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穿成倒霉女配的修仙體驗第137章 傳聞

    自華清恢復記憶下了追殺的門令后,這是兩人第一次碰面。

    而衛然也是第一次見到恢復記憶的華清,曾經總愛哭哭啼啼、遇事就躲在伍鋒身后的弱女子,搖身一變成了殺伐果斷的門主。

    “華清…”

    他一時還有些不適應,將茶水推到她的面前,“華清門主,喝口茶緩緩?!?

    華清將面前的茶一飲而盡,目光始終盯著伍鋒,片刻不移,好似其余之人都不存在一樣。

    斯然輕咳一聲,問道:“你與云溪、蘇宗主他們一起來的?”

    “是?!?

    “尋找魔元?”

    “路過而已?!?

    華清看也不看她,但卻知無不言,于是斯然猶豫一下,又問道:“那你們此行是做什么?與上清宗門有關嗎?”

    云溪十分反常,斯然隱隱覺得其背后的原因與上清宗門有關,不然她想不到她還能為了什么。

    他們離開上清宗門時,動靜鬧的極大,而后魔元現世,天有異相,想必給宗門帶來了不少麻煩。

    斯然只是試探著問一問,想著華清可能不會如實相告。然而華清聞言后,眼眸一抬,看著她道:

    “玄錚未死之事已是世人皆知,你這個人人稱頌的誅魔英雄如今卻成了眾矢之的,你不會沒有察覺到吧?”

    華清轉念一想,又道:“也是,反正你一向卓爾不群,只是這次欺瞞世人,又淬煉傀儡的事情東窗事發,上清宗門總是要有個說法的?!?

    斯然聞言點點頭,隨即明白他們此行是去上清宗門找麻煩的,只不過是路過此處,發現有魔元的跡象,這才停了下來。

    “既然你們確定了此事,那你們打算如何做?”

    “眾人是絕不會允許宗門中有蛀蟲的,即是上清宗門也不行,至于其他,恕我不便透露?!?

    斯然知趣的點點頭,而后垂眸盯著瓷器中的茶水,片刻后,端起淺酌一口,“云溪和蘇宗主還被困在宜陽城中,怕是一時三刻脫不了身,你不去相助一下嗎?”

    “他們修為不弱,眼下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斯然抬眼一看,見華清死盯著伍鋒,看來取不到他的性命,她誓不罷休。

    背對華清坐著的玄錚見狀,冷聲問道:“伍鋒,用我幫忙知會一聲,你好歹也是積字齋的人,我這個魔君自然要護著的!”

    華清聞言一驚,偏頭看向說話之人。

    而伍鋒目不轉睛的盯著華清,喝了口茶后,把茶碗往桌上一摔,拒絕道:“不勞魔君費心,此事我親手來?!?

    此言一出,華清也看清了玄錚的容貌,此時恢復部分魔力的玄錚,整個人也透著幾股邪氣,與昔日的容貌并無什么不同。

    華清一眼就認出了他,驚愕道:“玄錚!”

    剛剛與伍鋒纏斗,再加上林中視線昏暗,所以她并未看清,只當這是上清宗門弟子陸澤奕,眼下看來,真是大錯特錯了!

    “不是…剛剛跟你在一起的是他?不是陸澤奕嗎?”

    斯然一聽,顯然她還不知道陸澤奕就是玄錚的事情,如若告訴她這個真相,便坐實了上清宗門包庇她,欺瞞世人的罪責。

    “澤奕師弟怎么會跟我這種叛徒在一起呢!他自然是留在宗門內苦心修煉?!?

    聞言,華清瞠目結舌,如臨大敵般繃緊神經,謹慎后退,“看來傳聞都是真的了!”

    她是個聰明人,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所以眼下她只想快速離開這里,殺伍鋒有的是機會,可玄錚一出手,她便再無機會。

    斯然見她緊張的很,于是伸出手去安撫她,可手指剛一觸碰到她,便見她“噌”的掏出袖中的暗器。

    斯然隨即按下她的手,雙手反握住她,抬眼指向遠處的宜陽城,“云溪和蘇宗主還沒有追來,看樣子是被困在里面了,你還是去幫一把吧!”

    她現在還猜不透玄錚,所以擔心玄錚來了脾氣,兩人一旦動起手來,她可攔不住。二是她瞧出了華清的心思,于是直接給了她一個理由。

    然而玄錚未發話,伍鋒就坐不住了,拿起桌上的靈劍看在她的面前,厲聲道:“你我還未分勝負,不許走!”

    華清聞聲看他,眼中早就沒有了對此事的執著。斯然見狀,與衛然默契的交換眼神后,衛然一個上前熊抱住伍鋒,而斯然拉起華清就遠處走去。

    待送出百米后,斯然正欲回來時,華清一把拉住她道:“再送送我吧!”

    于是兩人又往前走了走,華清見脫離了幾人的視線,這才說道:“世人傳言你與玄錚不清不楚,為其大鬧淬骨庭,叛出師門,我起初還不信,還想到上清宗門親自問你,如今看來…”

    斯然笑著打斷道:“如今你信了!”

    華清面色凝重,又道:“我還聽說淬骨庭上,你淬煉的傀儡當眾向你表明心意?”

    關于衛然那日的話,斯然始終回避著,而衛然也與她有著同樣的默契,不曾再提起此事。

    斯然聽而不聞,手中把玩著腰間的玉石貓,盯著腳下的路一步步走著。

    “真沒想到衛然兄弟竟是傀儡!雖然我并不想你與傀儡做道侶,但與玄錚相比,我寧愿你與衛然兄弟在一起,不過我看你的心思似乎是在玄錚身上!”

    斯然手上把玩玉石貓的動作一頓,抬眼看向華清,只見她正盯著自己,而后拿起她手中的玉石,說道:

    “剛剛我就看玄錚手中雕刻著這個物件,還別說,他的手藝還不錯,真看不出來這是殺人的手中出來的物件!”

    斯然知道她想問什么,但她偏偏不答,只道:“華清,你與伍鋒還能回到從前嗎?”

    “不能!”華清果斷道,“命運使然,我也沒有辦法?!?

    斯然抬起眼眸看向她,“我也是一樣!命運使然,可我不能從!我就送你到這里吧,此行小心?!?

    華清點點頭道:“珍重!”

    而后她御劍而行,身影消失在林中。

    斯然看著她遠去的背影,頓時思緒萬千…

    命運使然,她與玄錚二人注定是要有情緣的,盡管她不認不想,一再的克制,可還是在不知不覺中心動了…

    7017k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