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穿成倒霉女配的修仙體驗第107章 我和她,只能選一個

    療傷?

    衛然和鳳黯的外衣一看就是在慌忙之下穿上的,領口微折,衣襟不正。斯然想到在西境時,兩人療傷的畫面,衛然應該是沒有說謊。

    衛然不明所以,疑惑的打量著三人,隨即才注意到斯然用手遮住的腹部傷口,慌亂的走了過去。

    “怎么傷口越發嚴重了?”

    說著,他扯下一塊衣角,整齊疊好后掩在傷口上,再將斯然的手輕輕附上。

    “現在什么時辰了?”斯然突然發問。

    “子時?!?

    衛然不解她的意思,疑惑的看著她。

    這與她當時的情況一樣,但衛然絲毫沒有懷疑時間不對。

    斯然點點頭,好似明白了一些事情,于是將他拉至身后,說道:“一會不要說話?!?

    斯然目露厲色,轉身看向鳳黯,問道:“你是不是該給我們一個解釋?”

    似是怕鳳黯不懂,她又提醒道:“關于這結界,關于這時間…”

    鳳黯的院落中有單獨的時間結界,這種結界會讓里面的人度年如日,也就是放慢了時間,所以衛然絲毫不覺得他出來了很久。

    結界設在鳳黯的院落中,她一向界限很清,對周遭洞悉全遺,不可能不知道這結界的存在,況且,這結界又充盈著她的靈力,她無論如何都需要給一個解釋。

    兩人的目光在空氣中對峙,鳳黯視線偏過她,又與伍鋒玄錚的視線相對。

    玄錚凌厲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瞳孔微微一縮,瞬間起了殺意。

    鳳黯已經見識了他的力量,頓時膽怯,于是“撲通”一聲跪下,顫顫巍巍道:“魔君恕罪,因鳳黯心悅衛然,所以設了時間結界,想多與他相處一段時間,并無他意?!?

    伍鋒看著兩人衣衫不整的樣子倒是絲毫沒懷疑,但玄錚斯然似乎不信。

    “鳳黯,你在說什么?我們不是…”

    衛然怎能讓斯然誤會,當即就要反駁,可一看到鳳黯恐懼害怕的眼神,他又將話咽了回去,轉過頭,對斯然說道:“我回去再跟你解釋?!?

    斯然點點頭,率先發難,“我記得你們一族終生一夫一妻,那老鴰怎么辦呢?”

    “你不是都看見了嗎?又何必問我?”

    斯然本想為難她一下,卻不想鳳黯直接暗示她的身份,她與衛然身份相同,她賭她不會暴露她的身份。

    聞言,玄錚轉過頭看著斯然,強勢的問道:“你看見什么了?”

    “斯然?!毙l然緊張道。

    斯然瞧了她一眼,無奈替她打起了掩護,“看見了人心善變,凡事都有例外?!?

    玄錚斜眼睨著她,半信半疑,卻開口對鳳黯說道:“那就把這結界撤了吧!”

    鳳黯得令后,怯生生的起身,手中靈光一轉,整個院落中的結界瞬間消失,但夜空中的冷月依舊不變,時間依舊是子時。

    “我說得是所有的時間結界?!毙P的聲音忽然充滿殺氣,神色凜冽。

    鳳黯當即跪下,“魔君,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這魔都哪能為我所控?”

    伍鋒見狀,跪在魔君身前,以身擋住他的去路,求情道:“魔君息怒,鳳黯修為雖高,可讓她控制魔都的時間結界,她哪有這么大的本事,想必魔君是誤會了?!?

    斯然見狀,便知玄錚已經知道了什么,他不是憑借猜測就會起殺意的人。

    “魔都西南十里外有一座黑色森林,黑色森林吸食靈術和血肉,在那的所有法陣都會失去作用,我去了那一趟,伍鋒,你猜我看見了什么?”

    玄錚垂眸看他,繼續說道:“斷靈根,我們頭頂的冷月是以亓氏一族的斷靈根盤踞而成?!?

    斯然伍鋒聞言一驚,隨即抬頭看向夜空中透著冷光的“圓月”,玄錚邪魅一笑,“你與華清從亓府法陣中出來后就離開了,想必你還不知道亓府背后之人是鳳黯吧?”

    伍鋒的眼睛瞪得溜圓,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原來在亓府幾次想取他性命的是鳳黯。

    “我明白了!”

    斯然思索片刻,終于知道玄錚憤怒的點在哪里了,“玄錚封控結界時明明將百鬼眾魅趕了出去,怎么就偏偏留下一只沒有殺傷力的魘魅呢?是你趁著大家驅趕鬼魅惡靈,封控結界時,偷偷藏下的?!?

    “而后在我們找住處時,你故作憤怒,引衛然來此又拖住他,以便魘魅對我們下手。然后我和玄錚入了魘魅的幻境,卻又脫離幻境掉入黑色森林,這也是你的手筆吧?是想借其他力量除了我們,對嗎?”

    這樣看來,一切就都解釋的通了,可她還沒有觸碰到這件事的核心,思考道:“那你的目的是什么呢?與斷靈根有關?”

    如果鳳黯的時間結界只為阻止衛然回去,那有她院落中的結界就夠了,沒必要控制魔都的時間,惹眾人懷疑,除非她在掩蓋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兵P黯抵死不認。

    斯然偏頭看向玄錚,看來他也沒有接觸到問題的核心,不然也不會一直問她。

    但不管鳳黯有什么目的,她對玄錚有了二心已是事實,玄錚雙手交握,發出骨節錯位的聲音,抬眼道:

    “你知道的,我沒有那么多耐心,其實你說與不說都不重要,只要我殺了你,你又豈能興風作浪?”

    鳳黯覺察出殺意,抬眼便見玄錚推開伍鋒,手上魔力強盛,朝著她就是致命一擊,這一擊若是落在她的身上,她定然魂飛魄散。

    她來不及多想,頓時釋放力量,黑壓壓的烏鴉隨即縈繞身側,前赴后繼的撲向玄錚,四周靈波翻滾,兩方力量一觸碰立即爆發出強大的沖擊力。

    這種情況來得突然,衛然想要保護斯然,便不能上前協助鳳黯,正在他惘然無錯時,強大的沖擊力迎面而來。

    由不得他思考,他當即擋在斯然身前,替她拂去大部分的沖擊力,待沖擊力散去,眼前只玄錚一人,而鳳黯竟消失的無影無蹤。

    “鳳黯呢?”斯然驚道。

    就在這時,玄錚手中的魔力凝聚成一把長劍狀,他手持長劍,劍尖一轉指向斯然。

    凜冽的寒風從身前而來,可身后的寒風似乎更盛。斯然當即覺察到不對,回頭一看,便見成群上萬只烏鴉向她撲翅而來。

    與此同時,衛然也覺察到了殺意,他持劍擋在斯然身前,大喊:“鳳黯,你答應過我不傷斯然的?!?

    “我現在反悔了,我和她,你只能選一個?!兵P黯空靈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7017k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