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

    穿成倒霉女配的修仙體驗第089章 秘術

    衛然大喊:“回去!”

    可斯然下定了決心,又怎肯聽他的!她一邊在空中疾行,一邊口中念著晦澀的法訣,周身泛起熒熒之光。

    云溪見其以周身靈力為媒介,引動整座上清宗門的靈力,如同一石入海,瞬間激起驚濤駭浪…

    不好,云溪驚覺不妙,靈劍驟現在手中,隨即乘風而起,霎時,合體期威壓頃刻間爆發,如同狂風暴雨般拍像斯然。

    元嬰期修為在合體期威壓面前不堪一擊,剎那間,斯然從空中墜落,重重的摔在青石磚上,然而她顧不得周身傷痛,當即旋身而起,雙手在身前結印,凝結成微弱的結界以阻擋威壓的侵害。

    可結界未等凝結成,云溪數道劍意伴隨新一波威壓緊隨而至,斯然避無可避,只能盡數受下。

    頓時,她一口鮮血噴灑而出,身體疾行后退,直到退出其威壓震懾的范圍,她整個人才停下來。

    身上被劍意刺傷的傷口猶如泉涌般流著鮮血,斯然抬頭看了一眼,淬骨之陣馬上就要開啟,而云溪擋在陣前,是一座難以逾越過去的高山。

    “斯然,我給你活路了,你別不知好歹?!?

    云溪殺意凜然,隨時準備結束這場戰斗。

    以元嬰修為是絕不可能破了淬骨之陣的,玄錚見大局已定,他神色淡然,袪了一身的桀驁和狂狷,緩緩說道:

    “不必如此了,若有來生,我再來向你報剔除魔根之恨?!?

    斯然第一次看見他眼中沒了光,整個人黯然失色,已然接受即將到來的命運。

    相比較之下,衛然還有些活力,在旁勸道:“斯然,你在干什么?回到你原來的世界去!”

    怎么辦?就快要來不及了?

    斯然無視他們的聲音,一心思考怎么越過云溪這座高山。關鍵時刻,她靈機一動,忽然笑道:

    “云溪,你信命嗎?我看過你的命數,知道你此生的下場,你想知道嗎?”

    云溪神氣活現,笑道:“我的未來尚未可知,可你的下場你馬上就知道了?!?

    她殺意頓時強盛起來,朝著斯然一步步走來。

    斯然見狀,忙道:“聽沒聽說過積字齋的剔骨之術?”

    見云溪一頓,斯然瞧出了一絲契機,又道:

    “一個人身上有二百零六塊仙骨,你知道將周身仙骨剔除后是什么樣子嗎?是一灘爛肉,面目全非,即使是你親爹,也認不出你是誰?!?

    聞言,云溪渾身顫栗,殺意凜然的目光頓時變得怯懦、恐懼。

    斯然沒想到她這么大反應,隨即她忽然間意識到了什么,她在窺天境中看見的“那灘爛肉”有沒有可能是別人?

    畢竟親爹親娘都認不出了,她又怎么能斷定那是她呢?

    這些不過是剎那間的思緒,眼下情況緊急,斯然來不及仔細分析,趁著云溪恍惚的空隙,她立即默念破陣之法的法訣,以自身金丹作為容器,吸取上清宗門源源不斷的靈氣。

    回過神來的云溪這才覺察到異常,她匯聚周身靈力,接連轟出幾道靈力阻止斯然。

    然而破陣之法已成,她的靈力還未等觸及到斯然,便被其周身的靈氣反彈回去。

    云溪頓時受到反噬,自身合體期的靈力和斯然周身靈氣的攻擊讓她傷得不輕,鮮血順著嘴角止不住的流。

    宗門其他眾弟子見狀,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蜂擁而起,朝著斯然使出自己的殺招。

    然而整個上清宗門的靈氣都聚集在斯然的金丹中,它的力量太過于強大,任憑你是殺招還是什么招,到了它這里,都如同打了軟綿綿的一拳。

    這些靈氣逐漸被斯然的金丹吸收,從金丹中過一圈后,化作靈力為斯然所用。

    在空中開啟淬骨之陣的千俞宗主也不禁大吃一驚,喊道:“住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

    他沒讓斯然承受淬骨之刑,就是為了保住她的仙道、她的修為,然而她竟自己廢了仙道。

    金丹根本無法承受上清宗門源源不斷的靈氣,斯然接受的靈氣越多,她的傷就越重,痛苦也就越劇烈。

    就在她的金丹到達了極限時,斯然手中頓現一把彎彎的利刃,隨即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下,剖丹…

    一刀刺下,以刀尖為圓心,狠狠的旋轉一圈,剎那間,丹離肉分,血如泉涌。

    斯然周身白衣被血液染紅,唯有臉色和嘴唇愈加蒼白,她一手拿著彎彎的利刃,一手托著血淋淋的金丹。

    眼見淬骨之陣就要開啟時,她拋出手中金丹,再次念起晦澀的法訣,“…以金丹為祭,引天地之靈,破…”

    血紅色的金丹將吸收的靈氣化作靈力攻向淬骨之陣的法印,待金丹內的靈氣散盡之時,金丹應聲碎裂,四散開來。

    玄錚這才看懂她的破陣術法,知道她的代價是毀金丹毀仙途后,他也不禁嚇了一跳。

    他隨即一躍而起,匯聚周身魔力攻擊淬骨之陣的法印,以此來減輕斯然金丹的損耗。

    剎那間,烏云散去,雷電驟停,淬骨之陣在兩人里外的夾擊下,徹底破了!

    與此同時,為法陣加持靈力的眾多長輩被天地之間的靈氣瞬間彈開,他們睜目張須,大聲斥道:“逆徒!”

    然而斯然已經無力辯駁,失去金丹的她與普通人無異,沒有了靈力,她重傷的身軀再也支撐不下去了,身體從空中緩緩墜落…

    玄錚的速度比衛然快了一步,他騰空而起抱住斯然,帶著她緩緩下落,期間,他騰出左手,將散落空中的金丹碎塊握在手中。

    他看著手中碎掉的金丹,一臉的不可思議,“堂堂上清宗門弟子,何時學的這些歪門邪道的術法?不要命了嗎?”

    玄錚的語氣說不清是責怪還是心疼。聞言,斯然凄然一笑,“不是你放到我房里了的嗎?現在你算不算報了剔魔根之仇?我不想你下輩子還找我報仇,我太累了?!?

    玄錚一怔,答道:“不是我,我沒有給過你破陣之法?!?

    斯然虛弱至極,她已經沒有力氣去分析那本書的來歷,也沒有力氣與玄錚打嘴仗了,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覺。

    玄錚看著她愈來愈濃的睡意,怕她就此一睡不起,于是開口威脅道:“這不算報了剔魔根之仇,你還不能死?!?

    說話間,衛然也到了身旁,急切的叫道:“斯然,斯然…”

    她實在覺得太吵了,于是又睜開眼責怪道:“你倆不趕緊跑,在這等什么呢?我現在徹底沒了戰斗力了,不要指望我救你們了?!?

    聞言,玄錚和衛然安心的笑了,玄錚抱著她起身,笑道:“看來你還死不了,放心,不再需要你動手了,我們保護你?!?

    7017k

    性XXXXX18乌克兰高清
  • <blockquote id="c8c4o"></blockquote>
  • <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input id="c8c4o"><object id="c8c4o"></object></input>
  • <wbr id="c8c4o"></wbr>
    <menu id="c8c4o"></menu>