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穿成倒霉女配的修仙體驗第140章 錯覺

    “嘩嘩”的流水聲充斥在耳邊,黑暗狹窄的甬道中,兩人的身影在石壁上若隱若現,十分詭異。

    危險的氣味在暗室中蔓延,為了不暴露位置,斯然熄了手中的靈火。

    眼前的路暗河攔腰斬斷,她周身凝聚靈力,身姿輕盈的越了過去,而后仔細觀察四周的情況,朝著石壁對面的甬道走去。

    從甬道中拐了個彎,她終于看見了一男一女的身影。

    只見玄錚盤坐在地中央的陣眼之上,周遭的陣法圖忽明忽暗,閃爍不定。而鳳媚站在一旁護法,目不轉睛的盯著陣法圖。

    這陣法…

    斯然仔細的看著,可惜她在煉器方面頗有天賦,可對于陣法卻是一竅不通,看了半天,她只能看出這陣法呈兇相,殺傷力極強。

    “誰?”

    斯然正看得認真之時,鳳媚一道魔力轟了過來,好在她及時發覺,這才僥幸躲過了一擊。

    也因此,她發現她的速度變快了,不再像以前那般發現危險也躲不過去了。

    她正詫異她恢復的如此之快時,玄錚已至身前,氣勢凜然逼人,質問道:“你怎么走到這里來了?”

    “我…”

    斯然正苦思編個什么樣的借口時,鳳媚殺意凜然,冷聲道:“魔君,不能…”

    “你出去!”玄錚打斷她道。

    聞言,鳳媚不甘心的看著斯然,怒氣沖沖的離去了。

    斯然隱約的覺察到她是想殺了她,看來她撞破了兩人的秘密,眼下必須想個合理的理由才是。

    就在她緊張著玄錚會怎么質問她時,只聽頭頂響起低沉又渾厚的聲音,“你今日回來的有些早!”

    斯然微微仰頭看向他,他的眼眸如往常一樣幽邃,但此時卻多了一絲暖意。

    “嗯,都完事了?!?

    她沒想到他會說這個,所以愣了一下。

    “靈蝶傳回消息,各宗門已到上清宗門,我師尊須在三日后給眾人一個答復,我與衛然明日就要趕路了,所以來跟你告個別?!?

    “你要親自去?”

    玄錚蹙眉,毫不掩飾他的擔心。

    “我就到上清宗門山下的竹林,不會上去的,我想到了一種方法,只是受光線和距離影響頗大,所以還是要走這一趟?!?

    斯然抬眼看看他,見他沒有異樣的情緒,于是試探道:“就此事,如果你沒有別的事,那我就走了?”

    “急什么?”玄錚拽住她的手,魔力灌入她的體內,“連續十日滋養金丹,更有鮮活,可不能半途而廢?!?

    “我明日必須走了,時間上怕是不行,還是算了吧,我慢慢養著?!?

    說著,斯然就要抽回手,奈何

    玄錚握得太緊,她抽了一次沒抽動。

    “今日最后一日了?!?

    斯然聞言一驚,連續十日,怎么就最后一日了呢?

    玄錚見她詫異的樣子,邪魅一笑,“你回來的晚,我每次去,你都睡得沉了,所以我便沒打擾你?!?

    斯然面色震驚,隨即轉為怒色,“魔君大人,你現在是欺負我修為弱嗎?男女有別,你怎可一而再,再而三的入我閨房?”

    “可你靈力恢復的差不多了,不是嗎?”

    玄錚一副功勞很大的樣子,頗為得意。

    斯然一想也是,這幾日她明顯覺察到靈力盈盛,本想瞞著玄錚此事,卻沒想到一切都是他的功勞。

    “好吧,那謝謝你,下次請不要這樣了?!彼谷粺o奈道。

    “好?!?

    玄錚應聲,而后拉著她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專心的給她輸送魔力,斯然趁此,默默的記下陣法的樣子。

    待玄錚快要輸送完魔力時,他忽然開口道:“我這次就不跟著你去了,你自己萬事小心,如若有什么萬一,記得用傳音靈鶴通知我?!?

    “好?!?

    斯然爽朗應聲。

    她本來就沒想帶他同行,剛剛又在這里撞破了他的秘密,她還愁找什么借口能不讓他跟著呢,沒想到他自己開口說不去,她簡直太開心了。

    “前些日子我讓伍鋒出去尋鳳黯的下落了,昨天他傳音給我,說是鳳黯回到了西境,所以我想著滋養完你的金丹后就出發?!?

    玄錚語氣如常,似是說著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伤谷宦牭竭@卻坐不住了。

    她還不知道鳳黯的來歷,不知道煉造她的人是誰!

    而這些消息對她至關重要,若是玄錚一怒之下殺了鳳黯,她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知道這些答案。

    斯然平靜的心頓時起了波瀾,直接問道:“你是要清理門戶,還是為了魔元?”

    玄錚毫不掩飾道:“兩者皆是我的目的?!?

    聞言,斯然心中一震,陷入了沉默,一番掙扎后,她抬頭問道:“你可以不殺鳳黯嗎?”

    “她視你為敵,幾次想殺你,你怎么會想救她?”玄錚不解。

    可斯然又不能讓他知道她的真實目的,于是陷入了沉默,想著該以什么理由將此事糊弄過去。

    然而未等她說話,玄錚就開口說道:“好,我把她帶回積字齋?!?

    斯然:“多謝?!?

    玄錚垂下頭,始終愁眉不展,默默的給她輸送著魔力,似乎還有什么心事。

    而斯然自是覺察出來了的,但她知趣的不問,就像她一直留意法陣的圖案,卻始終不問。

    知道得多,死得早的道理,她自是懂得的,眼下裝傻才是最好的活路。

    然而玄錚沒有給她裝傻的機會,他忽然抬起頭,深情款款的看著斯然,柔聲道:

    “我喜歡上你了!”

    斯然震驚,整個表情都凝固了,而玄錚繼續說道:

    “之前我是不確定,但眼下我確定了我自己的心意,我該怎么辦?我很恐慌…”

    “我厭煩這種若即若離的關系,恐懼這種隨時可能會失去的感覺,阿然,我該怎么辦?”

    原來他剛剛的一切反常,都是因為此事!

    難怪他沒有追問她怎么會出現在此處,難怪輕易就答應了放過鳳黯,原來如此。

    玄錚緩緩的將她擁入懷中,可斯然比他還要恐懼,整個人不禁打了個寒顫,條件反射般的推開了他,猛地站起。

    “這是你的錯覺,如果不是錯覺,那就是你理解錯了?!?

    說完,斯然就推開他往外跑,而玄錚并沒有攔她,只是停在原地,開口道:“阿然,這里是我的家鄉…”

    7017k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