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穿成倒霉女配的修仙體驗第082章 再上淬骨庭1

    這話和語氣明明是善意的,玄錚又是難得說一句好話,可斯然怎么就覺得怪怪的呢?

    夸她腫得像豬頭的模樣可愛?

    斯然思來想去,還是覺得不對,隨手拎起院中的煉器爐朝他砸去,幸虧玄錚躲得快,諾大的煉器爐落在屋頂,瞬間將其砸個空隆。

    玄錚驚魂未定的看著斯然,“夸你可愛也被砸?這如果說你腫的跟豬頭無異,你不得弄死我?”

    聞言,斯然怒道:“這才是你真心話吧!”

    玄錚:“這真是有口難辯??!”

    千俞宗主將兩人一同囚禁在晚星閣,倒給二人創造了獨處的機會。

    本來兩人還因深夜刺殺和同房的事一直僵持著,可如今兩人日夜相對,抬頭不見低頭見,雖然相處的磕磕碰碰,卻有關系破冰的跡象。

    玄錚一直納悶,發生那件事后,斯然除了不愛搭理她,其余與往常無異,就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一樣,而他卻總是想起那夜的事,成了放不下的那個人。

    這斯然真是一奇女子誒!

    夜里,玄錚悄無聲息的到了斯然的房間,他盯著熟睡的她慢慢靠近,可人剛到床榻邊,斯然便睜開了眼。

    “你干嘛?出去?!?

    玄錚實話實說道:“我總是想起那晚的事,所以想來看看你?!?

    他只想單純的看看她,卻沒想到驚醒了她。

    聞言,斯然眉頭一蹙,一腳將他踹出屋外,隨即合上門,翻個身道:“別隔應我?!?

    斯然這一夜睡得格外香甜…凌晨時,晚星閣突然涌進了許多人,屋外嘈雜紛亂的聲音吵醒了她。

    斯然出門一看,見鎮守婆婆帶著小寧等一眾弟子站在院子中,她們拿著各種食材,美滋滋的看著她。

    見狀,斯然揉著惺忪的眼睛,客氣道:“你們也太客氣了,不用帶東西來看我啊,我又不是凡人,還得一日三餐?!?

    眾人一聽,尷尬了。

    鎮守婆婆隨即笑道:“斯然丫頭,你之前不是說孝敬婆婆嗎?我見你出不去晚星閣,所以我就帶人帶食材過來了,你也不用做那一百零八道的上清全席,就挑些簡單的菜肴,夠我們這些人吃就好?!?

    話落,鎮守婆婆等一眾人目光炯炯的看著她。

    原來眾人在嘗到斯然的手藝后,便被她徹底抓住了胃,這真是一頓不吃便想得慌。

    “???”斯然不禁詫異出聲。

    她大概數了一下鎮守婆婆帶來的弟子,大約有三四十人,那她至少要準備七八十道菜肴才合適,這和上清全席有什么區別?

    斯然頓時苦不堪言,心道:我說孝敬鎮守婆婆,可我沒說要孝敬所有人??!

    可人都已經來了,她也不能往外趕,只能勉強應了此事。就在此時,她瞧見玄錚在不遠處偷笑,心中頓時起了怒火…

    斯然起了個大早,簡單把自己捯飭后,便投身廚房準備菜肴,這一忙就是幾個時辰,終于讓眾人在晌午前吃上了熱乎飯。

    這一品嘗便不得了了,第一次吃的人還想吃,第二次吃的人還不夠,中間還有趁機混飯的玄錚,一直使喚她盛飯。

    礙于鎮守婆婆的面子,斯然忍了。

    伺候一眾人用餐后,斯然好不容易將晚星閣收拾干凈,傍晚時,這些人又來了,而且人數只多不減。

    斯然這下傻眼了,這事沒完沒了了。此時,她特別痛恨云溪怎么設了這么個結界。

    所有人都可以進進出出,唯有她和玄錚出不得。為何不把結界設成只進不出或者里面的人不能出,外面的人不能進呢?

    斯然正這樣想著的時候,小寧忽然開口道:“斯然,為了能吃上你這口飯,我寧愿陪你一起囚禁在這?!?

    斯然無語。

    她看著他們吃得正香,而她還在一旁燒菜,心中頓時悲涼不已,不禁說道:“虧你們還記得我是在此囚禁的?!?

    現在她不止被囚禁,還等同于受罰,給人當老媽子,唉!

    “我們不是怕你悶嗎?”小寧邊吃邊嘀咕道。

    “害,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道侶二人成天打情罵俏,這屋頂都拆了,門也壞了,她無聊?那是不可能的事?!?

    旁邊一同門解釋著,聞言,玄錚偷偷樂著,而斯然郁悶到無語。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三日,云溪終于來喚她去淬骨庭。

    斯然隱隱的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按理來說,如若千俞宗主有讓衛然入宗門的意思,她該不會上淬骨庭才對。

    想起衛然當初在淬骨庭上的凄慘模樣,斯然就不禁膽寒,但她還是乖乖跟著云溪去了。

    玄錚見狀,當即也跟了上去,卻被云溪一把攔下,道:“師尊只叫了師妹一人?!?

    玄錚眉頭一蹙,道:“都上淬骨庭了,大庭廣眾下還多我一人不成?”

    云溪毫不猶豫拒絕道:“師尊之命不可違?!?

    “斯然!”

    玄錚心中不禁擔憂,有些后悔上華清門前沒逃了。

    斯然看看他,什么都沒說便跟隨云溪離開了,心中不好的預感更加強烈了。

    淬骨庭,云迷霧鎖,陰風陣陣。斯然一步一步走入庭中,途徑淬骨柱時,不禁想起衛然被禁錮在此的凄慘模樣,寒意逼人。

    青峰劍門沒落之后,上清宗門的地位之所以能在眾宗門中扶搖直上,一是因其宗門得道飛升的人多,二是其宗門內的長輩悟道境界極高。

    這些長輩潛心修煉,終年不出山門,宗門事務更是一概不理。斯然打小在宗門長大,也有很多沒見過的長輩,而今日,這些長輩全來了,與千俞宗主一同坐在上座。

    當年阻止魔神飛升的戰役以修仙宗門慘敗結束,各宗門的精英在這一戰中幾乎全部殆盡,幸存的精英不是得道飛升了,便是身受重傷閉關修養,而上清宗門從那場戰役中活下十二人,除去飛升的兩人,還剩十人。

    斯然數了一下,庭上與千俞宗主、鎮守婆婆一同坐著的,剛好是十人。

    看來事情比她想得要嚴重,竟然驚動了宗門內的長輩!

    “伍鋒一事事態嚴重,如若處理不好,恐怕要牽扯出玄錚未死之事,置上清宗門萬劫不復的境地。我曾以慈悲為本,以為將玄錚控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便可渡他成仙,殊不知一念之差恐釀大患?!?

    “斯然,我考慮過你說的事情,雖然我痛恨傀儡,可我修的是慈悲道,此法并非不可接受,只是為師不可再一意孤行,遂將你的眾位師叔師伯請了出來,大家共同商議?!?

    見千俞宗主松了口,斯然頓時有了把握,正竊喜之時,云溪當即站出反對道:

    “師尊,此事萬萬不可?!?

    7017k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