽著她繼續往谷中深處走去。

    斯然心中不安,又繼續分析道:“你剛剛說這里設了禁制,不能使用御劍術,也就是說云溪只能和我們一樣步行,絕不可能躍過我們跑到前面去,對嗎?”

    “嗯?!毙P輕輕應聲,“你又合計什么呢?”

    “她的目的肯定不是護送我們回百鬼窟的呀!可出了山谷,就到百鬼窟了,這是她對我們下手的最后機會,所以這里肯定有埋伏?!?

    “就這?”

    玄錚一副還用你說,傻子都知道的事情。

    “既然她不能跑到前面伏擊我們,那你猜猜誰會在此等著我們?”

    上清宗門中有云溪這樣修為的弟子不多,而她又是師門中的大師姐,按理來說,正面交鋒的危險事情她一定會親自做的,不會留給他人。

    可她卻將他們一路追趕到峽谷中后,就消蹤匿跡了,這說明峽谷中有比她修為更高,更適合做這件事的人。

    玄錚也想到了這點,可他將上清宗門合體期以上修為的人都想了一遍,除了腦子不好的鎮守婆婆,再就是千俞和他那些傷病纏身的師兄師弟了。

    可這些人,除了千俞宗主并沒有合適的人選了。

    “你是說千俞老頭?還是你猜測是斗篷人的鎮守老婆子?”

    玄錚邪魅一笑,否定道:“宗門不斷的找他麻煩,千俞老頭現在頭都大了,怎么可能有精力來尋我?至于那個老婆子,她腦子是真不好使,不會是斗篷人?!?

    難怪她跟他說鎮守婆婆可能是斗篷人時,他一點反應都沒有,原來他早就知道鎮守婆婆不是,卻還隱瞞不說,給她嚇個半死。

    斯然心中怒火噌的竄起來,拿著肉拳往他身上砸,怒道:“那你不早說,害我擔驚受怕這么久?!?

    玄錚一動不動,笑著看著她,直至幾拳下來,他神色微變,笑容一僵,隨即又恢復如常。

    僅僅是一瞬間,斯然還是捕捉到他的微妙神色。這才想起,他同她一樣,也是受了一身傷,那洗髓釘的傷口并不容易痊愈。

    就連她弱不禁風的肉拳都能扯痛他的傷口,可見他傷得多重,斯然心中頓時充滿了歉意,將猜測已久的答案說了出來。

    “我懷疑,前面等著我們的是斗篷人?!?

    聞言,玄錚腳下一頓,斯然又繼續說道:

    “上淬骨庭時,我才知道云溪早就在算計我們了,我將師尊提前出關到我被迫離開宗門,以及后面發生的所有事情細細推敲一番后,發現里面不乏她的手筆,我猜測她是不好在宗門下手,這才讓我們離開宗門,方便斗篷人下手?!?

    玄錚倒是知道云溪對他起了殺心,可上清宗門每個人都想殺他,他倒是沒想到這一點。

    如果峽谷中的人真是斗篷人,那他們就斷定了之前的猜測,兩人合謀,而斗篷人一定是上清宗門的人。

    斯然問道:“上清宗門中誰還有這樣的修為?”

    縱使玄錚見多識廣,一時也沒了頭緒,以他知道的這幾個人,并不可能。不然在淬骨庭上,他們就能光明正大的殺了他,何必費盡心機在此算計他呢!

    “且走且看吧?!?

    玄錚牽起她的手繼續往里走,兩人邊走邊留意四周的情況,然而除了兩邊的峭壁,他們的視線里就只有濃霧,一片白色。

    斯然打探道:“峽谷內的霧障也是魔神設的吧?有沒有什么人可以用靈術驅散這霧障???”

    這條峽谷是去百鬼窟的必經之路,魔神特意設了霧障,以防宗門人通過攀爬越過這崇山峻嶺。

    當年,宗門為了阻止魔神飛升,他們兵分兩路去的百鬼窟,一方人從崇山峻嶺上方越過,卻無一人生還;另一方人從這條峽谷到達百鬼窟,活著的人都是合體期以上的修為。

    玄錚想了想,回道:“魔神設這霧障時,已然得道,所以這霧障恐怕非人力所能驅散的?!?

    聞言,斯然頓時放了心,既然他們看不見敵人,那敵人也看不見他們,說明眼前這些霧障是有保護作用的。

    然而她卻不知有人正立于峭壁之上,靜靜的看著他們一步一步走入陷阱。

    這條峽谷深且長,越往谷里走,路就越窄,有的地方甚至容不下兩人同時通過。

    斯然邊走邊抬頭看,緊怕頭頂落下巨石將她砸個稀爛,玄錚瞧著她擔憂謹慎的模樣,笑道:

    “當年宗門人在這個地方毀了不少靈獸和車馬,不過他們對我不會用這招,因為無用?!?

    斯然一聽,當即往他身邊靠了靠,想尋求一絲安全感,畢竟她現在是一介弱女子,經不起巨石砸。

    玄錚也不閃躲,笑著提醒道:“前面路就寬了,是伏擊設伏的好地方,你且跟緊了?!?

    斯然連連點頭。

    7017k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