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穿成倒霉女配的修仙體驗第032章 十五歲的師兄

    青峰劍門四季如冬,白雪皚皚,食物單一。

    邱長林打小被門主收養,從未出過青峰劍門。年紀小時,總有歷練歸來的師兄給他帶外面的吃食,后來宗門無故起了大火,復靈芝一夜之間化為灰燼。

    幾年之后,青峰劍門勢弱,于是宗主下令,所有人閉關不得下山,自此,他再也沒有沒有吃過外面的美食。

    斯然聽他講述發生剛才那一幕的緣由,總結成一句話,就是饞桃子了。

    他明明可以依靠靈力解決的事卻偏偏選擇獨自爬樹,這行為、理由,實在太像一個孩子了。

    斯然不由得問道:“你今年多大?”

    邱長林:“十五?!?

    青峰劍門竟然把門主靈劍交給一個孩子!斯然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

    可眼前的人皮膚黝黑,目光堅韌,臉龐也是棱角分明,怎么看都不像個孩子。

    不得不說,他長的可真顯老。

    斯然苦笑道:“原來是師弟??!那你在亓家的言談舉止都是裝得了?我還真沒察覺出何處不妥,你絕對有藝術家的潛質,不搭個戲班子可惜了?!?

    “還是叫我師兄吧,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鼻耖L林邊說便往嘴里塞個桃子,他忽然想起什么,又道,“藝術家是什么?能吃嗎?”

    十五歲的師兄,這算不算占她的便宜?斯然面露尷尬,有些難為情道:

    “好吧,那我就叫你長林師兄,藝術家可以掙靈石,靈石可以買吃的?!?

    邱長林隨意應了一聲,有種視金錢為糞土的意思,然后就吃起了桃子,邊吃邊嘟囔了一句:“太麻煩?!?

    斯然:…

    頓一頓,斯然開口問道:“那師兄說過的話可還算數?我可是討人情來了?!?

    “當然,我可是青峰劍門的執劍人,一言九鼎的?!鼻耖L林指了指手中的門主靈劍。

    聞言,斯然終于松了一口氣,于是把他離去之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講給他聽。

    從她試圖憑借三寸不爛之舌脫身到狼狽逃跑…

    聽完后,邱長林桃子也不吃了,背起靈劍就欲找亓老爺子算賬去,口中還不斷的數落著。

    “還想憑借三寸不爛之舌脫身?不是我說你,你跟你師尊一個性子,總合計不切實際的事情,走,我這就同你破了那法陣?!?

    仔細想想,千俞師尊還真是這個性子,不然也不會將玄錚剔除魔根后,瞞著天下人將其收入宗門。

    可斯然是做了逃跑打算的,如若沒有那個法陣,她們也就順利逃出來了。誰曾想,亓家從祖宗十八代就這么狠毒,竟出賣魂魄設了這個法陣。

    斯然也不作任何解釋,催促道:“那就趕快吧,衛然他們還在里面呢,時間越久越危險?!?

    三人隨即御劍返回。

    雖然斯然請動了邱長林,可她心中仍是不安,因為在她眼中,他只是十五歲的孩子。

    途中,斯然看向玄錚,附耳詢問道:“他真的行嗎?說到底,他不過是個孩子…你不要敷衍我,衛然他們等不起了?!?

    玄錚知道他真實年齡時就十分淡定,現在依舊如此,“你知道他什么修為嗎?”

    這也是斯然擔心的問題,上清宗門不乏天賦異稟、又肯吃苦好學的弟子,可十余年下來也只是個元嬰。

    除非那把門主靈劍威力非凡,不然她真放心不了。

    玄錚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輕描淡寫的說道:“化神?!?

    千俞宗主修煉近百年才至化神,而邱長林十五歲就到這境界了??梢娗喾鍎﹂T真是養人,難怪曾是修仙界第一大宗。

    斯然頓時驚掉了下巴,可轉念一想,又怕玄錚如上次那般騙她。

    邱長林的御劍速度極快,他率先到達亓家,然而腳下并沒有什么亓家,只是障眼法下的樹林。

    他不等斯然玄錚跟上,劍鋒一轉,整個人沖進了法陣中,而法陣外的符印竟然沒攔住他。

    “你們在此等我,我去把他們帶出來?!?

    空中飄蕩著他的余音。

    等待的時間總是十分漫長,斯然在法陣外站了很久,時間越久越不安,可又什么都做不了。

    突然,法陣上方的符印開始顫動,沙浪洶涌肆虐,比以往更甚,似要吞噬整個世界…

    半柱香過后,法陣中的沙浪逐漸變弱,黃沙沉落,視線逐漸清晰,只見法陣中四面的流沙呈旋轉之勢直沖云天,與符印相輔相成,將邱長林困于法陣中心。

    法陣的威壓如同狂龍般逼向邱長林,壓得他蜷曲著身體,動彈不得,而周遭的流沙還時不時的竄出沙龍攻擊,使他顧此失彼,邱長林頓時落去捉襟見肘的窘迫境地。

    這就是那四個陣眼?

    斯然面若冰霜,紋絲不動的看著陣中情形,實則整個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不禁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之前這么斷定我有辦法,怎么,現在不相信我的辦法了?”玄錚瞧出她內心的慌張,突然開口道。

    這好似安慰的話語吸引了斯然,她看一眼他,說道:“我相信你有辦法,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所保留,或者隱瞞所需要付出的代價?!?

    斯然依舊聯系不上衛然,而法陣中也不見衛然伍鋒華清三人,心中愈加不安。

    不等玄錚開口,斯然御風而起,手持靈劍劈向法陣外的符印。許是邱長林正消耗著符印的大半力量,這一擊下來,斯然瞧見了法陣的缺口。

    她順缺口而下,與邱長林在陣中匯合,三五下清除掉他身上的沙龍,沙龍被擊潰后再起攻擊之勢,卷土重來的攻擊更猛更烈,但斯然對運用靈力一事已經得心應手了,眼下這些攻擊根本不算什么。

    由于斯然分走了一部分攻擊,邱長林隨即走出困境,靈力化咒,咒隨靈劍形成卷風之勢,直搗法陣的符印。

    符印陡然裂開,卻不肯就此罷休,威壓之勢頓長,沙浪驟起,法陣力量不弱反而更猛。

    邱長林與法陣的力量僵持不下,靈劍插在符印細微的裂縫中,遲遲不前。這時急需一個人打破這種局面,而斯然是唯一的人選。

    “師妹?!?

    斯然:…

    雖然聲音親切好聽,可斯然總有一種怪怪的感覺,好像被人占了便宜。

    她騰空而起,將周身靈力賦予在邱長林的靈劍上…頓時,靈光炸裂,長虹貫日,整個法陣隨之崩塌,一切事物塵歸塵,土歸土。

    眼前的亓府已是斷垣殘壁,唯有三座石獅子依舊坐于門前。

    斯然:“看見衛然他們了嗎?”

    邱長林搖搖頭,道:“我進來時并未發現活人?!?

    活人?衛然體質特殊,那伍鋒華清他們…斯然不肯相信現實。

    塵埃落定后,斯然瘋魔般的在廢墟中尋找,始終不肯放棄。eenndd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