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穿成倒霉女配的修仙體驗第150章 危機2

    淬骨庭上,眾人迫于鎮守婆婆的威嚴,目目相覷,不敢發一言,他們將心中的憤懣化作鄙夷之色表現在臉上。

    各位宗主見狀,相視一看,不得不站出來說話。

    靈冥宗林宗主率先開口,“婆婆,上清宗門作為修仙首宗本應從諫如流,可如今你不讓眾人開口說話是什么道理?”

    凌云宗宗主點點頭,贊同道:“是啊,婆婆,即使你想獨斷專行,也沒有脅迫眾人的道理?!?

    聞言,鎮守婆婆轉頭看向他們,冷笑一聲道:“什么首宗,不是將上清宗門除去宗門之列了嗎?怎么一會的功夫就忘了?這記性,真是比我這個老婆子還差!”

    聞言,靈冥宗林宗主一拂袖子,勃然大怒,“你這個老婆子,實在不講道理,看來今日是商討不出什么來了?!?

    此話一出,鎮守婆婆手中的拐杖猛地捶地,一身大乘期的威壓突然向各宗門襲去,迫使眾人不得不齊心協力抵抗威壓。

    奈何眾人使盡了全力,面色猙獰,也沒有使威壓減弱半分。

    “婆婆,差不多了!”千俞勸阻道。

    鎮守婆婆就像沒聽到一樣,威壓不弱反而更強了。

    邱長林艱難的抵抗著,提醒道:“婆婆,你別誤傷無故??!”

    可鎮守婆婆哪管這些?她的記性本就不好,此時也分不清究竟是誰得罪了她。

    關鍵時刻,御靈宗蘇宗主忽然想到了什么,朝著她大喊道:“婆婆,你日日夜夜思念的阿郎回來看你了,就在你的身后,他依舊年少英俊,如你們分別時那樣,你不想見他嗎?”

    聽到“阿郎”兩個字時,鎮守婆婆猛地一激靈,周身威壓一抖,而后慢慢減弱,直至消失。

    “不要,不要讓他看見我現在的樣子,不要,不要…”

    她用手遮著皺紋橫生的臉,驚慌失措的四處躲避,然而淬骨庭上空空如也,根本無處藏身,于是她越跑越遠,逐漸偏離淬骨庭。

    云溪見狀不妙,當即出聲提醒道:“婆婆,婆婆,他們騙你的,你身后根本沒有人…”

    可鎮守婆婆已經神志不清了,任憑她怎么喊,她都聽不進去了,最終像風一樣消失在眾人的視線里。

    千俞望著她遠去的身影,十分淡然,隨即面向眾人歉聲道:

    “讓各位見笑了,我還是剛剛那句話,我怎么樣都無所謂,但上清宗門的一草一木,你們都動不得,至于那些虛名,依婆婆所言,你們想要就拿去吧!”

    他抬眼瞧著鎮守婆婆離開的方向,喃喃說道:“雖然鎮守婆婆神智不全,但她在一日,就會護上清宗門一日?!?

    他這話像是在自言自語,實則是警告眾人。

    御靈宗蘇宗主見狀,提議道:“要不就依千俞宗主所言,只要他擔得起這罪過,我們同為宗門,休戚與共,不追究上清宗門的罪責也罷!”

    眾人思量一番后,紛紛點頭,隨后將目光看向千俞,看他如何擔這罪責。

    這一束束目光都是催命的,千俞自然明白這其中的意思。

    他微微仰頭看了一眼上清宗門的天空,然后一步步走向淬骨柱。

    “師尊…”

    云溪與其他上清宗門弟子異口同聲道。

    但千俞心意已決,他一擺手,示意眾人不要開口阻攔,而后雙臂上揚,五指朝天,周身靈力引動天雷。

    剎那間,烏云密布,電閃雷鳴,一道道閃電灌入淬骨柱中,兩者力量相融,碩大的淬骨符印浮于淬骨庭上空。

    “他是要受淬骨之刑?”

    “不,他是要把生命和修為通通獻出去,以此延續上清宗門的氣運!”

    “他都這步田地了,還想著如何能讓上清宗門走的更遠些?!?

    庭下議論紛紛,炸開了鍋。

    就在這時,淬骨庭上忽然出現數人的人影。千俞宗主抬眼一看,正是鮮少出關的幾個師兄弟。

    “師兄師弟,你們放手,這是我該受的,讓我來承擔一切罪責…”

    幾人齊心協力,嘶吼一聲后,徹底打斷了淬骨之刑,隨即幾人與千俞宗主一同落在了青石磚地上。

    “師弟,你這是干什么?你死了,能解決什么問題嗎?”

    “師兄,云溪說得對,眼下我們應該考慮如何善后魔頭之事,而不是無故的減弱己方的力量?!?

    ……

    “你們是讓我們來看兄弟情深的嗎?”蘇善信的臉色十分難看。

    千俞說服不了他的師兄弟,也反抗不了,而淬骨庭上下的憤怒已然壓不住了,眾人覺得被戲耍了一般,認為上清宗門根本不想給出說法。

    就在兩方戰火一觸即發之時,斯然狂笑一聲,緩緩走上淬骨庭。

    眾人聞聲看去,隨即一驚,沒想到她竟孤身來到了淬骨庭。

    而邱長林看到斯然時,整個人像炸了毛一樣,覺得被戲耍了,勃然大怒。

    明明說好了不大鬧的,做好周密撤退計劃的,可她竟然送上門來,這不是有來無回嗎?

    可青峰劍門式微,眼下他也做不了什么,只能氣鼓鼓的站在一旁。

    與他一樣有所擔心的,還有華清,她之所以一直沒有說話,也是因為她初任華清門主,地位不穩,說了也不能服眾。

    斯然雙手鼓掌叫好,而后向千俞施了個禮,笑道:“逆徒斯然回來看望師尊了?!?

    她一句話將她與上清宗門劃清了界限,而后繼續說道,“你們繼續,就當替魔君行行好,除去一個大敵,他日一統宗門時,也好順利些?!?

    眾人都知她與魔頭玄錚經常一同出入,此言一出,他們自然以為這是玄錚的意思,于是,所有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她的身上。

    “你們果然有翻覆宗門、滅世的想法!”蘇善信大驚道。

    “滅世的想法暫時沒有,翻覆宗門的話…”斯然略一思量,而后看著他們笑道:“這不?你們就幫我做了?”

    聞言,眾人驚駭不已,紛紛慶幸剛剛的淬骨之刑沒有真的落下來。

    這時,有人向千俞宗主喊道:“千俞宗主,她是上清宗門的叛徒,此時不清理門戶,更待何時?”

    “她是誅殺魔頭的英雄,卻幫其取了亓家的復靈芝修煉,現在想來,玄錚死而復活的事情與她脫不了關系?!?

    7017k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