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穿成倒霉女配的修仙體驗第155章 絕處逢生

    話音一落,幾人都拼盡了全力沖向傳送法陣。

    “斯然,快!”

    衛然立于傳送法陣內,伸出手準備拉她一把。

    見狀,斯然回頭看了一眼,見眾宗主與她的距離太近了,若是等她到了再開啟法陣,那就太遲了,弄不好傳送陣法還會將這些宗主一并傳送走了。

    她略一思量,迅速將僅剩的玄錚血倒入幻魔鏡,待幻魔鏡熠熠生輝的開啟后,她立即將其拋向衛然,并囑咐道:

    “開啟陣法!”

    聞言,衛然當即將自身的力量灌入幻魔鏡,準備強行開啟傳送陣法。

    可就在斯然臨近傳送陣法之時,靈冥宗林宗主隨即拋出一道縛靈鎖困住她的手腳。

    斯然整個人失去了靈力的支撐,形似粽子一般從空中極速下落。

    衛然見狀,當即伸出手去拉她,卻聽她大聲呵斥道:“開啟陣法?!?

    衛然被她突如其來的呵斥驚的一哆嗦,隨即準備開啟陣法后,再將斯然拉入陣中,于是他繼續將周身的力量灌入幻魔鏡。

    與此同時,斯然重重的摔在地上,激起一層塵土四散開來。

    她還來不及感受身上的疼痛,將口中的泥土淬在地上,便抬眼看向傳送陣法,只見陣法已然有了反應,一束束光芒自地上的符印射向空中,陣法隨即啟動…

    衛然立即伸手來拉她入陣…

    斯然正心喜之時,肩上突然搭上一只手,而后便覺一陣刺痛,那五根手指好似要穿透她的肩膀一樣,猛然用力的將她向后拽去。

    她與衛然的距離只差那么一點,便相距越來越遠,斯然心知無力回天,于是囑咐道:

    “走,別管我!”

    沒有了幻魔鏡相助,她哪里躲得過幾大宗主的圍攻?

    此時她報了必死的決心,不過好在她替上清宗門脫了困,衛然也能夠安全離開,如果,如果他不回來的情況下…

    斯然不放心的看著衛然,只見他撲了個空,因眼前猝不及防發生的一切而震驚,瞳孔不斷放大…

    她再次囑咐道:“走,趕快離開…”

    她一張嘴,身體拖地揚起的泥沙立即鉆進了嘴里…

    衛然見狀,來不及多想,立即撤出開啟傳送法陣的力量,登時,傳送法陣又恢復以往一樣的死寂沉沉。

    幻魔鏡中最后一股強大的力量襲向抓著斯然肩上的手,斯然只覺肩上一松,整個人再次摔進了泥里。

    當她再次抬起頭時,衛然已經到了她的眼前,而她身上的縛靈鎖已經斷了,周身的靈力又回來了。

    不用說,斯然便知衛然用開啟傳送法陣的力量救了她。

    幻魔鏡陷入死寂中,沒有了一絲靈氣,眼下他們只能靠自己了。

    “快逃!”

    斯然來不及多說,也不清楚自己的狼狽,從地上爬起來就和衛然往遠處跑。

    此時她心中已經沒有了對策,只能看運氣,作山窮水盡的逃亡。

    然而兩人還沒跑出幾步,身后渡劫期和化神期的威壓便如洪水猛獸般鋪天蓋地而來,隨即便見兩人一口鮮血噴灑而出。

    斯然顧不得周身不適,抬手凝聚保護結界將她和衛然罩了進來,頓時,兩個人的身體舒服多了,可支撐結界的斯然卻好似頂了四座高山。

    衛然的力量與靈力不同,不能用于凝結結界,所以他只能以自己剛剛修煉出來的微弱靈力輸入到結界中。

    “我頂著,你先走?!彼谷积X間艱難的吐出幾個字。

    衛然四處看了一眼,只見竹林中的不遠處有一處斷崖,他二話不說,拉著斯然向斷崖跑去,而后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兩人的身體極速下降,斯然回頭看去,只見蘇善信與其他幾位宗主也跟了下來。

    “此崖難不倒我們,又怎么可能難得倒他們?不行,衛然,你必須先走?!?

    眼下形勢緊張,斯然焦急萬分。

    但衛然卻看也不看她,只是淡定的說道:“要么一起走,生也好死也罷,你我路上總歸有個伴;要么你先走,我留下來擋住他們?!?

    斯然見他執意如此,無奈的嘆了聲氣,道:“今日我時運不濟,恐怕沒那么多好運!”

    本來計劃天衣無縫,誰知他們竟同心協力引動了天地之力,全息影像這才受了影像,將他們的位置早些暴露了出來。

    而后玄錚的血用盡,她剛剛要走進傳送法陣,便被幾人按在了地上…

    正所謂一招不慎滿盤皆輸,從斯然泄漏了位置后,就注定了往后的每一步都差那么一點點。

    此時,她只痛恨自己沒有多偷點玄錚的血,也不至于現在如此狼狽。

    兩人穩穩落地,衛然這才回道:“好像你的運氣一直都差點!”

    斯然一想還真是,不然也不會在開始的時候就注定了凄慘的結局,還與倒霉體質相依相伴。

    “那我們就同生共死?!彼谷粦?。

    “那就成全你們!”

    斯然話音一落,身后忽然響起了靈冥宗宗主的聲音,隨即便見一道光影閃到眼前,玄天門門主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一時之間,兩人被御靈宗、凌云宗、靈冥宗、玄天門四大宗主包圍的死死的,斯然衛然默契一視,率先出手,將周身的靈力化作殺招猛地攻了出去。

    登時,黑滾滾的魔氣夾雜著靈力撲面而來,四大宗主見狀,驚道:“魔氣?你果然入了魔道,叛徒逆賊!”

    說話間,幾人便輕而易舉的破了她和衛然的攻擊,而后攻守交換,數道靈力夾雜著威壓猛地攻來。

    斯然衛然傾盡全力抵抗,但仍被逼至夾縫中,動彈不得,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衛然,看來我們的命要撂在這里了?!?

    “恭喜你,你的命運改變了?!毙l然打趣道。

    兩人相視一笑,坦然接受接下來的命運。

    威壓將兩人逼得無處可退,幾乎都快坐在地上了,就在這時,斯然覺得周身枯竭的靈力突然充盈起來。

    隨即便見晴朗的天空突然電閃雷鳴,幾道驚雷劈下,堪堪將四大宗主的攻擊和威壓逼退。

    斯然覺得整個人神清氣爽,周身的傷快速愈合,而后慢慢站了起來。

    “合體期?她竟跨過出竅期,直接晉升到合體期了!”蘇善信等人驚道。

    7017k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