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穿成倒霉女配的修仙體驗第171章 雁巖山的結界

    邱長林一氣之下,立即御劍而去,趕忙追上斯然的腳步。

    本來想著有斯然在,他和玄錚之間不會那么尷尬,卻沒想到,兩人之間又鬧了矛盾,斯然非但一點作用沒起,他還得在中間調和氣氛,不讓空氣凝固。

    三人的修為不弱,不出一刻鐘,他們就到了雁巖山,雁巖山跟別的地方不一樣,山上青枝綠葉,蒼翠欲滴,山下銀裝素裹,白雪皚皚,完全就是兩個季節。

    除此之外,斯然并沒有看出任何稀奇之事。

    “你在哪看見的俞川宗主?”

    聞言,邱長林回道:“雁巖山下有一個小鎮,我就是在那里碰到他的,本來打算用傳聲符告訴你的,但是此處突然無法施展術法,所以我只能親自回去一趟,好在路程不算遠?!?

    說著說著,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繼續說道:“對了,我還看見了衛然和伍鋒,他們也在那座小鎮上?!?

    俞川宗主是個目標十分明確的人,不會貿然對其他人出手,所以斯然倒不擔心衛然伍鋒兩人。

    但眼下還是需要跟這兩人了解鳳黯的情況,所以玄錚開口說道:“帶路吧?!?

    于是邱長林帶著兩人默默的走向小鎮,斯然邊走邊問道:“這雁巖山半夏半冬,如此奇景,是一直就這樣,還是因為魔元?”

    雁巖山的位置也是極寒之地,離青峰劍門也不遠,所以邱長林對此山是了解的。

    “這雁巖山曾有一位癡心的高人飛升了,據說他飛升后就化作了山神守護雁巖山,從未離開過此地,所以有神力滋養的此山便四季如春?!?

    邱長林詳細說著雁巖山的傳說,但他知道斯然想問的不是這個,于是又道:

    “你在猜測這是不是魔元造成的吧?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不是?!?

    明知她想問得問題是什么,可邱長林卻繞那么大一個圈子才告訴她。

    斯然登時白了他一眼,轉眼間,看見玄錚正目不轉睛的瞧著雁巖山冬夏的交界處,她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也沒看出什么異樣,可心中的那股氣還未消,她又不能去問玄錚,于是垂頭默默趕路。

    這個小鎮位于雁巖山的南面,因是極寒之地,所以這座小鎮并不繁榮,人口也少的可能,所以邱長林和俞川宗主才能遇上,但這也說明了斯然也很容易遇上他。

    于是她不禁自危,遂放出幾百只靈蝶藏放在小鎮的各個角落以便察覺俞川宗主的動向。

    幾人很快就到了小鎮,這小鎮的馬路不寬,也沒有摩肩接踵的情況,而這里的人樸素且簡單,日子祥和且安定。

    三人剛進入到小鎮,就碰上衛然伍鋒等人。

    見到斯然完好的站在眼前,他焦慮的神色頓時煙消云散,當即走上前急道:

    “我見聯系不上你,正準備去找你,現下見你安然無恙,我便放心了?!?

    “怎么了?你也看見俞川宗主了?!?

    斯然歪著頭看他,等著他的答案。然而衛然并沒有回答,四處瞧下后,便用手上的草帽遮擋住兩人的面容向旁邊的巷子中移動腳步。

    一通彎彎繞繞之后,幾人回到了衛然伍鋒兩人暫居的客棧,衛然這才說道:

    “我看見了云溪,她一來,必定與俞川謀劃著什么陰謀,而且其他宗門的人也來了?!?

    斯然正欲問還有哪些宗門來了的時候,伍鋒順著他的話說道:“玄天門,御靈宗,凌云宗,靈冥宗,還有…還有華清門?!?

    斯然一聽,這場魔元之爭是真熱鬧了,她抬眼看看玄錚,不禁為他擔心起來。

    他傷勢未愈,又有這么多爭奪魔元的對手,想必是要吃些苦頭了,可轉念想到他在洞穴中對自己作的惡事,心又一橫,懶得管他了。

    斯然淺酌一口茶水,突然覺察到一絲不對,如若這么宗門在此,這鎮上定然熱鬧非凡,可這鎮上冷清的很,一看衣著都是當地的村民。

    若是這些宗門已經去尋鳳黯了,那她即使有傷玄錚的密招在手,也必然是雙拳難敵四手,此時早就交出魔元了才對,可雁巖山的異象仍在,魔元顯然還在鳳黯的手中。

    “這些宗門去追鳳黯了吧?可鳳黯是怎么堅持這么久,仍將魔元握在手中的?”斯然疑惑道。

    伍鋒又道:“這就要說說雁巖山的另外一件事了,有一好事,也有一壞事,你們先聽哪個?”

    “別賣關子了,快說?!?

    玄錚語氣如常,卻有一種莫名的威懾力。

    就連伍鋒也不禁怯懦起來,應聲回道:“鳳黯逃進了雁巖山內,隨后雁巖山出現了一道渡劫期的結界,這個結界怪的很,幾大宗門宗主聯手也沒能破開?!?

    “后來聽當地的村民說,這結界是山神所設,必須一男一女才能進入,且兩人須是情同意合、清身潔己之人方可進入,若非如此,縱使有天大的本領也休想破陣而入?!?

    “清身潔己?”斯然道。

    “對,就是情同意合,且同為處子之人,你說宗門中情同意合之人早就成為道侶了,哪里來的處子?所以各大宗門都被困在了結界外,連山門都沒進入?!蔽殇h解釋道,

    聞言,玄錚睨視著他,犀利道:“這就是你說得好消息?”

    伍鋒點點頭道:“對,壞消息就是我們現在也進不去?!?

    說著,他瞧了瞧屋內的幾個大老爺們兒,最后目光落在唯一一位女子的身上。

    斯然見他的目光始終停留在她這里,頓時不悅起來,嚷道:“你看什么看?幾個意思?”

    伍鋒見沒有外人,于是直言道:“斯然,這里就你一個女子,你看你心悅之人是衛然,還是我家魔君?不妨去試一試,能知道自己的心意不也挺好?”

    斯然一聽,頓時肺子都氣炸了,可她不能說她已不是清身潔己之人,也不能承認這段感情,只能自己生著悶氣。

    伍鋒見斯然臉色不對,又轉頭看向玄錚,“魔君…”

    “閉嘴!”

    周圍的空氣瞬間安靜下來,陷入了死寂,衛然瞧著幾人不尋常的臉色,猶豫著開不開口。

    7017k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