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穿成倒霉女配的修仙體驗第068章 階下囚

    斯然吃完丹藥后,舒筋活絡,整個身體舒服多了,于是靜靜的躺在華臺上,閉目養神。

    直至華清門弟子前來,使用法印取下通天鎖鏈,作為手銬腳鏈捆住她的手腳,隨即又施加了幾道縛靈鎖。

    斯然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他們搗鼓,時不時還提醒一句,“這個有點松,不牢靠?!?

    “這個位置磨腳,可不可以幫我施個減重的靈術?”

    “這個還能再緊緊?!?

    “那個,道友,能不能麻煩你給我施個驅塵術,讓我體面一些可好?好歹我也是上清宗門的美女?!?

    眾弟子:…

    她說得一些話確實有道理,能更便于控制她,所以這些弟子不得不照做,整個過程下來被她指揮的一愣一愣的,不過,倒也滿足了她光鮮體面的要求。

    在眾多弟子的目光中,斯然拖著“當啷當啷”的手銬腳鏈,一步一步走下華臺,而御靈宗宗主蘇善信在一旁監督,防止有意外發生。

    斯然從他身旁走過,笑著和他打招呼:“你好啊,蘇宗主,身體恢復得如何,無礙吧?”

    斯然本是關心,可話一出口,就感覺有些不妥,怎么挑釁的意味這么濃?

    聞言,蘇善信冷著個臉,不悅道:“托你的福,老夫好得很?!?

    斯然尷尬得笑笑,從他身旁徑直走過,心道:“我哪有什么福分可言??!”

    華清門的議事庭類似于上清宗門的淬骨庭,都是懲戒宗門弟子的地方,只是名字聽著文雅一點而已,還以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議,實則不過是質問、拷問、懲戒、以及誅殺。

    議事庭上坐著各宗門宗主,亦或是代表宗門的掌事人,庭下被各宗門弟子圍繞著死死地,有看熱鬧的,有防止她逃跑的。

    斯然穿過人群走上議事庭,面對前排落座的各宗門宗主施了個禮,態度謙遜,隨即華清門弟子拿出一紙罪書大聲朗讀。

    “上清宗門逆徒斯然勾結滅宗之人伍鋒,破御魔劍封印,偷盜御魔劍,其罪一?!?

    “欲起陣,召魔神入世,復活魔頭玄錚,其罪二?!?

    “擅闖華清門,破華臺封印,其罪三?!?

    “于西境伙同魔修之人傷我華清門弟子,其罪四?!?

    “出手傷宗門弟子…”

    斯然也記不清他到底說了幾條罪,她只知道他們把所有事情都算在她的頭上了。

    若說只是伍鋒的事算在她的頭上,她尚能理解,可她有些事連聽都沒聽說過,這也太牽強了吧。

    她抬頭看向四周,見議事庭中的正座是空的,而它兩邊坐著的是那日控制住華清的四位年長的人。

    原著中有言,華清門位于修魔與修仙的交界處,門中有華東、華南、華西、華北四位長老,善陣法。

    莫非這就是那四位長老?

    斯然走神的時候,那名弟子已將她的罪狀列數完畢,并向那四位年長的人施禮,恭敬的說道:

    “長老,罪狀已敘明?!?

    聞言,其中一長老開口問道:“對于上述罪狀,你可認罪?”

    這是什么臟水都想往她身上潑?她豈能就這么認了?

    “我不認,你們這臟水…”

    斯然剛想反駁幾句,便覺手鏈腳扣驟然一緊,迫使她站得筆直,而后清脆的聲音一響,后背便鉆骨般的疼痛,連帶著五臟六腑一起疼。

    這是什么情況?斯然猛地抬頭,便見虛空當中縈繞著一條布滿倒刺的骨鞭,似在挑釁的看著她。

    她對此鞭略有耳聞,據說這骨鞭因其外形骨節分明,每一節都形似骷髏而得名。而且這骨鞭有一特別之處,修為越高的人受此刑時的痛苦越烈。

    這時,又有人問道:“你可認罪?”

    斯然看著頭頂的骨鞭,一字一頓的說道:“我不認?!?

    話音一落,又一鞭子劈頭蓋臉的打了下來,鞭尾從她的臉龐劃過,繞過手臂打在她的后背,頓時皮開肉綻。

    這一鞭比前一鞭更甚,鮮血從她的臉龐滴落,斯然抬起手臂,擦了擦嘴里的血,大聲質問道:“你們華清門是要屈打成招嗎?”

    眾人無言,而音落之時,又一鞭子落了下來…斯然本就傷得不輕,此時又沒有靈力護體,全靠一副嬌弱的身子硬抗著。

    這一次,她再也堅持不住了,整個人被抽在地上,嘴里的鮮血不停的流,卻仍發出一聲苦笑。

    剛剛還擔心自己太狼狽,所以懇求華清門弟子對自己用了驅塵術,如今想想,大可不必。

    “你可認罪?”

    斯然把嘴里的血吐了出來,掙扎著站起來,懟道:“有證據拿出來便是,沒有證據休要污蔑我?!?

    話音一落,她又生生挨了兩鞭子,而第三鞭要落下來的時候,云溪突然出手將其攔了下來。

    見狀,蘇善信面露不悅,質問道:“你這是什么意思?要護短嗎?”

    云溪施了個禮,回道:“晚輩不敢,只是斯然是我上清宗門弟子,要殺要剮也該由師尊動手,我不能任由她死在這骨鞭下?!?

    聞言,華清門中的一長老起身說道:“賢侄多慮了,這骨鞭雖然有傷五臟六腑,卻不致命,事后用靈藥醫治便好,此事我們有分寸的,賢侄放心即可?!?

    這老頭可真惡毒,竟只想折磨著她,這惡毒程度不亞于玄錚的剔骨。

    斯然頓時生無可戀,好在云溪沒有放棄,繼續說道:“可各位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就這般用刑,又豈是宗門的做派?”

    未等他人答話,蘇善信就坐不住了,拍案而起怒道:

    “解釋?還有什么需要解釋的,昨日與我交手的人,不是她?打傷各家宗門弟子的人,不是她?還是你云溪親手擒拿的人不是她?!?

    云溪被懟的啞口無言,沉默片刻后,想再說點什么,可眾人無不為蘇善信宗主的話鼓掌,蘇善信見狀,又苦口婆心說道:

    “云溪賢侄,此行你代表著上清宗門的門面,可不能因為一人的過錯毀了宗門的清譽,況且,我們這些長輩還能欺辱你們小輩不成?”

    斯然一聽,完了,“宗門清譽”定是入了云溪的心,可她現在開不了口,動不了身,唯有漫無邊際的痛楚能證明她還活著。

    她想,她現在一定狼狽至極吧!

    云溪蹲下身,看著地上尚存一息的斯然,說道:“師妹,我盡力了?!?

    說話間,她握住斯然的手,將靈力順著指尖灌入斯然的身體里,隨著靈力在筋脈中流淌,斯然整個人慢慢有了精氣神,嘴唇張合,發出微弱的聲音。

    “你說什么?”

    云溪俯身靠近她,疑惑道:“你是說華清?華清門主?”

    見她終于聽清,斯然如釋重負,整個人喘著粗氣,好似那幾個字用去了她所有的力氣。

    7017k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