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穿成倒霉女配的修仙體驗第119章 壓制

    不出兩個時辰,宜陽整座城的人都堆在了斯然玄錚等人住的客棧,掌柜的親自敲門驅客,并讓他們給這里的人一個交待。

    “你們沒來之前,我們宜陽何時出過這樣的事情?怎么你們剛來一天,這里就不太平了?”

    “就是,就是?!?

    “你們必須給我們一個交待?!?

    “城門已關,若是你們說不清楚,那就把命留下吧!”

    斯然看著門前這些手持各種農具、廚具的人,他們淳樸的臉龐浮現兇神惡煞的神情,決心討公道的信念不可動搖。

    越是淳樸的人,認準一件事后越堅定。斯然深知此理,所以她并沒有開口說話,此時說什么都是錯,只會更加堅定他們的想法。

    況且,昨日的事確實是他們所為,而背后那股操控一切的力量,她還沒有頭緒。

    伍鋒有些驚慌,看向玄錚問道:“魔…”

    意識到不對,伍鋒連忙改口道:“陸兄,此事怎么辦?”

    玄錚正閉目養神,聞言后,緩緩睜開眼,低聲道:“大不了就全殺了?!?

    昨夜只郭老爺一人就讓他們狼狽至此,若是宜陽整座城的人,那他們會是什么樣子?伍鋒不敢再想下去。

    玄錚緩緩睜開眼,低頭看著手中凝聚的魔力,與此同時,斯然和伍鋒也留意到他手中的動作。

    “你恢復魔力了?”

    伍鋒隨即也試著凝聚靈力,果然,他的靈力也恢復了,看樣子雞鳴之后,不僅宜陽恢復了生機,就連壓制他們的禁制也減弱了。

    難怪玄錚這么有底氣!

    如此一來,玄錚等人更不愿意理這些人了,斯然扯了扯玄錚的衣袖,小聲提醒道:“殺了,你去哪找魔元?線索不就斷了?”

    玄錚一想,還真是這個道理!于是殺氣漸弱,多了些煩躁。

    “你們倒是說話???還是默認了?”一膀大腰圓的大嬸質問道。

    斯然見狀,故作一副無辜的樣子說道:“大嬸,不是我們不愿意說,而是我們根本不知道要說什么,我們只是睡了一覺,醒來連發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就被趕出了客棧,其實我也想問問到底發生了什么?”

    那大嬸一聽,伸出蘿卜般的手臂抓著她就往屋外走,指著這個路邊的一片狼藉道:“你看看,你們干的好事!”

    斯然嬌滴滴的道:“大嬸,你看我這柔弱的身子,像是有這么大破壞力的人嗎?”

    聞言,她瞧了瞧她兩指就能掐過來的手臂,如水蛇一般的腰封,而她通體圓潤,身體裝下兩個斯然還有余。

    這樣柔弱的女子,怎么可能干的了這么粗暴的事?

    對比之下,大嬸瞬間覺得自己粗魯了,于是松開抓著她的手,指著玄錚等人說道:

    “你是沒有什么力氣,做不來這些事,可不代表他們做不來!”

    衛然上前將斯然護在身后,然而斯然卻走到他的前面,一句“無事”安慰他后,便轉過頭對大嬸說道:

    “我發誓,你們眼前的狼藉并非他們所為?!?

    她說的是并非他們所為,而不是與他們無關,這話一點毛病沒有,因為這些破壞力可都是郭老爺貢獻的。

    衛然淡淡一笑,稱贊道:“你可是個鬼機靈!”

    眾人見這般面善的人信誓旦旦的說著,頓時動搖了決心。斯然見狀,心中暗自得。

    可就在危機即將化解的時候,遠處又跑來一哭唧唧的婦女,她直接撲向斯然,大喊道:“你還我兒子!還我兒子!”

    聞言,斯然一怔,這是哪里冒出來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嘛!

    衛然趕忙把那婦女攔住,與斯然保持一個安全距離。

    斯然看著她近乎瘋魔的樣子,問道:“你說清楚,你兒子跟我有什么關系?為什么找我要你兒子?”

    那婦女一聽,無力的坐在地上號啕大哭,邊哭邊說道:

    “我兒子大熊昨日在你窗下玩耍,可他與你說過話后就不見了,一定是你這個吃人的妖怪抓走了,你這個千刀萬剮的禍害,連一孩子都不放過…”

    斯然越聽越離譜,不禁自嘲的笑了笑,而后想起昨日與她交談的小男孩曾送給她一朵花,還約她一起去看花,于是開口問道:

    “有一種花,紫紅色的葉子格外肥沃,但花苞是粉紅色的,且十分小巧,你們知道這是什么花嗎?那個小男孩說東南方向有這樣的花,你去找了嗎?”

    聞言,那婦女先是一怔,想了想后又哭著說了起來,“紫梅?你又胡說八道,這種花早就被郭老爺毀了,現在哪里還有?”

    “我找了他整整一夜,走遍了宜陽的大街小巷,可都是沒有找到他的身影,我一夜未合眼”

    斯然一聽,從這婦女的話語里嗅到了一絲不對,隨即問道:“你說你找了一夜,那這一夜你去哪里找了呢?”

    雖然她還不明白宜陽為何會有壓制,但昨日夜里,這里的人似乎睡得太沉了,外面這么大動靜都沒有聽到,顯然有同樣的壓制控制這里的人。

    聞言,那婦女仔細回想起來,最后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說道:“我在附近的林中找著找著…就睡著了?”

    她扶著額頭,不可置信道:“我怎么突然就睡著了?”

    斯然聞言一笑,然后又朝著眾人問道:“昨夜發生那么大的動靜,你們都沒人出去看看嗎?”

    眾人面面相覷,詫異的看著彼此,隨后說道:“我昨日太累了,沒聽到外面的動靜?!?

    “我也是啊,天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都習慣了?!?

    “可不?這到點就犯困,就什么也聽不到了?!?

    見狀,斯然給衛然遞了個眼神,衛然立即心領神會,找到一只木棍學著郭老爺昨日的樣子揮舞起來,“砰”的一聲,地面上的青石磚應聲而裂。

    眾人被嚇一跳,怒道:“你干什么?看你這么熟練,昨夜的事一定是你干的!”

    斯然走了過去,指著地上碎裂的石磚說道:“看,石磚碎裂會發出這么大的聲音,白日里還會被嚇一跳,可你們熟睡時,這么多人竟絲毫沒察覺,你們不覺得異常嗎?”

    斯然這么一說,眾人確實覺得有些不對,這些年來,他們睡得很沉,夜晚也無事發生,所以全當白日里勞作累的,可眼下看來并非這么回事。

    7017k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